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太会宠 > 章节目录 第300章 只对你有兴趣
    第300章 只对你有兴趣

    “哎哟痛痛痛!”

    高级私人护理病房里,司雪梨右臂缠着石膏,嘴里毫不掩藏的大嚷。

    因为此刻在她面前的男人,根本不需要她掩饰自己呀。

    庄臣一口气忍了又忍,忍到脸都黑了。想骂她为什么要多管闲事,那种人多的场景本来就危险,可以她的性子,看见小孩子有意外能忍住不管才怪。

    房间的第三者幻幻必须揶揄一句:“现在倒说痛,刚才被人压了之后,不是抱着手臂逞强说没事的吗。”

    房间里的第四者安娜同样插刀,微笑复述刚才的场景:“对啊,第一辆救护车来的时候,还让小朋友先上车呢。”

    果然,庄臣一听,脸色更黑了,比煤炉里的炭更黑。

    司雪梨瞪她们一眼,果然是好朋友,就会落井下石!没看见她快要被庄大爷的低气压给压死了吗?

    庄臣的气低实在低得不像话,上次他这么生气的时候,是得知许彩凤竟对小宝出手。

    司雪梨想了想,这种情况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只能用行动表示。

    司雪梨伸直腰板,企图够上他的嘴唇,然后在上面啄了一口:“别生气啦,我就是清楚自己的情况才不急着上救护车。小朋友被那么多人踩,比我伤得严重多了。”

    庄臣睥睨她一眼,这女人倒是把这一招用得炉火纯青?

    可不是所有事都能靠一个吻解决的。

    “司雪梨,你是医生?”

    谁轻谁重,是她说了算?

    “……”

    竟然喊她名全,还讥讽她是吧。

    司雪梨不说话了,继续倔强的伸直腰板在他唇上啄一口。

    幻幻&安娜:“啊!我们有事,先走,先走!”

    两人消失。

    司雪梨准备再去啄第三口时,男人化被动被主动,一把擒住她的后脑勺,把这蜻蜓点水的轻吻变为深吻,并且带着惩罚的力道。

    “痛痛!”司雪梨皱着眉趁着换气空隙抗议。

    “我也痛!”庄臣吁着气从她唇瓣离开,额头与她相抵。

    当听到她入院的消息,虽然安娜说明只是右手骨折,但他一颗心马上悬到嗓子眼,立刻从公司赶过来。

    直到那一刻庄臣才发现,原来她在他心里的重要程度,比他自己所想的,还要很深很深。

    起初他只是很想靠近她,恰好庄霆也不排斥,家里多个女人并不是坏事。与她日益相处后,越被她甜美的模样吸引,觉得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可刚才得知她受伤那一刻……

    他竟然害怕失去。

    这种感觉对于他来说,是致命的。

    庄臣从不知道,原来自己也会有离开女人就活不下去的念头。

    司雪梨从他寥寥三个人感受到他的真情实意,她放软态度,放错了:“对不起。”有时候并不是受伤者本人才会觉得痛,爱她的人一样觉得痛。

    好比小宝受伤,除了小宝会痛痛,她也很痛。

    庄臣对她,也一定是这样吧。

    他真爱她。

    司雪梨想拥抱他,一时忘记右手受伤,一动,她又哎哟的痛叫一声。

    庄臣立刻放开她,皱着眉呵斥:“别乱动!”她胳膊缠成这样,一时半会是好不了的,庄臣命令:“待会我送你回庄园,这段时间你哪也别去,就在庄园休养。”

    “别别别!”司雪梨立刻阻止,她今天原定是和尼佩唱完唱后就回去剧组的。

    她休息的时间足够长了。

    就算现在手受伤她也想回剧组待命,不是所有戏都需要打斗的啊,谈情说爱的戏份她还是可以拍的。

    而且现在尼佩的新闻在网络上爆炸,她的丑闻瞬间不知道被冲刷到哪里去,只要再过数日,定没有人记得她的丑闻。

    她能正常开工了。

    这么一想,她的丑闻是因尼佩而起,但最后却是被尼佩的丑闻给冲下去,如此说来,这也算是因果报应吧。

    司雪梨偷偷打量庄臣。

    庄臣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不让她鬼鬼祟祟的偷看他:“看我干什么?”

    “那个,我就问问,尼佩的事,不是你搞出来的吧?”

    像那种极为私密的片段都能流露出来,那个房间一看就是尼佩自己的闺房,实在太可怕啦!

    总感觉这种事,只有庄臣才能做。

    “不是。你不让我插手你工作的事,你说想靠自己,我都记得。”

    所以就算知道她每天在网络上被人辱骂,他也忍着没有把微博掀翻。

    若他要整害她的人,也不会等到今天。

    司雪梨知道他不会骗他,用没受伤的左手搂着他的脖子,就像调戏清纯小哥的女流氓一样:“真乖。”

    “……”庄臣。

    “只不过是谁要这样整尼佩啊,简直比血海深仇还血海深仇!”司雪梨百思不得其解,想起什么,她突然眯起眼睛质问:“你没看到现场情况吧?”

    身为女朋友,她总有不合时宜的酸意冒出来。

    她定然不想庄臣看见以及听见那些不入流的画面。

    “放心。”庄臣摸摸她的脑袋,安抚她。

    这事早就传开,他今早准备开会时都听到秘书在叽叽喳喳讨论,但他真没兴趣知道。

    没想到不久后就传来她受伤的消息。

    庄臣凑近她,像给她打强心剂似的,热热的气息喷涂在她耳边,眼神若有似无在她领口那里扫过:“除了你的,其他人我都没兴趣。”

    “……”

    擦!

    流氓啊!

    司雪梨立刻抬手捂着领口,明明此时她穿着毛衣,但他的视线实在太火热太直接,她穿了好像没穿似的,要把她看透一样。

    “泥奏凯啦!”司雪梨转移话题,中止他火热的视线。

    庄臣不逗她了,说正事:“你可以不听我话回庄园休养,但你工作要小心,如果再受伤,我就把你捆回去。”

    司雪梨小鸡啄米般拼命点头答应!

    嗷嗷嗷!

    她男朋友真好说话,好开心啊!

    司雪梨还以为要哄很久他才能放自己回工作岗位呢!

    见他总是无条件对她这么好,司雪梨一颗心脏就像被火烧似的,她突然问:“你平常生日有办派对什么的吗?”

    “没有。”庄臣从来不过生日,哪有孤寡男人提议过生日的。

    “那好,到时我们就一家人一起过吧。”司雪梨暗戳戳在想他生日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