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买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换词比试不示弱
    “双蝶绣罗裙,东池宴,初相见。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

    “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

    “……”

    随着柳依依一曲唱吧,唐沐风这首压轴的醉垂鞭,虽然写的很好,令所有人耳目一新,眼前一亮,把美妙的佳人给写绝了,亦真亦幻,无比的扣题。

    可是,听罢过后,他们又是不由有些遗憾,因为这最多也就是首艳词而已,好听是好听,但寓意不深,很浅薄,算是专门为扣头而写。

    虽然这个时代写词并没有要求必须要有多么高深的寓意,以好听为主,但是,如果既好听,又寓意深远的话,无疑更胜一筹。

    因此这样想着,所有文举生包括心向文举生的家伙,都是不禁心中一沉,感觉很难办了啊,不知道能不能胜。

    如果李小鱼还能拿出跟先前两首差不多水平的词来,既寓意深远,又好听至极,肯定是必胜无疑了。

    虽然这样想着,但他们还是忍不住怀着一丝侥幸,认为这根本不可能,李小鱼又不是真的神仙,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写出三首绝佳的词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也太逆天了吧。

    所以他们是不由暗自揣测着,觉得李小鱼的下一首词可能并不算太好,只要达不到先前那两首的水平,那么唐沐风这首专门为扣题而写的词,肯定要胜上一筹,取得这一回合的胜利了。

    当然,就算小胜了这一局,这第一场比试也是他们输了,毕竟两负一胜嘛,最终的结局还是李小鱼胜利。

    但无疑会让他们保全最后一丝颜面,没有被剃光头,觉得李小鱼这武蛮子也不是不可战胜的,会让他们对接下来的两场比试更加抱有信心,不会再轻敌了。

    而李小鱼也没废话,听完唐沐风这首词后,摸着下巴咂摸了一下嘴唇,便是忍不住摇头道。

    “哎呀,可惜了,你这家伙这首词虽然很好听,但细琢磨琢磨,也就那样,光凭这首词,是根本没法胜过小爷我的啊。”

    “啧啧,真是失望,小爷我还以为你们这群文举生能有多厉害呢,一个个把自己吹嘘的才高八斗,举世罕见,仿佛大宋朝离了你们就不转了似的,原来都是虚有其表啊,一个能打的都没有,还不如小爷我这么一个武举生呢……”

    听得李小鱼语气中带着一丝惋惜和嘲讽的这样说,气愤之下,唐沐风也是咬牙道。

    “该死,王华,你少吹大气,这到底能不能胜,还得比过才知道,我就不信了,你这武蛮子还真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写出三首好词来,要真能,我……”

    “你怎样?”

    看着气得脸色铁青的唐沐风,李小鱼却是立即迫不及待的问道。

    闻言,见得李小鱼逼问,险些失去理智的唐沐风,看得他那满是期待的表情,果断怂了一下,气呼呼的道。

    “我特么就算你厉害行了吧!”

    “切……”

    听得这唐沐风在最后关头怂了,李小鱼和一帮武举生都是不屑的嘘了一声,然后,李小鱼也是自信满满的道。

    “那好,小爷我接下来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真的才华横溢,也让你们这帮自以为是的文举生见识见识,我们武举生的厉害,别有事没事就在我们面前装大爷,从现在起,你们再也没有那个资格了。”

    说着,便见李小鱼是耽搁,在唐沐风等一众文举生那满是气愤、忌惮、忐忑的目光中,将自己的第三首词教了上去,递给李师师道。

    “师师姑娘,再次拜托你了,作为你仗义援手,为我们武举生演唱的答谢,这首词也算是我送给你的,希望你和依依姑娘能体味其中的真义,不要被那群只会口头上逞强的文举生所蒙蔽,被他们的花言巧语给欺骗了。”

