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太会宠 > 章节目录 第366章 连句谢谢也没有
    第366章 连句谢谢也没有

    “不需要你关心!”幻幻没好气回道,然后越想越气不过,她又补了两句:“不是宁愿被鬼吓死也不要我们帮忙吗,那你滚回房间继续见鬼啊!”

    司依依咬着下唇,满腔委屈,却又不敢诉说。

    是她刚才情绪波动太大,才一时说了那种话。

    在剧组的这段日子,司依依觉得司雪梨为人处事方面都和司晨说的不太一样。司雪梨并没有司晨说的那么攻于心计啊,反而整个人还简单得不行。

    可司晨也用不着故意骗她啊。

    司依依轻轻的晃了晃脑袋,提醒自己千万不能被司雪梨一点点好给骗了,司雪梨这人可会装。

    “梨子!”幻幻瞥见前面拐角出现的熟悉身影,惊喜大叫一声然后跑过去!

    司依依也抬头冲来者看去。

    司雪梨气喘吁吁,见幻幻和司依依都在,她松了口气,握紧手中捡到的人形白纸朝她们走去。

    幻幻紧张的对司雪梨进行观察:“梨子,你没受伤吧?”

    “我没事,小音跑到一半把作案工作扔下,我就没追了。”司雪梨举起她捡来的东西:“呐,就是这个,是她在装神弄鬼吓人。”

    “小音?”幻幻没想到是她。

    “对,估计小音是故意逮着司依依情绪不宁这段时间作案,目的是想把剧组都搅得不宁。”司雪梨猜测。

    本来是在饭盒里放老鼠蟑螂,现在有幻幻把关餐食这招不灵验了,于是小音又把主意打到剧组的人身上。

    不管怎样,目的就是捣乱。

    “神经病吧这人。”幻幻把司雪梨捡来的大白纸摊开来看,摊开后果然是一个人形。

    细想,当一个人单独在房间里看见有人形在窗户外飘过,那种滋味……

    难怪司依依会疯。

    原来她不是心理作怪,而是真真切切看到人影。

    顿时,幻幻有点儿同情司依依了。

    可转念想到不久前司依依那番没有同情心的话,幻幻又立刻把这一点同情收起来。

    司依依本人所受的震撼又岂会少,一直以为自己被鬼整,结果搞半天是张纸?

    司依依一把抢过幻幻手上的人形纸张,她打开左看右看,看着看着都笑出声来,给气笑的:“哈,竟是纸,不是吴新雨搞我,是人,是人搞的!”

    幻幻讥笑:“知道人搞有什么好兴奋的。”

    司依依才不在乎被嘲笑:“人搞,总比鬼搞好吧!”没有被吓过的人,是不会知道固中滋味的。

    幻幻正欲拉司雪梨离开,可当瞥见司雪梨脸色苍白很不对劲时,她担心大嚷:“梨子,你怎么了!”

    司雪梨忍着小腹的剧痛,低声道:“就是来姨妈而已,没事。”

    经痛是女人的天敌,根本没有办法解决。

    “对噢,你姨妈期到了,我中午看你脸色就不太对,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幻幻一拍脑门后知后觉:“那你是忍痛拍了一天的戏?还有刚刚……哎呀你怎么不说啊!”

    幻幻真是被急死了!

    经痛本来就是难受事,而且司雪梨一整天还超敬业吊着威亚跑来跑去,这种女超人般的钢铁意志,真叫人不得不服!

    而且刚刚噢,好不容易忍到下班,结果看见有人在吓司依依,又立刻不管不顾拔腿去追!

    幸好对方是小音,换作别人,司雪梨这种状态怎么打得过啊,还不得出事啊。

    幻幻对司雪梨真是又爱又恨。

    司雪梨抬手轻弹幻幻脑门,失了血色的唇露出浅浅笑意:“女人天敌,有什么好说的,忍过这一天就好了。”

    幻幻瞥了眼站在一旁的司依依,真是替司雪梨气不过,故意大声道:“拍戏是没办法,只能忍,可刚才你见义勇为,完全不必要啊!辛辛苦苦解开谜底,结果对方连句谢谢也没有,真不值当!”

    司依依咬着下唇,知道幻幻这一番话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司雪梨也听出幻幻的言外之意,她迷惑的看着两人,想知道她离开的那段时间两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充满火药味?

    司依依唇瓣蠕动好几下,明明谢谢是很简单的两个字,却因为要说的人是司雪梨,就变得很是艰难。

    司雪梨也不想为难人。

    既然这事是小音做的,就是与她有关,她不过是尽可能减少小音对大家的伤害。

    之前老鼠盒饭一样,现在装神弄鬼也一样。

    司雪梨本就不信有鬼神,司依依却无端端很肯定说见到鬼,还在马场无故下坠,司雪梨已经隐隐猜到兴许是和小音有关,所以才这么上心而已。

    反正今晚成功拿到实锤,打消了司依依的恐惧,那么她就松一口气了。

    “幻幻,我们回去睡觉吧。”司雪梨主动挽起幻幻的手臂,和她上楼。回到套房,司雪梨有气无力的在沙发那儿瘫下,连动也不想动。

    幻幻见状:“这么晚大家肯定都睡了,哎都怪我不记事,不然早点向她们要红糖泡给你喝。”

    “没事,喝热水也行。”司雪梨指了指饮水机:“倒杯热水给我吧,我真不想动。”

    幻幻转身欲去倒水,结果门铃响起。她和司雪梨对视一眼后朝门口走去。幻幻就不信了,三更半夜,难不成还有鬼敲门。

    拉开。

    来者却比鬼更稀奇。

    竟是司依依。

    司依依把一盒东西塞到幻幻怀里后,转身就跑开。

    幻幻把怀里的东西捞起来一看,竟是盒红糖,这人,也不坏得彻底嘛。也不知道干嘛非要把雪梨说的那么坏,是受人挑唆了吧。

    “谁呀?”司雪梨正躺在沙发那儿舒适的玩手机。才发现庄臣比她还要懂自己噢,未读留言里面全是他叮嘱自己要注意身体的消息,譬如多喝热水什么的。

    这男人,竟然连她什么时候来姨妈都知道。

    害羞死啦。

    然司雪梨只敢对着屏幕窃笑不敢回复,万一被他知道她为了攒假三更半夜还在拍戏,她指不定明天就要收包袱回家。

    “是司依依,塞了我一盒红糖就跑了。”幻幻从中摸出一包,然后把整盒扔到茶几上:“我去泡给你喝。”

    司雪梨目光往桌上那盒红糖看去,一看,阵阵唏嘘涌上心头。

    她以前最喜欢就是这个牌子的红糖,司雪梨还记得,当初司依依第一次来姨妈时,她就是拿这个牌子的红糖给司依依喝的。

    没想到司依依还在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