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行走的神明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一章 阿姐!
    真金不怕火来炼!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不就知道了。

    乔子夜好提议。于是桑夏给‘十步杀一人’发了条信息,问询是否方便视个频。

    姬戎渊在一旁都快要乐疯过去了。

    好啊好啊,视频视频,这不就是想看看我们家阿蓢,现在过得好不好嘛。

    那么恐怖的经历过来了,连脑袋都给打坏失忆了,虽然听声音中气十足打起游戏来也一点不含糊,可总归没见着真人嘛。

    想得慌,想得慌。姬戎渊催着北弥生赶紧发送视频邀请,被拒绝了。

    “走,换个地方。在这儿可不成。”北弥生谨慎地想到了这一点。

    毕竟扶苏来过一次,不管他是否有对自己起疑,终归小心为妙。

    对对。姬戎渊小鸡啄米地点头,那赶紧的,走啊。北弥生手下快速回复[稍等。]

    “你看看,你看看,虚了吧。还稍等。估计等到明天也不会有消息了。这就是怕了,见光死懂不懂。”乔子夜得意地摇头晃脑,完全没注意到身边何时多了一个贺兰,正用含情脉脉的眼睛盯着他。

    别人没注意到,素儿却是看在眼里。面色阴晴不定,抿了抿唇暗暗伸出只罪恶的小手,只见乔子夜又是一声惨叫。咋就逮着一个地儿掐呢,就不能换个位置吗?

    呵呵,他怕是没注意到,素儿每次回润庐不是走正门就是后院那堵极受照顾的墙。就是这么专一,咋滴。

    乔子夜料错了,不出几分钟,桑夏的手机响了。

    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之下,桑夏突然觉得有一种奇怪的郑重感。怎么接着视频,这么严肃的吗?

    手机摆在茶几上,沙发后围了一圈也不嫌丢人。

    人家是和桑夏视频关他们屁事,简直是不要脸到家了。

    有这么明显管控的吗?

    不过此时桑夏已经完全顾不上去思考这个问题了,最近本就不多的脑细胞都用在了游戏上,哪儿还有多余的智商去想这些。

    “你好。”

    视频里出现一张线条流畅、棱角分明、不露不陷的英俊面容;星眸剑眉、颧骨高而有型,略长的下巴微微翘起。堪堪称得上,满屏的雄性荷尔蒙啊。

    素儿已经很含蓄了,但仍旧掩饰不住花痴脸、星星眼,迷妹见了偶像似地笑着招手,“大神好!”

    桑夏则相较淡定多了,只微微笑着点点头,“你好。”

    视频背景看着像是个咖啡吧一类的休闲场所,帅气荷尔蒙身后偶有人走过。

    素儿抬头看了眼身后的乔子夜,只见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说不出多咂味多不爽,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子酸味儿。

    “大神在喝咖啡吗?”素儿神气地朝子夜甩了个眼神,转头就像变脸似地换了副面目,笑眯眯地甜声问道。

    视频里的人微微笑着举起一只白色瓷杯,“是的,不知是否有这个荣幸,请两位游戏打得这么好的战友,喝一杯呢?”

    哟,这话说的,真是完美,乔子夜都不禁想为这恶心的家伙鼓掌了。

    神特么战友。战你大爷啊!心底怒吼着,嘴上瞥来瞥去两眼翻到天花板上。

    扶苏微微皱了皱眉,手伸到沙发背后扯了扯子夜。呆驴是不是,人家都杀上门来了,你还在这丢人现眼。真真不想认这是自家兄弟啊。

    “好啊好啊!”素儿不住点头应着,倒是桑夏故意咳了一声,悄悄点了点素儿的胳膊,不太自在地冲视频里的人说道:“谢谢大神。我们,我们在家喝就行了。不好意思,打扰了。那你继续喝咖啡吧。”

    视频里的男子也不气也不恼,落落大方地直直盯着自己眼前屏幕里的桑夏,唇角弯成一道好看到极致的弧度。

    “不打扰。还有,别再叫我大神了。我的名字,弥生。弥漫的弥,生死的生。弥生是新生的意思。我生于三月,三月又称为弥月。”

    介绍完自己的名字后,男子又极温柔地笑着露出珠贝般的皓齿,更为温和地补了一句,“这个名字,是我阿姐取的!”

