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婚有刺夏至 > 第618章 一地鲜血
    门把手冰凉的,此刻我的感官是格外的敏感,我觉得我的神经已经梦绷到快要断裂的状态,像一个满弦的弓已经拉到底了,箭不射出去那弦就会断。

    可是我的手握着门把手迟迟地未打开,里面很安静,听不到一点点的声音。

    桑时西忽然握住了我的手,他掌心的烫令我浑身一激灵。

    他握着我的手用力地推开大门:怕什么?丑媳妇总要见公婆。

    随着大门推开,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我看到了一地的血,也看到了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几个人。

    我不知道那些人里有没有桑旗,但是我的腿已经软了。

    桑时西的声音虚无缥缈的在我的头顶上漂浮:他们怎么这么心急,这么快就动手了?

    我腿一软就跌在了地上,离我最近的一个男人是趴在地上的,脸贴着地面,浓密的黑发。

    血腥味呛得我没有办法呼吸,我从地上踉踉跄跄地爬起来,向离我最近的那个男人走去。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桑旗在家里绝对不会这样装逼的打扮。

    我走到他的边上蹲下来看着他的侧面,他脸上有一道很长的疤痕,他不是桑旗。

    我又转身看向另一个人,他不用细看,他的头发是黄的,他也不是桑旗。

    客厅的地上趴着4个男人我硬撑着看完了所有人的脸,他们都不是桑旗。

    我好歹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开心,桑时西就开口了:怎么不去确认一下楼上有没有呢?大门紧闭就说明桑旗没从这里出去,他说不定直接被杀手给杀死在床上了。

    桑时西指着楼上,我看了他一眼便急急忙忙地往楼上跑。

    不可能的,不会的。

    上楼的一路上我都在跟自己说,如果桑旗被他们杀死在房间里的话,那楼下的人怎么解释?

    他们一定是被桑旗反杀的,桑旗逃掉了,一定,肯定。

    我跑上楼,推开房间的门,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而房间里整整齐齐没有打斗过的痕迹。

    我打开楼上所有的房门,书房客房都没有里面,干干净净的。

    桑旗逃掉了,他一定是逃掉了。

    我依着房门软软地滑下去,桑时西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边我都不知道。

    他忽然一把将我给提起来,他很恼怒:你以为桑旗可以逃得多远?那四个杀手是一顶一的高手,桑旗能够逃掉,但是他肯定也是受了伤。

    他推着我往房间里走:你的观察也太不仔细了,你没瞧见窗口上有血迹吗?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在窗台上发现了大片的血迹,刚才有窗帘挡着我没注意。

    桑旗一定是受了很严重的伤,然后从窗台跳下去!桑时西对我说。

    我疯狂地推开桑时西跑出房间,下了楼绕到窗子外面,在楼下的草地上看到了果然还有大片的血迹。

    所以不难推算出桑旗在打倒了四个杀手之后,自己也受了伤,离开了这里。

    不过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桑旗还活着。

    这时候我居然还能笑得出来,我转过身对站在我身后的桑时西洋洋得意地咧开嘴。

    我的桑旗还活着。你的四个杀手都没要了他们的命。

    别开心的太早,就算是他当时没死。你看到这么多血了吗?他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也撑不了太久。我现在就通知霍佳,让她在整个锦城,把地皮翻过来也要找出桑旗,尸体也可以。

    桑时西走过来抓着我的胳膊:回去吧,晚上还没吃饭,我饿了。

    我拼命的跟他厮打,他反剪住我的手像拎小鸡一样把我提出了别墅。

    我不知道桑旗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他的伤严不严重,但是我坚信桑旗还活着。

    他没那么容易死,电视里的男主角都会化险为夷,就算是几十把枪都对着他他也不会死,这就是主角光环不是吗?

    桑旗是我生命中的主角,他一定不会死。

    我被桑时西带回了桑家,桑先生卫兰还有桑榆他们都在。

    他们坐在客厅的沙发里面,好像在谈着什么。

    我想我的脸色很坏,连卫兰都看出来了。

    她向我走过来看了一眼:怎么找到你亲爱的婆婆的尸体了?脸色这么差?

    卫兰说这些话的时候桑先生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卫兰!

    卫兰朝我恶毒地笑:脸色这么坏,让刘婶拿一碗燕窝给你补一补,毕竟你是我儿子的心肝宝贝。

    刘婶!卫兰大声喊她:快给少奶奶端一盅燕窝来。

    刘婶很快端过来放在茶几上:少奶奶,请用。

    我已经恢复记忆了,我知道我和桑时西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不是我老公,我老公是桑旗,你们若是要叫我少奶奶的话那只能叫我二少奶奶。

    卫兰笑了:怎么不装了?不演了?你很好试探嘛!一个琴晴就让你原形毕露了。

    我不想听她说废话,我抬脚就准备往楼上走,桑时西扣住我的手腕。

    吃了燕窝再走!

    鬼才要吃他们桑家的燕窝,我决定了,我就是饿死也不吃!何况我现在胃里面顶的很,一想到那满屋子的血腥味,我就哪哪儿不舒服。

    我站着像一根竹竿,笔直的不动,桑时西又低喝了一声:坐下来吃燕窝!

    我就是不吃,我看他还能给我灌进去?

    这时候桑榆站起来挽住了我的胳膊:呀,嫂子,你的手这么凉,吃一点东西暖和暖和吧!

    她的小手放在我的掌心中轻轻的捏了我一下,我扭头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我不知道她要跟我传达什么意思,但是忽然我脑子里面跳了跳,她该不会是知道桑旗的下落吧?

    这小丫头鬼灵精的,或许是她救了桑旗?

    我振奋起来,桑榆将我按在沙发上,把燕窝端给了我。

    好吧,小不忍则乱大谋,我饿死了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我打开燕窝盅的盖子舀了一勺正要吃,但是我低头看了一眼里面的燕窝,是一片红彤彤的,我很难不想起我别墅里的一地血迹。

    我胃里一阵翻,放下燕窝就跑上了楼。福利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