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凝霜寒雪楚江南 > 章节目录 第1440章没找到
    厉江挑起了剑眉就看向了自己的父亲:“老爹,这冉家人给咱们送什么请帖?”厉宏冷冷一笑,接过这请帖看了一眼,眼角不由透出一丝阴冷:“哼!好一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早知道当年就应该一棍子打死这个臭小子!”嘶,这边厉江深吸一口气。这厉宏现在的夫人听到厉宏这么说,不由地手下的重了点,让厉江吃了力。“哟,江儿,娘下手重了。”厉江摇了摇头:“娘,不碍事儿。爹,你别这么说话了,赶紧给个痛快话,到底这冉家人又要干什么!”“这厉玺果然回来了,被安排在老长老府中住着,如今,这冉家人还没有住进长老府,说是,要找个日子,正式册封,进入长老府。呸!”厉宏啐了一口吐沫。“爹,如果咱们去了,岂不是变相就承认了这冉家的地位?”厉宏眼神中一个冷光:“这冉家人就是这么个意思。”“这冉家人,是怕我们都不服他们,所以找来了这厉玺,如今这无悔宗的长老坐镇,呵呵,自己的儿子如今帮着外姓人,真是够可以的!”这厉夫人按捺不住,终于说话了,“当年死活不肯与这冉家姑娘结亲,如今第一个攀上冉家的人也是这个厉玺。你们家这个厉玺,是不是有病啊!就是你越不想做什么事儿,他越要做?”这厉夫人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厉江和厉宏两父子的脸色逐渐难看了起来。“爹,你想怎么样?让这小子骑到咱们头上来?”厉江气的浑身发抖。这个厉玺看着这冉媚把自己当成这样都不说一句话,如今,还要帮助冉家人正式成为这无情宗的长老,在厉江的眼中,他觉得这个厉玺是不是疯了!气的厉江也不涂药,站起身来,在大厅里直转悠,仿佛胸口一股怒气咽不下去。“你这小子去找厉玺,说了什么?是不是对他极为不尊敬?”这时候,这厉宏没有再说下去这冉家的事情,反而看向了自己这个小儿子。这个小儿子什么都好,可是唯独这性子被他娘惯坏了,他要管的时候,发现已经迟了。“哼!”厉江不说话,冷哼了一声,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厉宏脸色极为难看,还想说什么,那边厉夫人就走上前来:“对着自己小儿子发什么火,都是你们家大儿子不听话,难得江儿都去找他了,怎么给面子,莫非喊他爹?”就是。虽然厉江没有说话,可是一脸的不服气。厉宏叹了口气,抬起手,摆了摆手:“行了,你们俩都下去吧,容我想想这事儿。”“爹,你不是要对厉玺低头吧?”这时候,厉江冲上来,那可怎么行。厉宏抬头猛然瞪了一眼厉江,厉江也有点害怕,神情悻悻然,终不敢再说什么。“走吧,让这老头自己好好想想,谁才是对他最好的家人。”这厉夫人走了上来,拉着厉江走了出去。两母子刚刚走了出去,这厉夫人看了一眼这厉江。厉江看着厉夫人的表情,笑着说道:“娘,你这表情啥意思?”“你这小子有点怪。”“怪什么?”“按理说,你应该先回来才对,不是吗?如果你都被打了,自然先回来,随后,这厉玺才能和那冉媚丫头一起回来,可是,你这小子却和他们差不多前后脚才回来,这几天,你这小子干什么去了?”厉江心里咯噔了一下,转而嬉皮笑脸地说道:“我的好娘亲,我这都被打成这样了,难不成还不允许我出去玩玩吗?您也知道,我一直都在厉家,这爹爹看的紧。”这厉夫人没好气的摇摇头:“你爹现在是被你这大哥给气糊涂了,等着你爹反应过来了,看他不来找你?自己先想想好吧。早和你说了,你这小子不许随便在外面跑!”“还是娘好。”这厉江一手搂住了这厉夫人。这对母子这才离开。入夜,一阵竹叶的香味扑鼻而来,这样的香味很淡,让人心静。这么多年,没有回来了。厉玺站在无情宗的长老府中,老长老酷爱竹,满院子摘种着。一闻到这味道就想到了小时候,自己和这宫岳总爱在这竹林中穿梭。那也是自己最开心的一段时光了吧。“想起小时候了?”宫岳走到了厉玺的身后。“你回来了?”厉玺轻声问道。宫岳点头:“老长老原来的屋子,还有故事里的几处地方,我都找了,没有。”宫岳直接说道,心中也很沉重,本以为来到这里,按照他们俩的推断,应该就能找到了,可是还是一场空。厉玺笑了笑:“淡定,不可能这么容易,老长老不仅仅是要让人得到,更重要的是,让人得不到!”厉玺早就猜到,不可能很简单就能找到。老长老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厉玺双手背在身后,此刻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也不着急。宫岳看了一眼厉玺:“你好似并不想找到?”“确实不太着急。找到这玉佩,对我们来说,作用其实并不大,反而是对冉家,还有圣山更重要,一天玉佩不全,对于我们来说,就多一天的准备。我如今,不在乎这玉佩在哪里,更想知道的是,这玉佩到底是什么。”宫岳点点头。两个人刚想继续说些什么,突然一下,这宫岳感受到了什么,一个飞身,消失在黑夜中,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人影落在了这厉玺身后。厉玺的身体不由地僵硬了一下,转而呼吸都有些困难,极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许久不见,没有想到,再次见面,这个人还能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影响。“听说,你看着冉媚把江儿给打了?”厉宏双手背在身后,看着面前这个大儿子,他其实有一肚子话想说,可是也不知道为何,开口第一句话又变成了这样的指责。厉宏自己都有些恼自己,可是,最终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也许自己和这个儿子之间的关系这辈子也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