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情起难寻,伴你始终姚映夕 > 章节目录 第211章 席远辰醉酒
    一顿饭吃完,修言提出送姚映夕回公寓。

    姚映夕没有拒绝,两个人一路偶尔说说话。

    姚映夕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修言笑着开口:“不请我进去坐坐?”

    姚映夕迟疑了半分钟。

    修言只好自己缓解气氛:“我开玩笑的,你不方便就算了。”

    “不好意思,有机会我再请你进去。”

    不过不是这里,席远辰这么些时间没回来,她也不会去问。

    毕竟那件事情席远辰不信她,自己恐怕在他心里就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我等着。”

    姚映夕目送修言出了小区,才转身往公寓里走。

    她刚到门口还没打开门手机便响了起来。

    看到上面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姚映夕顿了顿,没多想便挂断。

    她打开门进去,正要放下背上的画板,手机又响起。

    姚映夕只好将画板放下,重新拿出手机。

    屏幕上是刚才的号码,又打来一次。

    姚映夕怕自己不接,这个号码怕是不依不饶的响起。

    “喂,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姚小姐,您好,我是阿南,这是boss的私人号码,请问你现在在公寓吗?”

    姚映夕不明所以,只好老实回答:“我在,怎么了?”

    “我现在在楼下门口。”

    挂上电话,姚映夕将画板放好之后,出来时,刚好门铃响。

    姚映夕只以为这次阿南过来怕是为席远辰来的,就是想要跟她分开的事情

    不然怎么会用自己私人的号码打电话给自己。

    姚映夕嘴角勾起苦笑,没有想到自己拥有席远辰的号码时,既然是两个人分手的时候。

    她打开门,瞧见阿南架着喝醉的席远辰时,愣怔了片刻。

    姚映夕连忙推门。

    阿南娓娓道来:“boss应酬喝多,别墅里没有人,我只好把他送来你这里。”

    姚映夕点头,走到卧室打开门,让阿南把席远辰架到卧室床上。

    阿南将席远辰放下之后,姚映夕把他送到门口,才关上门。

    她站了好几分钟,才转身进入厨房煮醒酒汤。

    还以为席远辰这是吩咐阿南这是来赶她走的,没想到……

    姚映夕端着两个杯子走进主卧。

    席远辰闭着眼眸正睡着,姚映夕将杯子全部放在床头的柜子上。

    她走到床尾,半弯着身子给席远辰解开鞋子。

    瞧见人还在睡着,转身径自往浴室里走,拿出湿的毛巾给席远辰擦着脸。

    姚映夕解将一只腿跪在床上,给席远辰解开身上的衣服,帮他擦着身体。

    突然,席远辰的手机响动了一下。

    姚映夕无视着,继续做着自己手上的动作。

    电话再次响起,姚映夕依旧无视。

    手机仿佛就是个烦人的知了,不依不饶的响着,一副电话不接通誓不罢休的模样。

    姚映夕无奈只好从学业有成西装内侧将手机掏出来。

    手机上的屏幕显示着叶小雅几个字,姚映夕蹙了蹙眉头,想也不想的把手机放在柜子上。

    席远辰的手机依旧再次响起,姚映夕又挂断。

    姚映夕将席远辰的身体擦了一下,毛巾干了,她又往浴室里走。

    手机还在响着,姚映夕依旧做着自己的动作。

    手机大约响了十来次,姚映夕被吵的不耐烦,滑动接听并且打开免提。

    她并没有说话,等着电话那头的人开口。

    “远辰哥,我来云城了,我一个人在机场,你在哪里?能不能过来接我。”

    电话那头的叶小雅声音楚楚可怜带着隐隐的哀求。

    姚映夕讥笑的瞥了一眼睡死躺在床上的席远辰,毫不犹豫的挂断,并且关机后把手机扔在桌子上。

    姚映夕半弯着身子,轻拍看席远辰的手:“席先生,醒醒。”

    纵使席远辰不爱自己,不想相信自己,姚映夕也做不到让他醉酒难受或是因为别的难受,这应该是先爱的人都是输者吧。

    席远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茫然,脑袋有点晕乎。

    姚映夕以为他醒过来,开口:“席先生,你喝口水再睡,不然明天会头疼。”

    说话间,姚映夕将醒酒汤递到席远辰面前。

    席远辰晕晕乎乎的从她手里接过一个杯子,他根本没有思考这是什么东西。

    只是听着那个声音,让他莫名的安心,才会如此信任。

    入喉的东西苦涩不已,席远辰下意识蹙着眉头。

    姚映夕见他蹙眉,怕他拒绝,哄骗的开口:“席先生,这个东西喝完,你身体就会舒服,其实它很甜,我放糖了。”

    席远辰喝完一杯醒酒汤,姚映夕接连递一杯放了蜂蜜的开水给他。

    果然甜多了。

    姚映夕看着他继续睡回去,将杯子放回厨房,又拿了一个垃圾桶放在床边,警惕着席远辰会呕吐出来。

    但一晚上过去,席远辰除了被姚映夕叫醒那会儿外,其余的都安安静静的睡着,乖巧的像一只睡着的刺猬。

    翌日清晨,席远辰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天花板好一会儿,侧头看到身旁的姚映夕时,眉头微微一皱。

    他记得自己在应酬,怎么回公寓了?

    他动了一下想要起身,姚映夕听到动静,也醒了过来。

    她看着席远辰问:“席先生,你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她不知道席远辰喝了多少酒,醒酒汤对他管不管用。

    席远辰从床上下去,没搭理姚映夕的话。

    姚映夕耸拉着肩膀,垂眸的望着身上的棉被,一言不发。

    直至席远辰从浴室里出来,姚映夕才反应过来。

    她没有席远辰说话,怕席远辰不回答自讨没趣。

    席远辰整个脑袋清醒之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瞧见姚映夕从自己身旁过去不打招呼。

    席远辰想拉住她的肩膀,问她闹什么脾气。

    但想起自己宿醉那一晚上,可能姚映夕照顾了自己一整晚没有精神,所以他没有动手。

    席远辰从卧室里出去。

    浴室里的姚映夕听到动静,洗漱完站在门口一会儿,才从浴室里出来。

    她盯着紧闭着门发呆,思绪和情绪全部都在自拟的脑海里,不给任何人透露半分。

    小腿处一出主卧就往书房里走,掏出手机要打电话,才看到自己手机没电了。

    他折身回去,手握在门把上。

    姚映夕听到动静,佯装衣服刚从浴室里出去。

    她瞧见席远辰在找着东西,出声问:“席先生,你在找什么?”

    席远辰瞥看她一眼:“充电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