    听得李小鱼这样说,眼前一亮之下,李师师对他的这首词是不禁更加好奇起来,也不客气,点了点头后,直接忙不迭的接过一看。

    因为李小鱼之前的那两首词,虽然写的很好,也写了佳人,但是,那只不过是一个意向,一个概念,达到扣题的目的而已,并不是以佳人为主,不像林白秋、李庭芳、唐沐风他们,是专门写来送给她们,赞美她们的。

    此刻听得他这样说,说这首词竟是专门写来送给她们的,李师师自然是无比的好奇,心想以他的绝世才华,专门写出来送给她们的词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包括一旁离得不远,清楚听到他这样说的柳依依也一样,眼眸中充满了好奇,恨不得直接将李师师手中的词稿抢过来一睹为快。

    同时也是忍不住有些懊恼自己之前怎么那么糊涂啊,竟然将先手选择权让给了李师师,要是自己先选王华公子,替他唱词就好了啊。

    毕竟就现目前来说,李小鱼写的词是要比这群文举生好上一大截,所以近水楼台先得月,率先替他唱词的李师师,名声自然也是会愈发的水涨船高。

    说不定现在还风头并列的两人,此次词会过后,名声就直接超过她了,让得柳依依是小小的郁闷,幽怨这群文举生怎么这么没用,说好的才华横溢呢?

    结果连个武举生都比不过,哼,果然,文举生的嘴,骗人的鬼!

    而李师师倒没有想这么多,只是单纯的满是好奇的看了起来,一番品味后,她是不禁美眸越发闪亮了起来,两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李小鱼由衷的感激道。

    “王华公子有心了,词中真义师师定当铭记在心,接下来师师就为公子演唱,也好叫依依妹妹与世间所有女子知晓,希望她们都能明悟公子词中真义。”

    点了点头后,李小鱼也是抱拳感激道。

    “如此,便多谢师师姑娘了。”

    李师师也没有任何废话,直接玉手抚动身前的古琴,脑海中回味着李小鱼的这首新词,而后缓缓演唱起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雷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空灵的仙音传来,当即,让得所有人再次惊呆了,不由自主的沉迷在了这动人的曲调之中,久久难以自拔。

    没错,李小鱼的这第三首词,便是抄自清朝最负盛名的词人,纳兰性德,因为字容若,所以大家也称其为纳兰容若。

    的确,抛却民族成见不说,纳兰性德当之无愧是清朝最负盛名的词人,跟柳永他们一样,在其身前,所写的词就产生过‘家家争唱’的轰动效应。

    身后更是被誉为满清第一词人,清词三大家之一,王国维更是称赞其为北宋以来一人而已,可见对其评价之高。

    即使到现在,说起清代的著名才子,除却曹雪芹纪晓岚等寥寥几人以外,恐怕就数纳兰性德最为大家熟悉了,至少,大部分人都听过他的名字,也知晓这首‘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不错,这首木兰花令,就是纳兰性德最负盛名的代表作了,因为太过的诗情画意,是以流传及广,大部分人一听,就觉得十分美好,说不出的那么美妙。

    这是一首拟古之作,其所拟之《决绝词》本是古诗中的一种,是以女子的口吻控诉男子的薄情,从而表态与之决绝,如古辞《白头吟》、唐元稹《古决绝词三首》等。

    纳兰性德的这首拟作是借用汉唐典故而抒发“闺怨”之情,这首词确实也是模拟被抛弃的女性的口吻来写的,构思无比的巧妙。

    首先,“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句,说的是在初相遇的时候,一切都是美好的,所有的时光,都是快乐的。

