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行走的神明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八章 各自归位,听风族
    醉了!所有人都醉了。

    醉眼朦胧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只有那天空中盛放的焰火美得酷烈、美得决绝!

    欢宴不言别,酒与菜不断抬上席间。偌大的阿然宫沉浸在前所未有的狂热之中。

    说是狂热,事实上也并非如此。

    狐族人天性温和,纤声细语的说话,女子婀娜多姿、男子俊逸潇洒,极少有性情猛烈热情似火之人。

    总体来说,恬淡宜人。好似那山谷间悄悄绽放的幽兰,不惊不扰独自安好。

    可惜!乱世之下,又怎能独自安好呢?

    罢了!既然搞不好都得死光光,不如放开了撒欢一次吧!

    叶流云是如此想的,老祖宗默许了,由此便有了北暝雪国开天辟地以来唯一的一次狂欢。

    小狐狸叶谪仙没有喝酒,只笑意盈盈地在多舌乌的陪伴下,将所有遁世秘族使者认了个遍。

    他不明白老祖宗为何交待自己必须将这些人仔细记好,谁是哪个族的在族中是何位份等等。

    总之,就是人名与模样得对上号。切莫要认错了,下回见了若出了错便太失礼于人了。

    小狐狸听话地点头,依言而行用心极了。

    原本互不相识的遁世秘族使者们三三两两地或站或坐于阿然宫偏殿门前,身后殿内是狂欢的盛宴,眼前是绽于天际的火树银花。

    “嘿,你是那个日暮族的,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哦,你好,朋友,我叫饮马。”

    “哦对了对了,饮马,这个名字真好听。我老母也不知怎么想的,居然给我取了这么难听的名字。”

    “哦,朋友我觉得你的名字也不错,达吉尔。”

    “哇,饮马,你的记性真好呀。哈哈…来,喝酒吧。”

    这是两个身材差不多的高大汉子在拼酒,多舌乌在一旁翻译着。

    也有不需要翻译的。

    “哈,你们看,那个兰若族的艾黎真是个大美人啊。”

    “呵呵,詹姆斯,我们吉特人就没有美女了吗?”

    “你懂什么,你个没有眼力劲的家伙。我要上去表个白了…”

    “嘿,艾黎,我是吉特族的詹…”

    “哦,你们的对话那么大声我都听到了。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

    登时名叫詹姆斯的吉特人另三个伙伴吹起了嘘声,无情地嘲笑着同伴…

    巨鲸族共来了五人,其中一个已经喝得步伐摇晃的壮汉,走出殿来差点滑倒,瞬间,被一只熊给拎了起来。

    巨熊身形渐隐之后现出人形模样,笑笑地拍了拍壮汉的肩。

    “朋友,你会说话吗?我怎么都没听你们三只熊说过话。”

    “哦,不是的,只是我们最近饿了不想说话,吃饱了才有力气说话不是吗?”

    “哈哈,你们熊人族这么可怜的吗?得了,我们巨鲸族离你们北极也挺近的,想吃什么来就来我们这儿吧。”

    “哦,不是的,是因为我们太胖了,家里的妻子嫌弃得不行所以才决定减肥呢!唉,简直是一种折磨,这样下去还不如死了算了。”

    “哈哈,真是大笨熊,别说这种丧气话。”

    “我们可不笨,我们会说英语、爱斯基摩语还有俄语,你会吗?”

    “呃…好吧,朋友,我输了。来,干杯,祝你减肥成功!”

    两个壮汉,勾肩搭背坐在殿前的圆柱旁,一人手上拎着只大酒壶仰脖痛饮起来…

    满面黔着图腾的万面族长老,小心翼翼地朝正坐在石阶上的流沙族光头男子,凑了过去。

    双手合十于胸前,轻声说了句,“纳玛斯特。”

    光头男看了他一眼,挑了挑不存在的眉脖子一扭示意他坐下。

    “你们族现在还有多少人呀?”

    “哦,大约两万吧。”

    “嗬,挺多呀,我们族也差不多这个数,以前还更多点。但是啊可怕的沙漠会吃人。”

    “嗨,谁说不是呢。话说你们在印度的南面吗?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发现过你们?”

    “哦,可以因为我们一直躲在流沙里吧。”

    “哈哈…”

    一个小意一个豁达,神奇的万佛国度,总是能孕育出心性反差极大的人来。

    “阿姆勒,快看,苏巴里奇又找人掰手捥了。我赌一百块他能赢。”

    “哈哈,我可不这么看哦。你看那个乔尔吉亚人的胳膊都快有我的腿粗了,吃什么长的?”

