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前夫,请自重陆瑶邵允琛 > 《婚情几许:前夫,请自重》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我也要补一补
    宋波养伤的期间,陆瑶时不时会去看他,表面不说什么,其实最主要的就是怕他多想。果然不出所料,男人没住几天,就吵着要出院,大义凌然地说公司不能没有他。

    陆瑶一手把他摁回了病床上,轻描淡写地告诉他:“这个地球,少了谁都能转。”

    这话不免让宋波颓丧,他病恹恹地躺在那里,眼底满是惶恐和不安,“瑶姐,你该不会找人把我换了吧?”

    陆瑶看着他,不觉就笑了。

    她打开带来的保温盒,一股浓郁的香味随即弥漫开来,宋波忍不住瞄了两眼,就默默咽起了口水。

    陆瑶盛了一碗鲫鱼汤出来,举着汤勺递到他嘴边,“我妈熬的,特意嘱咐我给你带过来,我要是把你换了,怎么对得起这些汤?”

    宋波嘴巴张了张,盯着陆瑶的脸就莫名出了神。

    他心底有很多的话想要说,但这些话滚到了喉间,又悉数被他咽了回去。之后乐呵呵笑着,噘着嘴巴去嘬汤。

    热汤刚入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病房门口一道沉稳的嗓音闯进来,下意识抬头去看,脸上的表情就这么僵住了。

    “你来干什么?”陆瑶放下碗勺,转头对着邵允琛。

    邵允琛站在病房门口,脸上带着轻浅寡淡的笑意,“有点事情。”

    他说完就迈着脚步走到了病床边,没怎么看宋波,倒是盯着床头的那碗汤出了神,“我也很久没喝伯母做的汤了。”

    陆瑶哑然,宋波却如临大敌,好像生怕邵允琛会来抢似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口中却客气,“邵总要不要来一碗?”

    “这是专门熬给你补身体的,一滴也别想剩。”邵允琛沉眸,还没说话呢,就被陆瑶硬生生掐断了话锋。

    宋波不说话,心里却是莫名的高兴,一双眼睛悄无声息地弯起来,盯着邵允琛逐渐暗沉的眸光,心底别提有多畅快。

    邵允琛冷冷睥睨了一眼病床上的男人,似乎洞穿了他那点心思,轻缓吐出一口浊气,“我也要补。”

    “补什么?”陆瑶些微怔愣,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就看出来他神色不大明朗。

    下一秒男人就倾身过来,眸光悉数落在她的脸上,一字一顿郑重而冷冽地重复:“陆瑶,我也要补。”

    陆瑶察觉出来什么,身体往后撤了撤,同时朝病床上的宋波示意一个眼神,“你先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说罢扯着邵允琛的袖摆就把人拽到了病房外面。

    在走廊深处松了手,眼神警惕地盯着他:“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这段时间不会来南城了吗?”

    她想,邵允琛也不是那种不顾大局的人。

    果然,男人见她着急,很快就轻笑起来,朝她些微靠近,“使用一点非常手段,解决这件事情并不是很麻烦。”

    “什么手段?”陆瑶睁了睁眼睛。

    邵允琛敛眸,看样子没有回答的欲望。

    陆瑶见状也不追问什么,眸光紧了紧还是提醒:“即便这样,没有必要还是尽量不要来找我,尚睿或宋苒,我不希望其中任何一个再把目光盯到安言和安溪的身上。”

    邵允琛略一思忖,神色暗淡了些,开口却否认:“谁说我是来找你的?”

    “那你是来做什么?”她抬眸,一不小心就被他柔和的目光所吸引,强忍了心底的悸动质询:“难不成你要告诉我,你是来看病的?”

    她话音刚落,走廊的拐弯处就显出一道身影,林水手里拿着病号单,透出并不明晰的焦急神色,“邵总,该去换药了。”

    邵允琛的视线淡淡扫过去,又收回来,冷不丁落在陆瑶身上,口中却是对林水的回应:“我知道了。”

    说罢他抬脚朝着林水的方向走去,背对上陆瑶之后,眼底就开始沉浮着明朗的笑意,刻意放缓了步伐,就等着身后高跟鞋追上来的声音。

    “邵允琛,你哪里受伤了?”果然,陆瑶心底挣扎,却还是跟了上去。

    从林水的角度来看,就能看到自家总裁嘴角抿着敛不住的笑意,偏偏步伐的节奏毫不慌乱,虽然没有以往那样快,但也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直到陆瑶追了上来,一手拉住了邵允琛的手臂,“到底怎么了?”

    一心想了解情况,就没注意手上的力道,等要去检查的时候才发觉男人的眉头紧紧皱成了一团,口中正无声地抽着冷气。

    陆瑶明白过来,突然松了手,又直勾勾盯着那只看似毫无异常的手臂。

    卷起他的袖口一看,才看到从手腕一直缠到手肘的纱布,还浸染着丝丝的血迹,看得人不免心疼难受。

    “这是怎么了?”陆瑶小心翼翼托着他的手臂,心里面乱糟糟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情绪。

    “没事。”邵允琛微不可闻地收回了手,“不过是皮外伤。”

    想了想,他又勾唇轻笑起来,“虽然是皮外伤,但也应该需要好好补一补的,是不是?”

    陆瑶一时无语,还没回应什么,男人已经又迈开脚步,朝着既定的方向走过去。

    邵允琛在处理伤口的时候,陆瑶和林水在门外等着,她抱胸倚着墙壁,仿佛在思索什么,林水站在旁边瞄了好几眼,思忖着有些话该不该说出口。

    “他是怎么受的伤?”陆瑶率先发话,不意外地得到男人沉默的回应,随即轻笑一声,“是他不让说的吧?”

    林水不置可否,他没有将事情的缘由说得很清楚,却丢下一句狠狠砸在陆瑶心头的话。

    “邵总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陆小姐您。”

    他朝门口看了一眼,眸光冷了下来,“那边的事情一解决,他就马不停蹄赶来见您。邵总做什么事情都能掩藏的很好,唯独在意陆小姐这件事,他百般努力也很难遮掩,所以有时候他做的不好,我希望您能不要责怪他。”

    陆瑶静静地听着,任凭那些话像枷锁一样将她的心牢牢锁住了,再一遍一遍地鞭挞。

    “我知道了。”沉默半晌,她淡淡地回应,继而转头朝男人看了一眼,眼底盛满了荒芜和凉薄。

    她苍白笑着,问:“在你看来,我是不是邵允琛的累赘?”

    林水想了想,最终摇头。

    他说:“没有了陆小姐的邵总,是不完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