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行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三章 火云岛上杀机生
    ??朽早已跃跃欲试,闻声登时跃起,大手一张,火云殿中冰气笼罩,寒风割人。

    余下数十人,登时四散开去,手中各执一面阵旗,霎时之间彩旗飘飘,光华流动卷起形成一座巨大法阵。

    “不想老道还能得宋新梅你这般看中,拿我师徒二人也是这般阵仗。”马青禾仰天一笑,指着宋姓老妇嘲弄喊道。

    “狮子搏兔也用全力,”宋姓老妇哧了一声,忽的眉头一动,桀桀冷笑道,“马老道,你可是看中老身不敢要你性命?虽不能要你们性命,不过剥你们一层皮老身还是有这一份胆量的。”

    “原道流英宗也是南域大派,不想也是仗势欺人土狗辈,小爷今日是看明白了。”殿外忽然传来惊雷剑啸,一男子声音传入殿中诸人耳中。

    “时凤玮小儿,藏头露尾,不怕堕了贵派弥掌门威风?”宋姓老妇眉头一皱,不想骤生变化,原先已是探明此人已是离开,不想今日又来搅局。

    “那贱婢已被小爷一剑斩了,自然无人与你通风。”时凤玮御剑横空,手中提着一血淋淋物事,他嘿嘿大笑,随即将手中之物甩出,那物直往火云殿殿前滚去。

    宋姓老妇闻言登时怒火攻心,脸色阴寒几欲凝冰,举手一摇将殿外落下之物摄过来,只见他手中一颗人头青丝血染,苍白脸孔惊惧难言。她双手不住颤抖,将人头抱住,眼角滑落几串泪水晶珠,双唇抖动寒声喊道,“竖子,不杀你我宋新梅誓不为人。”她话音未落,人已化箭射了出去。

    “夏师兄,宋师叔她…”一俊秀高挑女子见着那颗人头也是骇惧,又见着宋新梅追杀出去,只觉心跳暴涨,对着夏晋煜惊恐喊道。

    “慌甚?”夏晋煜眉间阴郁,立时出言呵斥道,“宋师姐身殒,我等身为同门,无论如何都要将这血仇报了。你等立时掌控阵势,将马老道困住,我与师叔取了时凤玮人头,少时便回。”他说着变转过头去,对着??朽拱了拱手道,“若是马老道胆敢妄动,立斩不赦。”他说完化一道流光往外窜去,须臾便不见踪影。

    ??朽眉头一沉,不想这夏晋煜竟然一份脸面也不与他,随意指派呵斥,当下也心头冒火,闷哼一声,旋即转过头去对着马青禾师徒两人桀桀怪笑。

    宋姓老妇冲出火云殿,但见一道犀利剑光劈斩而下,煌煌威势。宋姓老妇怒声尖叫,头顶扁方银头簪咻的一声宝光绚烂,登时化作十数张大小,对着劈斩而来的剑光当头打下,剑光咔嚓一声,如若玉碎。宋姓老妇此时看清,时凤玮御剑在空,身下海水滔滔,只见他双臂环抱而立,面上自信洋洋,从容自若,更觉怒气盈胸,哀戚难言,尖声凄惨道,“小儿,定要抽你神魂扒你皮骨。”

    “老虔婆,要我性命,且问我手中斩真剑。”时凤玮哈哈大笑,面上嘲弄喊道。

    宋姓老妇足下一踏,云气张开,四处铺展,内中煞气盈盈,冷意寒冰。将那扁方银头簪抓在手中,御法拿诀,又放目望去,冷冷喊道,“小辈躲藏在暗处,还想以阵法困我,速速出来。”她说着手中一道阴雷扔出,直往海上一处礁石影布之处打去,但闻一声惊天爆响,只见海水炸飞,石裂礁碎。

    云沐阳化剑而起,赤金玄光灿烂,他清声道,“宋真人慧眼如炬,小道这微末手段确实入不得真人之眼。不过若是宋真人真要大开杀戒,小道也只有以卵击石,拼命一搏了。”

    宋姓老妇当下冷静下来,呼出一口浊气,眼角泪珠未去,她此番有师命在身,只是孙女惨死,一时蒙蔽她灵台。现下她清明过来,仍是哀戚无比,不过却是明了,此时不是发作之机,恐是有人埋伏在侧,时凤玮才有恃无恐,唯有将马老道等人生擒回山门,方有报仇之日。她想通此处,更是泪水难止,闭目咬牙恨声道,“时凤玮,今日留你一命,翌日定要你项上人头。”

    “老虔婆,我时凤玮人头在此,只管来拿便是。”时凤玮登时大笑,嘲弄喊道。

    “竖子无礼。”宋姓老妇伤痛欲绝,被这一激,登时尖声一喊,手中扁方银头簪登时宝光大作,便要向着时凤玮打去。

    “师叔且慢。”夏晋煜御剑而来,原本他不意阻拦,可是明见此景也觉有异,又忽见云沐阳立在云空,潇洒自若,不禁想起当日门中师祖骆都之言,只觉心头一股意气上涌,恨不得要将云沐阳击败,一雪耻辱。

