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自在神医逍遥客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六十五章床边站着一个男人
    吉丽娜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几个杯子出来,然后在每个人面前都放了一个,也包括她自己。

    这杯子不是普通喝酒的小玻璃杯,倒像是喝茶的陶瓷杯,杨业瞥了一眼,这一满杯恐怕能装小半斤白酒。早闻西疆人好喝酒,饭桌上不分男女,喝的越多,感情就越深。他不自觉的朝瑾萱看了一眼,见她竟然用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自己。

    两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杨业用低垂的眼神问她:你还是少喝点儿吧?

    瑾萱睁大眼睛,鼻子里发出了哼的声音,似乎在说:要你管,我能喝。

    于是杨业转移了视线,拿起筷子开吃了。

    买加希很热情,立即拿起他那个至少有两三斤容量的大玻璃瓶,给杨业、瑾萱、余毅宏还有他自己和吉丽娜都倒了慢慢一杯。

    杨老板,来,我敬你们,祝你们上山一切顺利。买加希先举起了杯子,朝几人真诚的说道。

    几个大人纷纷举杯,然后将被子放在嘴边喝了一口。

    哈!余毅宏一口酒下肚,立即哈了一大口气,闭着眼睛,只感觉从口里到喉咙里再到胃里,这一条下来像是火烧一样炙热。他赶忙夹了几口菜吃下去,不一会儿,竟感觉身上开始暖和起来了。

    嘿,这个酒虽然有点烧心,但暖身的效果还是很好的。来,再喝一个。余毅宏哈哈笑了起来。

    酒过三巡,买加希的话也开始多了,他显得很高兴,和杨业他们讲起了这天山山脉上许多带有神话色彩的故事。

    他说,相传上古时期,西王母大寿之日发现了天山之上有三口晶莹剔透的天池,便带着仙女们飞下凡间。西王母看着眼前的天池清澈见底,水中鱼儿灵动活泼,她不禁褪下衣裳走入了天池之中沐浴。沐浴完之后,西王母发现这天池之水竟有美白肌肤之奇效,当下高兴不已,她右手朝那托木尔峰之上一挥,霎时间白雪茫茫从天而降。

    眨眼间整个天山峰上全部盖上了一层白衣,西王母左手再一挥,山峰上的雪地里长出了雪白的雪莲花。有一头牦牛误食了一颗雪莲花之后,竟直接化身人形。西王母便令着吃了仙法化形的牦牛为天山的守山神。之后,西王母百年便会下凡一次,天山三口天池,最大的天池为西王母的浴盆,两口小天池,一口洗头洗脸,一口洗脚。

    而西王母每次下凡沐浴,都会在天山上施法变出雪莲,以此来回报西疆这片大地!

    说完这一神话故事后,买加希自己呵呵笑了起来:这都是导游们常跟来这儿旅游的人们说的一个故事,反正我在天山脚下长大,是从没看到过什么奇怪的事物。只是听老人们说,天池之上有雪人和山怪。你们上去可得小心点!

    杨业几人点了点头,来的时候就已经查阅了许多资料。托木尔峰最高处的气温达到了零下二三十度,小规模的雪崩和塌陷是常有的。所以两辆越野车的后面也放了不少登山工具。

    不知不觉,屋子外面的风越来越大了,能清晰的听到屋子外面狂风咆哮的声音。时不时吹的大门咚咚作响。

    买加希跟前的玻璃酒瓶已经见底了,加上瑾萱在内,每个人喝了怕是有半斤左右的白酒。加上这酒的度数和高原反应,余毅宏和瑾萱的脸色都很红,看上去有了一些醉意。

    晚上八点不到,杨业等人就已经洗漱完毕准备躺下休息了。他和余毅宏还有杨宝三人是睡在阁楼上的,因为下面只有两个房间,一个房间是买加希一家人睡,另一个房间则是给了瑾萱。她是此行唯一一个单身女士,只能给她休息了。

    阁楼上没有床,就是几张三米多长的毛毯叠在一起,做了一个床,上面放着厚厚的被褥和枕头。屋子里还是充满了温暖的气息,因为下面的火炉没有断火,热量还在不断的传出来。

    杨业侧身躺着,他闭着眼睛,静静的听着屋子外面北风呼啸的声音。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但丹田内的元气正慢慢的按照小周天规律在周身流转,一呼一吸之间,酒精就变成了气体被他吐了出来。

    这是杨业形成的习惯,只要是在外面,他绝不会让自己喝醉。只是身边很快就传来了余毅宏轻微的鼾声,他已经微醉,加上一整天的奔波已经累的睡着了。

    睡在中间的杨宝也睡着了,嘴里还轻轻念道着一些听不懂的梦话。待体内的酒精挥发的差不多了,杨业睁开了眼睛,看着漆黑的夜色里在思考,明天肯定不能带杨宝上山,主要是因为山上气候恶劣,未知因素太多。加上高原反应,哪怕是余毅宏也可能吃不消,更别说他一个小屁孩了。

    但是放在买加希这里的话,杨业又担心会不太安全。思来想去,一时间也没想出一个很好的办法。

    不知不觉间,听着屋外的风声,杨业也渐渐的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杨业在睡梦中隐约听到了瑾萱的声音,是那种低沉的呜呜声。杨业很快睁开了眼睛,他仔细听了起来。

    加上外面风声呼啸,不仔细听的话,很难听清楚。很快,杨业确定是下面瑾萱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呜呜声,而且不正常。

    杨业慢慢的坐起来,余毅宏和杨宝大概是太累了的原因睡的很沉。而下面类似瑾萱发出的呜呜声还在继续。

    杨业轻轻的套上外衣,然后站起来,光着脚猫着腰朝木楼梯走去,摸索着慢慢的往下走去。

    只能看到屋子中间的火炉里有点点火苗散发出猩红的光芒,除此之外一片漆黑。但瑾萱房间里传出来的呜呜声更加清晰了。

    难道这妮子因为环境差异太大,半夜生病了?杨业是这样认为的。

    他蹑手蹑脚走到瑾萱所在的房间门口,他用手指戳了一下木门,竟发现门是半掩着的。杨业凑上前朝里面看了一眼,虽然房间里一片漆黑,但杨业感觉到屋子里不止瑾萱一个人。

    他立即运转元气,提起一股元气涌入双眼之中,原本像是混沌中的黑暗立即变得光亮了一点,看到瑾萱的床边竟然站着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