    …一整厅的人都愣怔了片刻。

    桑夏看着他干净的笑容,心头不由得感觉到一阵暖意,有些失措,张了张嘴还未说话,视频里的人在屏幕前摆摆手,“那就不打扰你们了。我程咬金随时在线。”

    礼貌而又不失风趣地结束了一场网友视频见面会。

    视频最终停止在一个完美的笑容上。

    这下乔子夜开始反应过来了,“你看看,还自我介绍,还买幽默。嗤,什么样,不就仗着外表想拐骗无、知、少、女呗。”最后几个字是睨着眼装无意对沙发上两个女孩说的。

    傻子都听得出来这是在揶揄人啊,素儿可受不了这种委屈。

    “乔子夜,我看你真的是皮痒了。”

    她是真的完全没注意到场间多了一个人,贺兰什么时候进来的压根没看着。不过此时也顾不上形象不形象了,给脸不要脸,打的就是你乔子夜。

    素儿腾地从沙发上跳起来追得乔子夜满场飞,穿厅过院大概一辈子从没跑得这么快过。

    贺兰尴尬地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扶苏摇摇头无语极了。

    满地人影子,全是乔子夜丢的。想了想,嗯,其中也有素儿的份。好好的一个夜游者,居然被带跑偏成这副德行,说出去谁信?!

    “谢谢了,糕点我会交给子夜的。”扶苏客气地朝贺兰说道。

    言下之意很明确,没你什么事儿了。贺兰本就是来粘,不,来看乔子夜的。这会儿人也跑没影了,还伫着就越发无趣了,整好扶苏给了台阶,那就顺杆下吧。道了句,有劳,转身出了润庐。

    走到山腰半截,便看到被素儿追到飞起抱头鼠蹿的子夜,不觉狼狈,反倒是满眼恋眷地笑了笑…

    扶苏看着沙发里一动不动的不动冥王桑夏,奇怪她在想些什么。唉,以前嘛还觉得偷听她的心声有些猥琐,如今是想听都听不着了。

    正揣摩着她的心思,突然‘呀’的一声惊呼,只见她择起手机快速地点来点去。

    扶苏凑到一旁睨眼偷看,结果愣是没看懂。难道是在跟那个叫什么弥生的人联系吗?

    “一惊一乍的,做什么呢?”扶苏打开贺兰送来的糕点盒,一副随意的样子,取出两块栗子饼递了一块给桑夏。

    桑夏看都没看,接过去叨在嘴里,三下两除二咬完咕哝着,“差点忘了抽奖了!”

    “抽什么奖?”游戏的完全不懂。

    “抽水晶换武则天。”

    虽然立志要做个刺客,但这稀罕英雄还是想要拥有滴。素儿都有了,没道理自己抽不中啊。

    “武则天!”扶苏一脸蒙,好一会儿反应过来是游戏里的英雄人物。

    好笑地说道:“我送于你便是了。何以如此辛苦的,呃,抽奖。”

    “你不懂,这个武则天吧,它不是买的,得抽了水晶兑换。”桑夏的脑袋从始至终没有抬起过,小脸紧张严肃地盯着手机屏幕两眼眨都不带眨的。

    “如此。那抽奖可需什么条件?”

    “今天有优惠,四块五抽一次,五连抽二十块。”

    “哦,那便还是钱能解决的事儿。需要多少钱?我给你便是。”好像终于抓到个自己能使上劲的点儿了。

    桑夏连连摇头,“不用不用,素儿运气好,一百多块钱就抽中了。我每天有两百块薪水总能抽齐水晶的。无功不受碌,谢啦。”

    扶苏…没想到哦,这么有骨气的说?

    “有原则的好姑娘!大气,哈哈哈…”

    西湖之西,距离九溪较近的一个名为‘飞鸟集’的民宿,室外露天咖啡座里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

    姬戎渊笑得开心极了,虽然没跟桑夏说上话,但先前躲在北弥生身后,也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熟悉的容颜。

    尽管已经确定了她还活着,但一直也只在游戏里听到声音而且。这与见到真容还是有区别的。

    有游人经过,不时便传来女孩害羞的笑容和窃窃私语。

    ‘哇,真的太帅了’、‘这是哪个明星吗?’、‘天呐,连喝咖啡的样子都那么好看’

    其中有胆大的‘要不要过去求合影’,于是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怯怯地靠过来问询,“可以合张影吗?”

