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太会宠 > 章节目录 第989章 罪魁祸首是自已
    第989章 罪魁祸首是自已

    半个月后。<a href="http://www.sthuojia.com" target="_blank">www.sthuojia.com</a>

    寒风萧瑟。

    明明接近新年,却因为处在山巅,所以一点气氛也没有。

    每天陪伴的,只有呼呼的风声,以及不知道哪里传出的狼嚎声。

    那条小狗在司雪梨的照料下白白胖胖,还穿上了新衣服,是拿庄云骁的棉衣做出来的,司雪梨给它取了小宝叫的名字,就叫pirates。

    “胎儿已经很稳定了,从明天起不用再扎针。”黑市医生结束给司雪梨施针,再根据她的体征下结论。

    小宣听到这话,满脸高兴:“司小姐,太好了!”

    这半个月,司小姐每天都要接受这要命的针灸,针一次起码得睡大半天才能恢复元气,平时闲着也是呆在床上,要么给pirates做衣服,要么看看窗外的景色。

    也是这一趟小宣才知道,说针灸不痛那都是骗人的。

    得看怎么针。

    有本事的医生,每一针都准确落在穴位上,刺激着,不痛才怪。

    司雪梨摸摸肚子,欣慰的同时自嘲:“终于解脱了。”

    黑市医生将药箱挂在肩上:“司小姐,我先走了,你好好调养。”

    “嗯,谢谢。”司雪梨感激,多亏这个医生她才能保住这个孩子,不然……

    她一定伤心死。

    这一胎和第一胎不一样,第一胎是无可奈何,但这一胎,是喜悦,兴奋,期待。

    司雪梨低头看着仍扁平的小腹,无比期待亲口告诉庄臣这个消息。

    小宣问:“司小姐,粥煮好了,现在吃?”

    司雪梨点点头,随即又道:“以后荤素搭配吧,注意一下食材。”

    “司小姐,你吃得下了吗?”

    这半个月司雪梨都是吃粥,针灸太折磨人,一场疼痛下来力气都没了,只能勉强吃点流食,然后又昏昏睡去。

    司雪梨摇头:“不,但是我得补充营养,不然生个小鱼干下来怎么办。”

    小宣抿唇笑:“你放心,我买菜之前一定会做好功课的。”

    “对了,水果也多买点,往贵的买,你们也吃,反正刷他的卡。”

    这段时间多亏了小宣精心照顾,不然她肯定觉得很难熬。

    虽然长发女佣不及小宣对她上心,但好歹工作是到位,司雪梨总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能成为推心置腹的好朋友。

    有一个就够了。

    小宣偷笑。

    “呵。”

    一声熟悉的冷呵声从门口进来,不用看,光是听口吻就知道来的人是谁。

    小宣立刻板起脸,一脸严肃,不敢逾越规矩。

    虽然主人没打她也没骂她,但是主人只对司小姐好言好语,对她们则是冷冰冰的,连说一个字都懒得那种,正眼也没瞄过她们,可高傲了。

    庄云骁例行进房看司雪梨,没想到走到门口就听见她心安理得说刷他的卡:“倒是会算计。”

    司雪梨不作声。

    庄云骁知道她的胎已经没事了,刚才医生跟他汇报说明天起不用再给她扎针,他也松了口气。

    毕竟每天看她扎针跟受难一样,也挺不忍心的。

    有些话,也能摆上桌谈了,庄云骁问:“是不是孙佳碧害你的。”

    这段时间司雪梨情况很不好,胎儿还随时有危险,所以他没有说这些刺激她,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司雪梨没有正面回答,问:“你想怎样?”

    庄云骁面上浮起浓浓的狠戾:“是的话,我就抽她的筋拔她皮,再把她卸了扔下去喂狼!”

    小宣被这样的庄云骁弄得浑身哆嗦,可怕,太可怕了!

    这种话换作别个说顶多觉得这个人心理变态,但是由庄云骁说出,那是发自内心的恐慌,因为小宣相信,别人只是过过嘴瘾,但庄云骁真的能做出来。

    司雪梨倒没异样。

    刚开始被他抓来山上她也害怕他是不是有不轨的企图,可这都半个月过去,他连一根头发丝都没伤害她,当然,推搡那一次是意外,但他在她需要时找了一个绝好的医生帮她。

    算他将功补过吧。

    “好吧,”司雪梨开口:“小宣,给他一把菜刀,让他自行了断然后喂狼。”

    根据庄云骁的话,司雪梨才知道原来那天进来的人是孙佳碧,虽然那时候她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但是感官还没完全关闭,她察觉到有人进来,但不知道是谁。

    没想到是孙佳碧,而且她还见死不救。

    司雪梨寒心。

    换作任何一个人看见这种情况都会对外求助的吧,然而孙佳碧却不,走的时候还把门给关起来。

    她以前真是瞎了眼。

    幸好庄臣跟她委婉谈了,让她小心孙佳碧,从那时候她开始懂得止损,不然她还是孙佳碧的小迷妹。

    “……”庄云骁。

    “你听着,不是孙佳碧,是你,是你那天用力推了我,我站不稳撞到桌子。如果那时候你能回头看一眼,我也不用受那么多苦。”司雪梨心底不是没有过埋怨。

    但她知道生气只是惩罚自已,只能强迫自已看开,往好的方面想。

    起码庄云骁将功补过了是不是。

    否则,如果一直只想对方错的一面,到头来难受的只是自已。

    “……”庄云骁不敢相信,搞半天,罪魁祸首是自已?

    他一直以为是孙佳碧那个臭三八!

    他差点害死司雪梨,害死她的孩子……

    如果不是他恻隐之心想着以防万一给小宣留下一部只能打给他的手机,司雪梨肯定没救了。

    最起码她的孩子,保不住。

    那时候……

    庄云骁低头看着自已的双手,虽然这双手早就沾满了鲜血,谈不上干净,但他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她啊!

    庄云骁的反应让司雪梨有点意外。

    她以为他听了之后会不在乎,一副“推了就推了你能把我怎样”的吊儿郎当姿态,然而没想到,他好像……

    很自责?

    很内疚?

    司雪梨并不是想追责。

    毕竟那时候是她起坏心肠在先,在他脆弱时用冰水淋他,都是因果循环。

    所以做人一定不能起坏心思。

    司雪梨转移话题:“记得给我买水果,我想吃葡萄,无核的,甜的。”

    庄云骁回过神,他知道司雪梨是在用这种方式减轻他的内疚感。

    这个蠢女人……

    明明是他差点害死她,她竟还反过来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