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毒萌双宝:父王,娘亲又改嫁啦! > 章节目录 第666章 冒牌货
    魏凌绝蹙眉捂住了自己有些发疼的头,心底窜出倾一的身影,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现在在哪儿?笑笑又在何处?

    他记得他在昏厥之前,将笑笑给送出树林了,那她现在安全了吗?

    黛染躲在竹屋外,她原以为魏凌绝在见到她之后,好歹会被她迷惑,至少会追出来的,但看这模样,她做的似乎还不够。

    黛染沉下了眸子,眼底闪过了一抹恨意,她现在不能急,对付魏凌绝要讲究策略,要让他相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黛染端着一盆水走了进去,她不断的在心底暗示自己,她现在就是婉儿,若是婉儿,遇到这种情况,应该会如何做,又应该是何反应。

    毕竟是学习了四年,黛染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望着魏凌绝的眼神,也如怨如诉了起来,似有千言万语在心中难以名状,却又怕被他看穿,开始闪躲。

    魏凌绝紧蹙着眉宇,望着眼前的女人,黛染两日来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果,至少在这一刻,魏凌绝在脑海中将眼前的黛染和婉儿的影子完全的融合了,只是他还不敢确认。

    黛染察觉到了魏凌绝眼神中的一抹变化,将水端到了床前,也不说话,欲语还休,满含深情又带着冷漠疏离的看了魏凌绝一眼,又退了下去。

    这些眼神,竟让魏凌绝的心,有了片刻的混乱,脑子也混沌了起来,在惊喜之余,竟有一丝茫然。

    婉儿,真的是婉儿吗?

    婉儿,真的还活着吗?

    他突然不敢确定,若是婉儿真的活着,为何不回来找他?要是婉儿还活着,那他的笑笑,又该怎么办?

    魏凌绝终究是个谨慎的人,他没那么容易上当,也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

    可有人实在是太过于了解他,魏凌绝苏醒的事,很快就被黛染通报了上去,而她那位主子的意思是,以不变应万变。

    魏凌绝急着去打探倾一的消息,看她是否安全,然而他现在身受重伤,根本无法独自离开此地。

    黛染陪在魏凌绝的身边,往往是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照顾他,而她的一举一动骨子里都透着婉儿的气息,魏凌绝有好几次差点儿抓住她,询问她到底是何人。

    可,他终究没有。

    就这样又过了好几日,魏凌绝身上的伤渐渐的愈合了,他可以离开了,可在他打算和黛染道声谢,离开的当日,黛染却不见了踪迹。

    而在黛染的房内,魏凌绝发现了一条手链,那条当年魏凌绝亲手送给婉儿,婉儿说过死也不会离身的手链。

    魏凌绝看到这条手链,霎时就愣在了当场,手中紧紧的握住了它。

    这条手链,当年被发现在婉儿血肉模糊的尸体旁,也是这条手链和婉儿身上的胎记,让他不得不接受婉儿已死的事实,这条手链,当年是他亲手埋葬婉儿时,放在婉儿的身边的,如今,如今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魏凌绝的心里涌起了惊涛骇浪,尤其是回想起,这几日一直在身边照顾他的人。

    婉儿!

    真的是婉儿吗?

    当年发生了何事,她真的不曾死去吗?

    魏凌绝抓起手链朝外跑了出去,冲着竹林仰天大叫了起来,“婉儿,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出来?你为何不敢见我?这么多年了,你若是未死,为何不出现?你可知,我有多想你?”

    黛染是故意将手链落在自己的房内的,也是在知道魏凌绝要走前,故意离开的。

    当她听到竹林外魏凌绝的叫声时,她就知道,计划成功了一半了,主人说了,现在还不能急,还得再加把火,否则还是会被魏凌绝识破。

    而这把火,就是她自己。

    黛染故意在外面弄出了一些细微的声响,她知道这声音,以魏凌绝的听觉,定然是听得到的,果不其然,魏凌绝听到那点动静,顿时就叫着,“婉儿!”朝她这边飞了过来。

    黛染急忙闪躲,却故意装作躲的还不够快,一切都做的在自然不过,这是她演练了无数次的结果。

    “婉儿!”魏凌绝抓住了黛染的手臂,他用的力度很大,大的几乎捏碎黛染的手骨,他的双眸在冒火,是一种恼恨,更是一种失而复得的欣喜。

    “婉儿,是你吗?你既然没死,为何不回来?”魏凌绝说着就去扯黛染脸上的面纱,虽然他已经在心里确定,但还是想证明,想看清楚。

    婉儿的额头左侧有一颗微小的几乎看不见的美人痣。

    黛染眼见魏凌绝要揭开她脸上的面纱,顿时惊恐的大叫了一声,推开魏凌绝,一连倒退了好几步,眼中满是哀伤和不舍。

    那眼神,几乎让魏凌绝的整颗心都揪了起来,他上前抱住了那像是受了惊吓的人,“婉儿,告诉我?到底发生何事了?你当真没死,为何不回来?”

    黛染被禁锢在魏凌绝的怀里还有挣扎,直到感觉到他的力度和在乎,心里扬起了一抹冷笑,这才欲语泪先流的靠在了他的怀里,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领。

    “王,你让我走吧,我……”这是这么多天,黛染第一次开口,那和婉儿如出一辙的声音和语调,无数次出现在魏凌绝的耳边的声音……

    若说方才还有三分的怀疑,如今已然淡化到了一分,当魏凌绝伸手抚上了黛染的额头,看到了那颗美人痣时,他终是欣喜若狂的抱紧了怀里的人。

    “婉儿,婉儿……”千言万语,竟只剩下这么一句话,心心念念的都是她的名字。

    黛染被抱的竟有片刻的恍惚,放佛她真的变成了婉儿,而这个紧抱着她的男人,是她深爱也同样深爱着她的男人。

    但是,她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害死她姐姐的罪魁祸首,而他爱的也不是她,而是那个叫婉儿,那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王,你让我走吧……”黛染说的还是只有这么一句,推开魏凌绝,就朝外跑了出去,可是,魏凌绝又如何会让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