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123章 心有不甘
    中年女人启唇,语气淡淡的,“先暂停吧,再听候我指示。”

    “好。”

    书文按下了挂机键,他放了手机后看向妈妈。

    看到儿子眼神中的惊讶与责备,淑惠没有情绪变化,神色寡淡。

    书文一手撑在沙发背上,另一只手握着她冰凉的手指,那眉头一点点蹙紧,“妈妈,你还有多少计划啊?你的精力与余生已经不多了,为什么要用在报仇上?我可以带你去环游世界,这样多好啊。”

    中年女人摇摇头,她目光很呆滞,“儿子,正因为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我才想极力地拆散他们,看到他们在一起我开心不起来,就算死也不会瞑目的。”

    书文收了收目光,深吸一口气,心情无比沉重,“妈妈,你要在商场干嘛?商场那么多人呢?出点事故破碎的就是无数个家庭啊,你别走火入魔了,跟我回美国吧。”“我不回去,我就要让他们离婚,如果他不离婚我就不消停,总之不让他们好过。”女人眼里含着心酸而坚定的泪水,“我都要死了,我再不对符音那小贱人出手的话,她就真的能够赢一辈子,能够幸福一辈

    子了,她凭什么可以得到这一切?她根本不配!她不过是个小三罢了!小三都应该是过街老鼠!都应该人人喊打的!让小三的儿子来掌管海贝,那我的儿子算什么?!”

    “你儿子有自己的公司,不稀罕海贝!”书文情绪有些急了。淑惠很难过,儿子拼博这么多年,终于争了一口气,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在美国金融圈也是很有名气的,可是成功光环的背后,他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他从小就缺泛父爱,淑惠觉得很对不起

    他。

    书文感觉妈妈身子在颤抖,也看到了向来倔强的妈妈眼里噙满了泪水,他非常心疼,只为不能替她解忧。

    “妈妈……”书文内心如割肉一般,他叹了口气,“对不起。”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如果你想完成妈妈此生最后的心愿,你就帮妈一把,让我看到他们离婚!看到符音被扫地出门!”淑惠似乎只有这么一个信念。

    书文其实一直不赞同妈妈的报复行为,费时费力还烦心,因为他知道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他自己是经历过生死的人,在他看来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快乐是自己给的,无关那些没良心的人。

    可妈妈现在是癌症晚期,在畏惧死亡的同时难免会念旧,情绪也会变得更暴躁,很多的良言根本灌不进去。

    “妈妈。”书文冷静了一会儿,握紧了她的手,他轻声而直白地问,“如果他们离婚了,你真的会快乐起来吗?”

    “不会。”中年女人不假思索地回答,“但是会死得安心些。”

    儿子难过地凝视着母亲,“……”他心里有些新的感触,但是不想往妈妈的思维里面去灌,因为他的妈妈已经够难过了。“书文,你知道吗?”淑惠眼里含着泪花,她将记忆不知不觉拉回到20多年以前,她喃喃开口,“我和你爸是初恋,都说初恋是最美好的,其实这话一点也不假,不但美好而且难忘,他是我生命里第一个男人

    ,我也是他的第一任女友,那个时候还没有海贝集团,南宫家也不是顶级豪门。”

    书文坐在母亲身边,第一次听她说起这些,他认真地竖起了耳朵。

    “最开始的时候他家公司叫益宇集团,是一家很小很小的企业,小范围内有些名气,可以说在嘉城来讲根本不起眼,我们要结婚的那年,公司的财务主任卷款而逃,公司资金链一夜之间断掉了。”

    书文莫名有些紧张,他凝视着母亲。

    那年的场景在淑惠脑海里仍记忆犹新,她眼里含着泪水,那年的枕边人还是他……她对儿子说,“公司剩下一个空壳子面临破产,你爷爷就是在那时候急出了病,没多久就过世了,他们家穷得连嫁妆都给不起,工资更是发不起,纸包不住火啊,所以职工们知道以后纷纷离岗,一分钟也不

    肯多干。当时你爸堂堂大男子汉都急哭了,喝了很多酒,几天几夜没合眼,是我一直在鼓励他,让他一定要坚持住,不能自己先垮掉,我和他一起想办法。”“银行贷款不可能,我从我妈那里拿了30万,那是我家里全部的积蓄,30万拿走的第二天我爸爸骑车被车给撞了,人家肇事逃逸,家里边连住院费都交不起。我爸妈不但没有让他还一分钱,还把这件事情给

    足足满了一个月,他们没有因为南宫家的公司面临破产而不让我嫁,他们就是相信他一定可以给我一个美好的未来,相信他的人品也相信他的能力,我妈妈说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只要人还活着。”

    对,书文也是这么想的,只要还活着,什么都是小事儿。“那一个月里,我找我这边的亲戚借钱,他找他那边的亲戚借钱,连同学朋友只要是认识的能借多少借多少,借条都给人家打了厚厚的一叠,凑够了100多万,终于勉强够发两个月工资,这两个月里做出的产品渐渐开始盈利……”泪水从女人脸上滚落,但她没有哭出声音,她声音和表情一样清冷,“我们一路扶持着,我进了他公司帮忙,他当老板我当他助理,因为你爷爷死了,所以我们将婚礼延后了三年,这

    三年里我们同甘共苦将公司壮大,这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三年,虽然很辛苦。。”

    “原本以为幸福的生活就要开始了,在婚礼上你爸哭着感谢我,他说他会对我好一辈子,呵,一辈子……一辈子是多久啊?他的一辈子太短暂了。”

    “……”书文紧握着母亲的手,深邃的眸子里掠过一丝晶莹,这个故事有点悲伤,他不太想听。淑惠语气淡淡的,任由泪水决堤,“结婚十多年我才怀了你,吃了各种中药调理身体,当时我和你爸都特别特别高兴,我们都近40岁了,高龄孕妇孕期反应特别厉害,所以被迫留在家里养胎,符音那个小贱人就是在这时候趁虚而入的,她本来就是公司里的女职员,20出头的样子,以前我也见过,后来调到了你爸身边做助理,渐渐地两人走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