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太会宠 > 章节目录 第1066章 他是用什么心情做这件事
    第1066章 他是用什么心情做这件事

    保安面无表情阻挡:“拍摄重地,闲杂人等不能进,还请你不要大吵大闹。<a href="http://www.1kanshu.cc" target="_blank">www.1kanshu.cc</a>

    “滚开!”郑兰儿恶狠狠嚷道,接着朝着拍摄组的方向继续大叫:“司雪梨,出来,给我滚出来!”

    保安无奈:“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报警?”郑兰儿被这两个字刺激到了,她睁着一双眼瞪向保安,指着自已,气势汹汹:“你无知,我不怪你,你要是再拦我,我就让爸把你炒了!”

    保安不是没见过刁蛮公主,但光天化日之下刁蛮得如此理直气壮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保安机械般重复同一句话:“拍摄重地,闲杂人等不能进去,也不能吵闹。”

    郑兰儿要疯了,正想如何闯进去之际,突然余光瞄到司雪梨的身影,她像看见稻草一样大喊:“司雪梨,你出来见我,滚出来!”

    幻幻眉头皱起,什么名媛,什么富二代,好好的称呼,正正是被这一群不学无术的人给败坏了:“梨子,别过去,我多叫几个保安过来把她赶走。”

    司雪梨垂下眼眸,本也不想理会,可是想起不久前郑兰儿私下对她说的那番话,以及想到郑兰儿此时面对的是亲戚一家被灭门的惨事……

    终是狠不下这个心。

    “过去看看吧。”司雪梨无法当作不知情就这样走过去。

    即使明知道郑兰儿要骂她,也想过去看看。

    幻幻也不意外,其实再刁蛮的人,在失去亲人面前,悲痛都是一样的,司雪梨不会放任不管。

    她遥遥看了眼像疯子一样的郑兰儿后,守护着司雪梨一块走过去。

    郑兰儿看着越来越近的司雪梨,累积的情绪爆发,恨不得向前冲,将司雪梨伪装得良善得模样给撕了!

    “司雪梨,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堂哥不就碰了你一下,你用得着这么狠毒么?”

    郑兰儿大声嚷嚷:

    “表面看着清纯善良,一副被欺负惨兮兮的样子,可私下没少跟庄臣告状吧?”

    “我最恶心就是你这种白莲花,手段高明,一般人真的玩不过!”

    最后一个字,郑兰儿都扯破音了!

    保安一直伸手死死挡着郑兰儿的前进,务必保护好司雪梨。

    司雪梨静静听完郑兰儿对她的控诉,没想到她在郑兰儿心里竟如此表里不一,竟认为是她向庄臣怂恿灭掉郑富二代。

    司雪梨没有解释,也没想过要解释。

    在不相信自已的人跟前解释,只是浪费唇舌,这一点,她早在舒静美身上领悟出来。

    “骂完了吗。”司雪梨看着郑兰儿通红的眼底,平静的问。

    说到底郑兰儿也只是被惯坏的富家千金,一下子失去几个亲戚,难过是正常的。

    如果骂她可以帮助郑兰儿释放,那么司雪梨觉得自已特意向前讨骂这个举动,还算有点价值。

    “你别高兴太早,会有报应的,你这样的人,不得好死!”郑兰儿恶狠狠诅咒!

    幻幻听得很生气,她很想跟郑兰儿说她堂哥死完全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不关司雪梨事,但见司雪梨一直平平淡淡,完全不受指责影响,她也觉得自已没必要解释。

    好像跟司雪梨在一起的这段日子,她的性子也潜移默化受到影响,变得淡定,沉稳,成熟。

    用沉默包容一切。

    司雪梨见郑兰儿已经没什么话要说了,准备转身回到拍摄现场——

    “司雪梨,今天我来除了骂你之外,其实还有一件事。”郑兰儿抬起手臂狠狠擦了把眼睛:“我知道你主动找臣哥哥的事,但我觉得你真的配不上他,真的。”

    司雪梨转身的动作停住。

    凡是有关庄臣的事,都会让她情不自禁。

    幻幻已经容忍郑兰儿出言侮辱司雪梨,没想到她竟还把庄先生摆出来说,而且郑兰儿是用什么身份说司雪梨配不上啊,这嘴脸真让人讨厌。

    幻幻这下是真的忍无可忍,向前一步:“你说什么呢,关你屁事啊!”

    郑兰儿无视小助理的话,自顾自冲着司雪梨的背喊道:“司雪梨,你看看我手上这个东西。”

    说完,将手中一直拿着的名牌袋子,扔到司雪梨脚边。

    砰一声,里头的东西有些沉,而且听声音,应该是木头一类的。

    司雪梨低头看被扔在脚边的袋子,袋子有点大,是出差人士装行李常用的那种手提行李袋。

    看完行李袋之后,她再抬头看向郑兰儿,不知道她又玩的哪一出。

    其实和庄臣碰了几次,司雪梨直觉庄臣并不是因为出轨心虚推开她,而是有一种更深层的原因……

    但具体是什么原因,她暂时感受不到。

    “怎么,不敢拆吗?”郑兰儿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司雪梨:“不过你应该打开看,你就知道你给臣哥哥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你就知道,你辜负了他,就不配再和他在一起,真的。”

    郑兰儿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神经病。”幻幻嘀咕。

    司雪梨视线回到地上的行李袋,她抿抿唇,几秒后,弯腰,将行李袋拿起来。

    哗啦一声打开拉链,当看见里面的物品后,她整个人动弹不得。

    幻幻见状,凑过脑袋去看,当看见行李袋里的物品后,和司雪梨同款惊讶。

    因为行李袋里面装的,竟然是一个牌位!

    是的,牌位!

    供奉死人的牌位!

    这……

    司雪梨已经回过神了,她巍巍颤颤伸手进去,就算还没看到牌位正面,但配合上郑兰儿所说的话,她隐隐已经猜到牌位的内容……

    牌位拿出来,当看见正面雕刻的那几个字后,瞬间,两行泪冷不丁的流了出来。

    吾妻之

    后面还有一个字,应该是来不及刻,就听到她平安回到庄园的消息。

    牌位整体是暗红色,只有用刀刻得那几个字,露出木材原有的颜色。

    那几个字并不是特别工整,甚至有很多瑕疵,一看就是手工雕刻。

    司雪梨流着泪,指尖摸上那几个不完美的刻字,她无法想像,庄臣当时是用什么的心态去刻这个牌位……

    吾妻之……

    墓吧……

    吾妻……

    司雪梨低着头,将牌位紧紧抱在怀里,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