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许你一世倾城凤九儿 > 章节目录 第二卷第1010章 没有这个资格!
    九儿,清儿她……

    凤言的还没有说话,啪的一声,凤九儿在他脸上烙下一个火辣辣的五指印。

    所有人都没想到她会突然出手,也许,就连凤言自己都没想到。

    可凤九儿真的出手了,而且力气还是有几分重。

    凤言抬眸看着凤九儿抿了抿唇,好看的双眸中,滑下来的是泪,还是汗,谁也不清楚。

    她死了,是吗?

    看到他这般死寂的模样,凤九儿还嫌自己刚才打得不够用力。

    她死了,一尸两命!她瞪着凤言,冷声道。

    不是你害死她的吗?你明知道父皇……难道,这事你觉得自己不该负责吗?

    想起这抹瘦小的身躯,凤九儿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模糊了双眸。

    你明知道他不会放过清儿,你为何不救她?

    你堂堂一个凤族二皇子,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算什么男人?

    清儿,没想到,在自己知道她名字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人世。

    凤言长发凌乱,整张脸,不是汗水,便是鲜血,或是泪水。

    他微微勾了勾唇,两眼空洞,笑得无奈,笑得阴沉,笑得看起来还真的有几分没心没肺。

    她伤了你,父皇是不会放过她的,我想救,我又如何能救?

    视线在他如同死潭的眸子中扫过,凤九儿紧握着拳,闭上双眸,深吸了一口气。

    二皇兄,还是很爱清儿的,是不是?也对,连孩儿都有了,怎么会不爱?

    心脏被狠狠地揪着,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可凤九儿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做什么。

    公主,要不……先给二皇子止血,他流了很多血,再这样下去,我怕……

    半蹲在凤言身旁,扶着他的古茗成,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听见古茗成的话,凤九儿才在凤言苍白如纸的脸上反应过来。

    带他回殿,快!

    在剑一的帮助之下,凤言很快便被带回了他自己的宫殿。

    清洗伤口,消毒,上药,包扎,整整花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凤九儿才将他的外伤处理好。

    让凤言躺在铺了几张棉被的床上,凤九儿坐在床边,给他施针治疗内伤。

    九儿,区区小伤,并不碍事。看着小丫头沾满汗水的脸,凤言有几分沙哑的声音响起。

    这,是他回殿之后的那一句话。

    剑一向前,拿起汗巾,给凤九儿擦了擦额角,继而安静守在一旁。

    凤九儿的动作也不过是在凤言说话时停顿了下,便又继续给他施针。

    清儿说的话,都是真的吗?插进一根银针,她回头又捏起另一根。

    一提起宫女清儿,凤言的目光再次黯淡下去。

    九儿指的是侍君之事?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眸,我该想到了,可我却什么都没做。

    凤九儿心脏不舒服,动作又停顿了下,却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意思是,父皇让你们三人当我的侍君,真有此事?

    是。凤言颔首,看着凤九儿,这辈子,我们都会守在你身旁。

    你们都是我的皇兄,我不需要你们这般守着!凤九儿根本就不屑这些事情。

    她的公主殿里,除了九皇叔,慕牧和剑一,还有七个侍君。

    现在就连她的皇兄都当她的侍君,她要这么多男人做什么?

    她不是君王,即使是君王,不需要后宫三千,她不要!

    她需要的只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可在这个皇宫里面,真的可以吗?

    九儿,我们三人都是父皇收养的,并非你的亲兄。凤言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父皇说了,以后我们便是你的侍君,这辈子,只能一心一意守在你身旁,不得有异心。

    这一针下去,位置差点偏离。

    凤九儿深吸了一口气,敛了敛神,继续施针。

    待所有要施针的穴位,都施上针之后,凤九儿收回视线,掏出一盒药油。

    九儿,你是否还在生二皇兄的气?凤言伸出大掌,抓上了凤九儿的小手臂。

    我并不知道父皇会有这样的安排,才会和清儿……九儿,对不起!

    你对不起的人是清儿,不是我。凤九儿瞪了床上之人一眼,倒了一点药油在掌心处。

    还有,你和大皇兄,三皇兄永远都是我的皇兄,这件事情我自己会与父皇说的。

    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要是你没能力去保护好一个女孩,你就不该去爱她,你没有这个资格!

    说到底,清儿是被你害死的,不是?

    凤九儿开始帮凤言上药,神色淡然,就像受伤的不过是一个陌生人那般。

    也许,她这辈子都忘不了清儿那死寂的目光。

    清儿之死,父皇有罪,二皇兄有罪,事实上,她,也有罪!

    接下来的两刻钟里,凤九儿都没再说话。

    寝房里,安静得如同银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那般,死一样的静。

    将银针收回,放好,凤九儿一脸沉重地在床边站起。

    不知是心里不好受,还是身体不好受,一个不稳,她身子晃了晃。

    九儿。凤言欲要起来相扶。

    剑一比他更快,长腿一迈,便来到凤九儿身旁,扶了她一眼。

    你,没事吧?剑一好看的眉心一蹙,恨不得将她扛回去,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儿。

    可惜,要是这丫头有如此听话,那世间便没有不听话之人。

    凤九儿扶了扶额,推了剑一的大掌一把。

    走,回公主殿。

    剑一无奈,放开了她,举步跟上。

    九儿。凤言单手撑起身体,看着转身的女子。

    凤九儿并没理会,一句话也没留下来,走了。

    凤言闭上双眸,软倒在床上。

    走出宫殿,凤九儿停下脚步,抬眸看着灰暗的天际,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吁出。

    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努力将眼底的泪水压回去,她才收回视线。

    走吧,我要回去看看九皇叔,他早该醒来了。

    丢下一句话,凤九儿往前迈步。

    剑一一瞬不瞬地看着走在面前的女孩,也不知该如何安慰。

    最终他一句话也没说,举步向前,一如既往地守护在她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