    相较于殿外的三两对酒,殿内则是沸腾将至顶点。

    好胜心旺盛的光明族勇士苏巴里奇,找上了少言寡语的乔尔吉亚人勒姆森,捊开长桌上的杯盆碗碟,两只粗壮的手臂开始角力。

    边上围着一群人喊着各种语言的加油,听不听得懂无所谓,意思明白就行。

    最终,苏巴里奇居然输了,但他却并没有一点气馁,满脸灿烂笑容地抱了抱勒姆森。

    “兄弟,好样的。我们族还没有人能赢过我呢,有时间来光明族秘境窜个门,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勒姆森也抱了抱苏巴里奇,“好的,一定会来的。到时候可说怪我喝了你太多的酒!哈哈…”

    小狐狸叶谪仙满场飞,用心记下每个人的名字与相貌。

    还有些不放心,便坐到长桌最靠里的位置认真地拿着纸笔一一记下。

    比狐族人性情还要温和的兰若族使者中有一位年轻女孩,不时地拿眼从叶谪仙身上扫过。也不知是花了多少时间才鼓起勇气走到他身边,怯怯地伸出一只手,摊开,掌中躺着一片叶子。

    叶谪仙抬头有些茫然看过去,女孩将叶子放到他手里,笑嘻嘻羞答答地跑开了。

    小狐狸赶紧左右扫了一眼,幸好若雨不在边上啊!好险。拍了拍胸脯突然发觉自己很可笑,又没干啥,怕什么?!

    ……次日清晨。

    阿然宫主殿门口,各秘族使者整齐划一列队四排,除去狐族、幻灵和光杆司令阿妖以外共七十二人。

    没有多余的说话,老祖宗叶孤仙没有现身,叶流云代为送行。乱世将至,各自归位!

    道别!朋友,浩劫之后再见!届时我们再举杯痛饮,醉上三天三夜吧!

    随着结界之门微张,无数道身影遁影掠飞。皑皑白雪之上,一道又一道气流划破长空…

    大部分人离开的同时,有几个人被狐族老祖宗遣人招至阿然宫后殿花园的水榭木亭里。

    归吾、岚飘飘、贺兰、阿妖都是老相识,坐到一处还没来得及说上半句话,衣袂飘飘、白发飞扬的叶孤仙来了。

    身后跟着几个侍丛,叶谪仙、叶流云父子以及另外三名昨天主殿内一同议事的听风族人。

    “坐吧!”叶孤仙压压手掌示意大家不需要拘礼,开口直奔主题,“这趟劫难怕是比七千年前还要可怕!归吾,你怎么看?”

    话是对归吾说的,同时眼神从岚飘飘身上扫过。明示、暗示,怎能不懂?!

    岚飘飘看了归吾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点头。

    昨天不让岚飘飘在众人面前说出七千年前的那场巨灾,其实并不是归吾藏私。有些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接受的,那样的话说出口保不齐就会涣乱军心。

    秘族联盟此时要的就是信心,虽说早晚有那一遭避不过,但未战先失了志气,恐怕就要辜负狐族这位老祖宗的一片苦心了。

    但此时在场之人明摆着都是心有准备的,也就没了顾忌,该说就说个明白吧!

    七千年前,天族覆灭,唯一传人云汐是如何前往核绝岩地将即将爆发的熔浆转灵入归吾体内…等等,无一不详。听罢,老祖宗叶孤仙微皱着眉,久思之后长吐一气。继而,摇摇头。

    “确实如老朽所料啊!唉…”他的声音此时突然地显得极为苍老,全然没有了昨天的精气神,好像一夜之间委顿了几分。

    捊了捊花白的长须,吩咐道:“言兰儿,把你听到的跟他们说说!”

    名为言兰儿的听风族女子面容清秀,约十六七岁的模样,却有着与年龄不符的老成气质。

    轻轻一点头看向归吾等人开口说道:“一个多月前,我听到一个来自冥国的声音,只说了两个字‘主宰’。”

    除听风族人与老祖宗以外其余人均一脸茫然,几分惊愕加不解、迷惑。冥国?主宰?

    “两个月前,那个声音还是模糊不清的,但是一个多月前,就非常的清楚了,我可以肯定,那是来自冥国的声音。”言兰儿又追述了一次,唯恐自己表达得不够清淅。

    “冥国?”岚飘飘歪着脑袋想不通,继而看向老祖宗轻声问道:“这冥国指的是亡者界吗?”

    老祖宗点点头又摇摇头,“是,亦不是。

    昨日说过,老朽猜测亡者界的五大结界应该便是那冥国的空间碎片。那股子怪异的能量,当是自那处溢出来的。”

    言兰儿笃定地点头,“老祖宗,听风一族也是这个想法。不然不会这么凑巧!一个多月前听到那个声音,之后,怪异能量就开始四处乱蹿。错不了!”

