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太会宠 > 章节目录 第900章 都是年轻作的孽
    吃完饭,Queen亲自带着司雪梨在孙家内参观,其实参观别处都是次要,她最想的,就是让司雪梨亲眼看看她亲自为她设计打造的房间。<a href="http://www.90xss.com" target="_blank">www.90xss.com</a>

    “来,来这间房看看,和其他地方风格都不一样。”Queen推开现在林离所住的房间门。

    房间内杂乱无比,各种包包衣服鞋子扔了一地,Queen见状,眉头深深皱起。

    司雪梨察觉到Queen不高兴,连忙开口转移她的注意力:“哇,这间房好特别。”

    司雪梨说不上怎样特别,别人家不是欧式就是中式,但这间房却是中西混合。

    木雕家具有着古典美,但墙壁横梁的纹理,又充满欧式的味道,两者莫名融洽。

    看得出来,这间房的确花了很多心思,重点是,这种级别的风格不可能是短时间内打造完成,看来,Queen一直都在家里给亲生女儿留一间房。

    这举动,挺让人心酸的,但所幸现在Queen终于心想事成。

    Queen听司雪梨称赞这间房,立刻顾不上林离把房间弄得乱七八糟践踏她心血这件事,她兴巴巴道:“是吗,你真觉得好看?”

    “嗯,不过我形容不出怎么好看,但就是很好看。”司雪梨说完,傻笑,害怕Queen觉得她这是在故意说好话。

    Queen也被逗笑,多真诚一个女孩子,真可爱。

    “这木头好好哦,”司雪梨被床架吸引住,她蹲在床尾,手指从木头上拭过,有些东西,光看质感就知道是好东西:“伯母,这是什么木呀?”

    Queen自然有兴致一五一十向司雪梨介绍何谓金丝楠木,毕竟这间房本来就是为她而设。

    “天。”司雪梨听完,吓得缩回手,从地上站起:“这么贵重,我不碰了。”

    Queen脸上的笑容闪了闪,继而变得有点苦涩。

    她花了一担子心血打造出来的房间,真正的亲生女儿连碰都不敢碰,可是假的亲生女儿却将东西洒了一地,一点也不珍惜她的心血,恣意践踏。

    哎。

    司雪梨从Queen脸上看出愁容,以为她是因为空荡荡的房间触景生情,再一次想起自个生病时亲生女儿不守候在身侧。

    司雪梨身同感受。

    如果她生病的时候孩子们不对她嘘寒问暖,她会觉得孩子不爱她。

    当妈的其实要得不多,只是孩子一句问候而已,也不要他们端茶递水,要是连这个都做不到,难免会伤心。

    司雪梨走过去,挽着Queen的手,带她走出房间,宽慰:“伯母,其实你们分开那么久,是需要时间磨合的。”

    Queen愣。

    额。

    司雪梨该不会以为她是为林离不在家的事不开心吧,哎哟真是误会大发了,其实她从头到尾的不开心,都是因为不能与正真的亲生女儿相认。

    不过,Queen不想打断司雪梨这份好心,便静静的听她说。

    而且司雪梨的嗓音悦耳,就像夏日中的凉风与西瓜,沁透人心。

    “林离只是一时之间不习惯多了个母亲,所以你生病,她并不知道要陪在身边照顾。”司雪梨缓缓道:“所以,给点时间她吧,等她习惯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个从来没有母亲的人,突然多了个母亲,不能要求她立刻明白什么是孝道。

    这一点,司雪梨是体谅林离的。

    Queen听得无比感动,她的女儿果真心思细腻,能做她的母亲,她感到非常幸福与荣幸。

    只是司家一个个有眼无珠,竟然将她的亲生女儿当作弃子,不闻不问!

    既然想起司家,Queen不得不问……

    “雪梨,之前我听小宝提起说你不是舒静美亲生的,这是怎么回事?”Queen问。

    “啊?”司雪梨微愣。

    反应过来后,她内心咆哮,小宝这个大嘴怪,竟然连这种事都告诉Queen!

    “你别怪小宝,是我问着问着,她就说了。”Queen将一切揽上身。

    “不会,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其实我也是很小的时候偷听到,我是我爸爸抱回司家的,司家没人跟我提过这件事,我估计除了舒静美,谁也不知道。”司雪梨回答。

    司正伟年轻时为了家庭打拼,不像现在总呆在家里,而且有孩子就顺其自然认为是自家儿子的,只是不知道儿媳什么时候又怀孕而已。

    加上那时舒静美连生二胎女儿,承受了很多三姑六婆的压力,生完司依依身体不好,就干脆躲到国外休息,只是偶尔回家看看。

    所以关于她的到来,才显得那么自然。

    “你爸爸是谁?”Queen神情着急的问。

    “司栋梁。”司雪梨报出名字。

    “司栋梁……”Queen喃喃,可是脑海里一点印象也没有:“你有你爸爸的照片吗?”

    “我身上没有,司家才有。”司雪梨感到惋惜,当初离家时就应该顺一张爸爸的照片走,只是她那时自身难保,哪想得那么多。

    见Queen问这么多,司雪梨狐疑:“伯母,怎么了吗?”

    “没。”Queen道。

    后来司雪梨要赶回去开车,Queen亲自送人到门口,目送她上车,直至车子驶远变成一个点,消失不见,Queen才依依不舍收起目光。

    “基茨,我以前不认识一个叫司栋梁的吧。”Queen问,不然这名字如此朗朗上口,她一定有印象。

    “好像没有。”基茨道:“亦有可能他当初并没有用真名与夫人您结识,以防起见,还是得看看照片才能作判断。”

    “哎。”Queen幽幽叹气。

    年轻时她风流过,为了家族总是四处外出,世界各地都留下她的足迹,加上漂亮,总是被许多男人追求,她对这方面不是很抗拒,多的是露水情缘。

    因此她都分不清司雪梨到底是她和哪个男人生的,虽然能推算出时间,但光是那段时间与她接触的男人就不少,这才会给这些年的寻找增加难度。

    都是年轻时作的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