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蜜宠婚:总裁,温柔点 > 章节目录 第1159章 孰轻孰重,拎的清楚
    楚简正想给医生打电话。<a href="http://www.kan121.com" target="_blank">www.kan121.com</a>

    “算了,你问了,还得再转述给我,我直接问。”项上聿说着,打电话给沈亦衍的医生。

    “你的药是按照我的医生给的配的吗?为什么穆婉用完后,一直要睡觉。”项上聿不客气地问道。

    “是按照你的医生给的配的。”

    “她上次有过眼疾,我的医生配的,确实会让人想要睡觉,但是没有一直想要睡的状态,她今天几乎一直在睡觉。”项上聿说道。

    “其实,检查过后,她的眼睛没什么问题,脑部也没什么问题,我觉得出问题的可能是神经方便或者精神方面,有一种病状,叫嗜睡症,当然,她如果只是今天想要睡觉,有可能是因为疲倦……”

    “嗜睡症?什么是嗜睡症,什么症状?”项上聿担心地插断了医生的话。

    “那是一种神经性疾病,它能引起不可抑止的睡眠发生,不管时间,地点,场合合不合适,比如,说说话就睡着,走路,坐车,开车,甚至是吃饭,都会睡着,最初发生在15到30岁之间。”

    项上聿心里一紧,穆婉的年龄,刚好在这个时间段里。“能治疗吗?”

    “项先生,你不用紧张,夫人的症状目前还不明显,至少需要好几年,才能确定是否患有,可能是现在夫人的精神状态很疲倦,所以才造成的嗜睡,等精神休息好了,自然就好了。”医生说道。

    “怎么防范?我派几个人一直盯着她吗?有没有性命危险?”项上聿又紧张的问道。

    楚简默默的转过了身,面对着墙壁。

    他觉得自家主子关心过度,紧张过度了,不过贪睡了一点,他两天不睡觉,也想睡一天,什么都不管的。

    “项先生不用太紧张,夫人离开嗜睡症还很远,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性存在,但是也要好几年后才能确诊,这样啊,如果她睡觉已经有八个小时,就不要让她再睡觉了,尽量把她叫醒,让她兴奋一点,尽量规范平时的睡眠习惯,不能让她无休止的睡眠下去。睡眠的时间长了,久了,记忆力会衰退,甚至做过的事情都会忘记,以及无意识的胡言乱语。”医生建议道。

    “我现在在看魔术,她都睡着了,看魔术还不兴奋吗?”项上聿无奈地说道。

    “夫人她眼睛看不到,这个是她嗜睡的诱因,什么都看不到,还不如睡觉,这个是潜意识告诉她的,所以她无法控制的疲倦,犯困,想要睡觉。”医生说道。

    “那是不是她眼睛好了,就不会得嗜睡症了呢?”项上聿拧眉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很多人眼睛都看不见,也没有得嗜睡症,这个跟精神世界还是有关,她精神好了,眼睛也会好。身体也会好。”医生说道。

    “我知道了。”项上聿说道,挂上了电话,看着昏睡着的穆婉。

    “你们先出去。”项上聿说道。

    又出去啊?

    这次楚简二话不说,和吕伯伟都不对视了,赶紧的,马不停蹄地出去。

    吕伯伟也看出了项上聿对穆婉的关心,这个关心,很不同寻常。

    他也放心地出去,帮他们关上了门。

    项上聿坐到穆婉旁边,把她扶了起来。

    穆婉耷拉着脑袋,还是睡着的。

    “醒醒,醒醒。”穆婉没有反应。

    项上聿拧紧了眉头,摇晃着穆婉,“醒醒,醒醒,你给我醒醒。”

    穆婉有了一些意识,按着额头,有气无力道:“怎么了?”

    项上聿担心地看着她,沉默着。

    穆婉叹了一口气,“我头疼,想要睡觉。”

    “我刚才打电话给医生了,他说最好让你一天睡八个小时,你已经睡了十八个小时了。”项上聿说道,口气中没有掩饰他的关心。

    “为什么让我一天最好睡八小时,没关系的,我想要睡觉。”穆婉说道,脑袋又垂下去。

    项上聿摇晃着穆婉。

    穆婉像是柳絮一般,轻飘飘的,再次被摇醒,有些烦躁了,“到底怎么了?”

    “医生说你这样会得嗜睡症。”项上聿直接挑明了。

    “嗜睡症就嗜睡症,有什么关系,谁不生病,都会生病的。”穆婉说完又睡着了。

    项上聿急了,吻在了她的嘴唇上,很强势的进入她的口腔中。

    穆婉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是真急了,抱着穆婉出来。

    吕伯伟和楚简对视一眼。

    “我们回去。”项上聿说道,“我就不信弄不醒她。”

    “项先生。”吕伯伟阻止道,“夫人是不愿意醒过来,即便你用外力让她醒了,她还是会想睡,因为想睡但是又不能睡,只会更痛苦。”

    项上聿停下了脚步,看向吕伯伟,“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我朋友或许能够帮她,上次她和我朋友聊完后,心情很好。”吕伯伟说道。

    项上聿眯起眼睛,“就是那个心理医生?”

    “是。”

    “我记得顾凌擎的老婆也是一位有名的心理医生。”项上聿回忆道。

    “夫人很排斥她,让她治疗反而不好。”吕伯伟说道。

    项上聿点着头,为什么排斥,他心里也有数,总归是膈应的。

    “让你的朋友开个价吧,来M国。”项上聿说道。

    “我朋友只是医生,如果项先生对他不满意了,你可以让他走,但是不要伤害他,可以吗?”吕伯伟事先说道。

    项上聿耷拉着眼眸,“我残暴,但是我不是不讲理,不需要他,我就让他走,并且给他足够的钱。”

    “你对他不满意了,也让他走,不要把脾气发到他身上。”吕伯伟说道。

    “怎么,我听着,你觉得我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项上聿眯起眼睛。

    “虽然我没有在项先生身上看到道理,但是我相信项先生是一个讲信用的人,我的朋友不缺钱,他来,无法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但是我如果不能保证他的安慰,我不会让他来。”

    “他来,救的是你的主子,你不是忠心护主吗?”项上聿狐疑。

    吕伯伟笑了,“夫人不看心理医生,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不用我朋友来,项先生也会请到其他愿意来的人,但是我朋友来了会有生命危险,我为什么要让我朋友冒险,孰轻孰重,我拎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