    归吾突然下意识地瞟了阿妖一眼,不知为何,总觉得她好像藏着什么秘密似的。

    从第一眼看到自己时,她的眼神就躲躲闪闪飘忽不定。一直到现在,都有意无意地好像与自己三人保持距离。

    想来想去在明堂的时候大家关系还是挺融洽的,不应该啊?!

    归吾并不是在此时开小差不去思考关键问题,而是他从元慎口中得知阿妖一直小心思挺重。

    元慎离开的时间里还曾交待过他,没必要别去与这女子多接触,防着一点总没错。

    所以,当言兰儿说起听到那个冥国之音的时候,他正好坐在阿妖对面打眼就发现她脸上的神情不太对劲。

    不行,得问。

    “阿妖,大难当前,你若是知道些什么不妨说出来。若有何疑难之处也可得解。

    狐族老祖宗召集之下,遁世秘族无不一心齐力,既然你自己主动前来又为何藏私?!”

    归吾心里极不希望秘族联盟里混进一个心思复杂之人。如今怪异能量背后是否有操控之人,有何目的?

    灭绝生灵?吞噬空间?所有问题全都是个未知数,这种情况下队伍里若是有人居心叵测就可怕了。

    阿妖眨巴眨巴眼,见众人均直直盯看着自己,脸腾地一红。

    想她阿妖这辈子,居然也有被‘看杀’的一天?!!还不是因为心中有愧,实难出口。想了想无奈地叹了口气,艰难咬牙,“一切都是我的错!”

    众人还以为她做下了什么涛天的大祸,放出了恐怖的冥国怪物。

    结果,她却是在那自怨自艾地说着自己如何如何不是人,手段下作出卖了大家,扶苏、桑夏失踪,蒙毅还在昏迷,小飞也沉睡不醒…云云。

    不认识扶苏等人的松了口气,好歹与冥国无关。

    老祖宗面上也没什么反应,其实嘛阿妖那点小心计他清楚不过。

    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为了斗转阵将几百年的老友给卖了,这倒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无论扶苏是生是死,这个作为确实令人不齿。不过,老祖宗心里更清楚的是,这女子实则是没有害人之心的。

    若不是被蜡涂了眼,迷了心智也不至于会愚蠢到那个地步。如今,苦果自食,说不了她什么。

    但归吾三人就不行了,噌地一下子站起身,齐声喊道:“什么?!!!”

    怒气冲天,又惊愕非常。

    扶苏。扶苏是什么人呐?怎么可能说卖就被卖了?怎么可能会敌不过还失了踪?

    盘冥洞中人手段如此高毒吗?归吾不信,狐疑看向阿妖。阿妖表示自己知道的就这么多,具体那场大战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场面她也没参与其中,真真不知道实情。

    小飞沉睡不醒是怎样一个情形呢?不行,我得回明堂山头去。归吾急得不行,转身就要走人。

    被叶流云拦下了。稍安毋躁,人也丢不了,既然是沉睡那便总归有法子唤醒。先将大事安排一下方为妥当,否然,你这一去再要回北暝雪国又得花去好两天功夫不是。

    此时,贺兰站了出来,“亚父,等等吧,事情谈完我们一道去!”

    “是我一手将他们推入深渊,我与你们一道回明堂,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阿妖突然把心一横,该面对的不能逃避。生性洒脱不应该做这种藏头露尾的猥琐之人。是错就认,若有办法弥补她愿用命去填。

    归吾懒得理她,气呼呼扭过头,便听阿妖又说道:“你们听到的那个声音,若真是来自冥国,我想有可能就是盘冥洞中人打开了那道门,造成能量倾泄入世。”

    “盘冥洞…”听风族人重复着这个名字,似是陌生极了,疑惑地看向阿妖。

    “盘冥洞是一个远古法阵,以世间恶念、怨意、死灵、亡魂等为食。

    那个盘冥洞中人用亡魂之力供养洞灵幽光。可驱万鬼,而且手下还养了数量庞大的恶灵兵团。

    对了!他们手中还有天荒灯与地穷炉。光这两样神器,就足够摧山毁海,更别说是盘冥洞的幽光之力了。

    亡魂、恶灵这些的本就跟亡者界息息相关,所以我觉得可怕能量一定跟他们有关。

    而且,你们说听到冥国之音的时间也与那晚大战的时间相符,怕不是,怕不是扶苏他们可能被…”

    如果真如听风族人所言,那晚大战与亡者界、冥国什么的有关,饶是扶苏恐怕也难逃对方的黑手。

    想到这个可能性,阿妖边说着眼中便盈满了泪光,再不敢继续深思下去。归吾看了她一眼,心叹一气。

    唉,阿妖啊阿妖,何苦来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