    宋姓老妇哪能听得进去,法力激涌,云气喷张,扁方银头簪长成数十丈大小,只听着隆隆声响,便见漫天扁方银头簪铺满,虚影重重,威压下来,如若山崩。

    时凤玮心头一惊,这法宝威势强大,便是手中有斩真剑他也不敢硬接,急忙剑光一合便往云沐阳阵中钻去。扁方银头簪四处打下,追着剑光狠狠一拍,幸而他剑遁迅疾,云沐阳四时六御阵图又在不远处,须臾功夫已是到了阵中。只是那法宝速度更是迅猛,原本差着数里路,也是瞬间到达,几乎便要将时凤玮当头拍下。

    扁方银头簪拍在四时六御阵图之上,登时海水倒卷,攀涌而上,形成巨大水幕将拍来扁方银头簪挡住,一声巨大声响将海浪也是激起,四时六御阵图摇晃数下,灵光摇曳,又立时平稳下来。

    时凤玮倒吸一口冷气,暗道却是有些托大了,他抬首见云沐阳仍是神情自若,不由有些惭愧,稳了稳心神,深吸一口清气,喊道,“那老虔婆真是厉害,差点便要交代在她手上。”

    云沐阳轻轻颔首,先前他也是怀疑四时六御阵图能否挡住金丹真人全力一击,先下看来这阵图虽是寻常灵器一流,不过若是倚势而立,借力施为,布阵相持,以四时流转五行交替为基,守御之能也是不差,当下心中也是满意。不过他也深知,这阵图之所以威能不凡,一则是舒广尘所赠两件奇物,二则乃是乾阳天火灯灯芯坐镇四时。

    宋姓老妇不由愕然,不想她全力一击竟然也被挡住,片刻更觉怒气难言,脸面不存,举手将法宝召回,斜睨一眼夏晋煜,见他脸色阴郁,也是猜到为何。这夏晋煜仗着天赋异禀,资质出众,向来不将门中一众同门放在眼中,便是门中长辈也只是表面恭敬客套,加上前时六派比试,一举夺得魁首,更是骄矜,目中无人。方才自己扫他脸面,他又怎会有好脸色,不过她自己也是心中哀痛,如今又是怒气盈沸,哪还管得许多,冷冷喝道,“夏师侄,你唤住我,所为何事?”

    “宋师叔,我流英宗阵道传承,今日这贼道以阵法阻路,小侄意欲与那道人约斗,破其阵势,扬我宗门声威,取这二人项上头颅,祭奠宋师姐。”夏晋煜眉心微皱,他自认此番已很是给其脸面,不想却是换来这般脸色,登时心中不愉,却是隐而不发,只心中暗道,“异日本人成就元婴,定叫你好看。”

    宋姓老妇听得宋师姐三字,心中又是凄然,身子颤抖不止,她老泪纵横,目中恨意滔滔,转眼望了夏晋煜几眼,也知若论阵道此子确实天赋出众,修行至今不过六十余载,已是修炼到地实天虚境界,乃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便是老一辈之中也难寻出几个与之抗衡之人,当下心念一转,嘶喊道,“师侄且去吧。”

    夏晋煜微微一礼,足下一踏,灵光摆动,但闻他向着云沐阳仰首朗声喝道,“道友既然摆下阵势,在下若是不闯上一闯,却是有辱宗门声名。今日夏某斗胆请教,若是夏某侥幸破了道友大阵,便请二位交出项上人头。”

    云沐阳闻言淡然一笑,他言辞虽是谦逊,不过语气着实算不上,反而趾高气昂,骄矜非常,自信满满,好似他定能将这四时六御阵图破了一般,他也不欲与他计较,当下便要开口,然则时凤玮已是大笑开来,戏谑道,“哪来的无知小儿,竟敢在此大言不惭,你若有本事只管前来破阵,小爷人头便在项上。”时凤玮说着指了指脑颅,也不欲与他废话。

    “时凤玮小儿,只会逞口舌之利,下某这便来取你二人性命。”夏晋煜双眉一挑,目中生火,足下一踏已是电射出去。

    云沐阳见此,不由向时凤玮投去惊诧目光,不意他竟然这样相信自己,却接触到时凤玮目中光芒,但听他朗声大笑道,“云贤弟,为兄生死便在你指顾之间了。”

    云沐阳顿时仰天一笑,旋即转过头去,对着疾射而来的夏晋煜朗声喊道,“夏道友既有此心,贫道定也奉陪,若是贫道输了,我二人任你拿捏,绝无虚言。不过贫道有言在先,若是贫道侥幸赢了一招半式,道友这人头便也留在此处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