    姬戎渊讪笑着看向北弥生,替他答应下来,“合吧合吧,随便合。”

    两个小女孩高兴得叽叽喳喳一左一右好像护法似地依在北弥生身旁,‘喀嚓’个没完。而从始至终,北弥生本人则面无表情,不抗拒不配合。

    女孩们高兴地走了以后,又不时有路人拿手机在一旁偷偷拍照。

    姬戎渊无语了,“这特么什么世道,一张好脸就能混饭吃了啊。”

    嫌恶地冲北弥生摇头,“你太恶心了,真的太恶心了。是不是早就想要这个效果,才挖空心思找这么副皮囊的!”

    北弥生抿了口咖啡,心情大好,也不理会姬戎渊话里话外的揶揄之意。

    “只是凑巧罢了,若皮囊真的能混饭吃,‘他’又何以会累死呢?”指了指自己说道:“可怜的人,死前居然已经三天没睡觉了。”

    “他是做什么的?”姬戎渊好奇问道。

    “网管。”北弥生面无表情地回道。

    姬戎渊…拧着眉头眯着眼想了又想,突然眼睛一亮,像是明白过来了压低声音,“所以,你是把他的魂灵拘着了吗?”

    北弥生偏过脑袋,双手叉在胸前微笑,“你说呢?”

    姬戎渊,呵呵……

    怪不得游戏打的那么好,敢情是人家意灵与行魂的作用。

    唉!照往常少不了一顿叨叨,说人家也是无辜枉死,你这拘了人家魂灵实属不妥等等。

    但见此时弥生心情正大好着呢,便也就不再说这事儿了,反正说了他也听不进去。都两千年了,能罢手当初就不会这么干。

    不过,也心知肚明,不消耗亡魂之力,弥生又用什么来支撑体内的盘冥幽光呢?

    一切都是因缘际会,是命啊。

    “戎渊,你可曾注意到,我与她提起名字之事时,她似是有所思。”北弥生两眼烁光地看向他。

    戎渊想了想,点点头,“我在后头看得并不清楚,不过你这么说,好像是这么回事。

    她当时似是愣住了,嗳,你说,等把她接回来,我们天天跟她念叨以前的事儿。是不是能帮着她恢复前世记忆?”

    便是这么想的。本也是无意,不过一时看到阿蓢心神激荡便没控制住,他哪里会没看到沙发后站着几个人呐。虽然见身不见头,但想也知道定是扶苏那几个家伙。

    “老小子也真不嫌丢人,视个频也好意思偷看。恶心!”兄弟两可说是心意相通,姬戎渊也想到了此事。

    “哼,哪里是偷看,偷看有这么明目张胆的么?”北弥生一脸不屑地低声怒言。

    “想想也是可笑,翩翩公子变得如此凑不要脸。还有啊,看你把那个夜游者给迷的,呵呵…”

    姬戎渊想起素儿的迷妹模样,真真与普通小姑娘没有两样,说实话,那女孩他看着倒是挺顺眼的。简单直率,多好啊。

    “可惜阿蓢都不肯正眼瞧我一眼啊,再好看又有何用?”北弥生有些失落地咂咂嘴。

    ‘啪’地一巴掌拍开北弥生叉着的双手,“你个浑小子,自己阿姐也勾引,我看你是想找死了。

    等她哪天恢复前世记忆,等着被收拾吧。这么好看的皮囊,看她给不给你扒了!”

    北弥生愣了一下,眼睫闪动,脸上划过一丝说不出的苦涩深意。

    有多久了?姬戎渊有多久,没说过这样的话了?

    他们从小一块儿长大,一块儿上战场,一块儿穿林过寨…

    那时的姬戎渊仗着比他虚长三岁,就老是这样以长者之姿‘欺负’他?

    可如今的他是多么怀念曾经被欺负的日子啊?!

    小时候老是被阿姐和戎渊‘欺负’,所以他几乎没怎么叫过她姐姐、阿姐,只直呼其名。

    平时叫阿蓢,生气了,就‘神蓢神蓢’地吆喝。

    因此,是真的没少挨揍!

    可是,他此刻真的很想叫她一声,阿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