    即使偶尔有一些不如意的地方,也甘心消受,因为抱着憧憬,所以相信一切只会越来越好。

    所有的困难,都是微不足道,与意中人的相处也应像初见那般甜蜜温馨,深情快乐,可蓦然回首,曾经沧海,早已是,换了人间。

    “何事秋风悲画扇”一句又借用了汉朝班婕妤被弃的典故,班婕妤为汉成帝妃,被赵飞燕谗害,退居冷宫,后有诗《怨歌行》,以秋扇闲置为喻抒发被弃之怨情。

    南北朝梁刘孝绰《班婕妤怨》诗又点明“妾身似秋扇”,后遂以秋扇见捐喻女子被弃。

    因为扇子是夏天用来趋走炎热的,只在这个时节使用,到了秋天就没人理睬了,当然,某些时刻把扇子拿在手里,用来装逼,凸显自己身份的文举生除外。

    故此,古典诗词多用扇子的来比喻被冷落的女性,这里是说本应当相亲相爱,但却成了相离相弃,又将词情从美好的回忆一下子拽到了残酷的现实当中。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二句,因为此词是模拟女性的口吻写的,所以从这两句写出了主人公深深地自责与悔恨。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这一句又是来自于唐明皇和杨贵妃的典故,《太真外传》中记载,唐明皇与杨玉环曾于七月七日夜,在骊山华清宫长生殿里盟誓,愿世世为夫妻。

    白居易《长恨歌》中的“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枝。”更是对此作了生动的描写,当时这二人的感情被传为佳话。

    可后安史乱起,明皇入蜀,在马嵬坡前无奈处死杨玉环,杨玉环死前云:“妾诚负国恩,死无恨矣。”

    明皇后来在途中听到雨声、铃声而悲伤,遂作《雨霖铃》曲以寄哀思。

    这里借用此典说即使是最后作决绝之别,也不生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这里化用唐李商隐《马嵬》“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的句意。

    女子将二人比作明皇与贵妃,可是你又怎么比得上当年的唐明皇呢,他总还是与杨玉环有过比翼鸟、连理枝的誓愿,意思是纵死而分离,也还是刻骨地念念不忘旧情。

    整首诗到这里就结束了,但女子的哀怨之情却持久的缠绵在读者心中,久久不曾消退。

    这首词以一个女子的口吻,抒写了被丈夫抛弃的幽怨之情,词情哀怨凄婉,屈曲缠绵。

    “秋风悲画扇”即是悲叹自己遭弃的命运,“骊山”之语暗指原来浓情蜜意的时刻,“夜雨霖铃”写像唐玄宗和杨贵妃那样的亲密爱人也最终肠断马嵬坡,“比翼连枝”出自《长恨歌》诗句,写曾经的爱情誓言已成为遥远的过去。

    而这“闺怨”的背后,似乎更有着深层的痛楚,“闺怨”只是一种假托,故有人认为此篇别有隐情,词人是用男女间的爱情为喻,说明与朋友也应该始终如一,生死不渝。

    没错,虽然这首《木兰花令》常被我们当情诗来读,但其实只要稍微下一点功夫的话,就会在道光十二年斋刻本《纳兰词》里看到词牌下边还有这样一个词题:“拟古决绝词,柬友”,也就是说,这首词是模仿古乐府的决绝词,写给一位朋友的。

    这也是李小鱼将之拿来送给李师师和柳依依两人的原因,因为他觉得这两位姑娘都十分的迷人可爱,算是朋友,所以送给她们。

    而送给她们的目的,也是告诫她们,千万别一时冲动,被这群表面看上去风度翩翩,满口诗词歌赋,仁义道德的文举生给骗了。

    这群家伙虽然有些才华,但是,最是薄情,也最容易变心,看见漂亮的女孩子就忍不住写出一些诗词来勾搭,说一些海誓山盟的话。

    但是,得手之后,又很快便会将之抛弃,说话不算数,如放屁一般,连唐明皇都一样,就更别说他们了。

    到最后,她们什么也得不到,只能徒留下‘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的无奈感慨,因此一定要擦亮眼,认清这群伪君子的真面目。

    总之,李小鱼抄这首词的主要原因,除了用来比试外,另一个目的,就是在两位佳人面前上眼药,说这群文举生的坏话,不想这两位绝代佳人,落入这群衣冠禽兽手中。

    反正核心思想就一个意思,这都是群渣男,你们千万不要相信,把他们的话当放屁就是了,同时也顺便告诫世间所有的女孩子,任何的海誓山盟都是假的,他随时可能转身对另一个心动的女孩子说,只有不离不弃的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