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太会宠 > 章节目录 第1158章 去张家
    第1158章 去张家

    上完香,三人慢悠悠往山下走。

    两旁的植物被风吹得呼呼作响,邹君瑗抬头看一眼天,灰蒙蒙:“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雨,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

    “好。”司雪梨顺从应道。

    雨果然下了一整天,淅淅沥沥,没完没了,气温跟着下降了好几度。

    庄臣在公司忙了一天,夜间九点准备结束工作回家。

    虽说他现在愧对雪梨,根本不敢看她,可是,也藏不住想陪在她身边的心。

    今天梁医生将剩余的检查报告都发给他了。

    他体内的毒素已经彻底清除,雪梨的身体以及肚里的胎儿,两个孩子,一切正常。

    这个答案让他沉重的心得以缓解。

    郑助理跟着庄臣一块往外走:“先生,要不我送你?”

    他看见庄臣的黑眼圈,就知道他昨晚一定没有好好休息。

    背负着如此重大的包袱,又怎能酣睡,一想到是自已亲手伤害了最爱的人……

    郑助理感同身受般为先生感到扎心。

    精神层面的伤害比肉体更难琢磨,伤口看不见摸不着,谁也不知道会在当事人心里留下多大的伤害。

    先生从没跟他讲过太太的事,一切都是他自已看出来的。

    从之前先生需要易容替太太完成《城与村》的拍摄开始,他就察觉出端倪。

    郑助理只是觉得以太太的敬业程度,一定不会因为作而不拍,只是不能拍。

    这种反应,太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

    “不用。”庄臣免得郑助理跑一趟,况且他想一个人静静。

    两人进入电梯。

    郑助理瞄了眼平日看起来特别高光伟岸,如今却被一层落寞笼罩,有着令人心碎感伤的先生,多嘴:“先生,你真不打算和太太坦白吗,也许事情没我们想的严重?”

    郑助理知道先生怕什么。

    之前他和先生还有张磊一同看过一则新闻,还讨论过,内容是当女人发现枕边人是伤害过自已的禽兽时,每每面对男人就会癫狂崩溃,导致男人再也不敢靠近女人。

    可,这是个别事例。

    “我不敢赌。”庄臣惆怅。

    万一雪梨真和新闻里的女人一样,看见他就会癫狂崩溃,他再也不能出现在她面前怎么办。

    如果真要他离开她,他宁愿一辈子都自私的抱着这个秘密。

    在离开她这件事上,绝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而且,虽然雪梨看着柔柔弱弱,可狠下心来,也是厉害的,毕竟她也从庄园里搬离过两次,不是?

    郑助理提议:“我觉得可以先试探试探,了解太太的态度。如果太太反应不大,可以坦白。”

    多凑巧啊,几年前的人恰恰是几年后的人……

    简直连缘分二字都无法轻易囊括!

    昨晚他躺在床上一直在回味这件事,觉得比电影都要唯美。

    尤其是若小公子和小小姐知道真相,一定会兴奋坏的!

    要是一直瞒着,那多可惜。

    庄臣闻言,心动:“你有办法?”

    每每面对雪梨的事,他就容易束手无策,太在乎会使人变得软弱和愚蠢。

    “我会好好想的。”郑助理回话,他得想出一个不明显的试探方式。

    两人出了电梯。

    庄臣手机响了起来,摸出来看,是张瑶瑶来电,不管。

    来电声持续响了几秒然后断了,随即连续进来好几条信息,叮叮叮一条接着一条。

    似有十万火急之势。

    想到张瑶瑶和孔丁梦的关系……

    庄臣没有彻底不理,他翻过手机,瞄一眼,当看见信息内容时,眉头敛起。

    “先生,有事?”郑助理问。

    庄臣没回答,快步上车,发动车子朝着张家方向驶去。

    张瑶瑶来信的内容是孔丁梦从他安排的酒店搬出去,住进了她家,并且决定不参加同学聚会,明天上午就启程回去。

    不管张瑶瑶是抱着什么心态告诉他,他得去挽留。

    庄臣到了张家时,已经是夜间十一点。

    雨水将一切滋润,到处都湿漉漉。

    彻骨的寒风使这个夜晚更加悲凉。

    张家位于一别墅区里头,每幢小洋房都一样,两幢之间只间隔好几米。

    庄臣看着一模一样的房子,记不起张家门牌号,只好给张瑶瑶打电话询问。

    电话挂了没几秒,庄臣就看见张瑶瑶从前方其中一幢小别墅跑出来,朝着他挥手。

    庄臣将车子驶过去,靠边停稳后,下车。

    张瑶瑶双手举在头顶上遮挡微弱小雨,看见庄臣,心里生起一股兴奋之意:“无缘无故下了一天的雨,冷死了,快进屋里,暖和。”

    庄臣跟在张瑶瑶身后,本打算一块进屋,只是当走到花圃栏杆时,突然停下了脚步。

    张瑶瑶走了两步察觉人没跟上,回头,狐疑:“臣?”

    庄臣站着,望着房子,一脸沉思。

    可这姿态在张瑶瑶看来,却是庄臣对她起疑,不高兴了:“你不信我?孔老师真在我屋里!”

    “我知道。”

    来的路上他跟酒店那边核实了,孔丁梦确实已经退房,而且接她的人就是张瑶瑶。

    庄臣站在栏杆外:“你跟孔老师说声我来了,看她肯不肯见我。”

    张瑶瑶气结:“下着雨呢,别闹,赶紧进屋!”

    虽然是小雨,但在寒冬里下,威力加倍。

    那雨丝就像碎冰一样,仅仅攀附在脸上,都宛如刀子刺肉。

    庄臣不为所动,就站着。

    他知道孔丁梦的脾气,明明千里迢迢归国就是参加同学聚会,却放弃并扬言明天回去,还大肆周张从他安排的酒店里搬出去,证明对他的提议真的恼火。

    他贸然进去说尽好话不一定奏效,不如使点苦肉计,看孔丁梦会不会看在他曾是她得意门徒的份上,帮他一把。

    经过时间的发酵,网络对雪梨不好的流言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众多网友们被有心人挑唆,纷纷列出自已母校没有雪梨这个事。

    有好事者更是做了一份名单出来,上面少说有四百多所学校,再拖下去,只怕很快全球的学校都要被翻出来。

    想到雪梨受的苦都是自已害的,庄臣更坚定站在这寒冬雨夜里。

    变相的惩罚反而会让他好过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