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1696章 特殊势力
    第1696章 特殊势力

    “估计就是他了。https://www.shubaozu.com

    王伦心中说道,朝副司长点头:“黄道友,有劳你了,我会去见他。”

    他进到洞府里面,将含有静心咒法诀的玉简收好,只留火蝗灵虫在里面吸食灵气,然后关闭洞府,朝山下飞行。

    紫禁剑将如果来找他,只会说出真实名字。而郑睿龙以及袁风则被困在灵暴世界中,不可能出来,所以来的人只可能是相楚山。

    “还是着了道么。”

    王伦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找到这儿的。离开时空城的时候,他仔细检查过了,确保了身上没有时空城的人留下的印记。

    正因为想不通,他才要去见一见对方。对方来意不明,拒见的话,担心对方搞出什么事情来。

    从对方乔装打扮且用了假名字来看,对方是有意隐藏身份,估计就是为了方便和他见面。

    副司长说对方还在修炼司大门外面等候,王伦赶到,发现外面果然站着一个中年剑客。

    这人后背上背着一柄长长的长剑,眼神锐利,脊背挺直,站在那儿不动,气势上很有锋芒,确实看着像剑修。

    “你是谁?”王伦直接问出了三个字。只不过是传音入秘的手段,并没有说出声。

    “王道友肯定已经猜到了。”剑修说道,同样是在传音,不苟言笑,表情依旧清冷,但声音和缓,而且王伦听着声音觉得熟悉。

    果然是相楚山。

    王伦走出大门,故意说道:“道友特意前来,让道友久等了,走,这儿就有一家不错的酒楼!”

    没有引起修炼司的人的怀疑,王伦当先离开,相楚山在后面跟着,一前一后地进了附近的酒楼,王伦要了二楼的一个雅座。

    落座后,王伦直接问道:“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就算对方通过庞大的组织调查他的下落,也很难查到。修炼司对于客人信息的保护还是很强的,除非对方有很大背景,能动用很大的能量,才能从修炼司那儿找到他的下落。

    但相楚山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背景。

    相楚山笑着道:“上次喝酒是在后院,从前门进后院时路过房间,刚好瞥见桌子上放着有两块传讯玉简,一块是时空城的,另一块玉简表面有着一个银色月亮的标记,那是耀月城修炼司的独特标记。”

    王伦立即回忆,发现自己那天确实将两枚传讯玉简都摆在了桌上,倒不是其他原因,而是传讯玉简是需要“充能”的,就像是手机需要充电一样,传讯玉简使用次数多了,在报废之前,会先出现能量不足的情况,只需要补充能量,仍能够继续发挥作用。

    他当时就是让传讯玉简在“充能”,后来相楚山来了,忘记要将两块传讯玉简收起来。

    没想到就是这样的小失误,就被相楚山发现了,后者的眼睛真是够亮,观察能力一绝。

    也难怪他在离开时空城时,相楚山压根没问他会去哪儿,没对他进行旁敲侧击,敢情那个时候相楚山就知道他会回耀月城的修炼司。

    王伦没再纠结这件事,通过这事也算是给他提了个醒,他平日里自认为该小心谨慎的时候会做到小心谨慎,但其实还是有着疏忽的时候,只是他自己没有发现而已。

    碰到像相楚山这样相师出身的人,眼睛毒辣,心思缜密,他无意中造成的小小疏忽,可能就会被对手抓住。

    王伦看向相楚山,随手设下了结界,阻止声音外泄或者被其他人偷听到,然后问道:“相道友万里迢迢赶到这儿来,具体是为什么事情?”

    “王道友,在时空城的时候我还不能表现出自己的真实目的,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次机会能见到你,我的来意自然会明说,不存在遮遮掩掩。”

    相楚山这样说着,然后还是下意识地看了几眼四周,一副慎而又慎的模样。这样王伦知道,相楚山接下来要说的事情肯定不简单,见不得光。

    王伦倒也没有要避开的意思。毕竟他有着足够的后路可以走,能够承担相楚山所说的见不得光之事带来的危险。

    相楚山直接说道:“王道友,我想邀请你加入反抗十二大宗门、毁灭时空通道的行动中。”

    不等王伦说话,相楚山快速道,“王道友千万不要否认说,自己不想毁掉时空通道,那次道友眼睛中出现的那一丝火热之色,绝对是冲着毁掉时空节点去的。”

    王伦在听到这话后,自然而然地,首先有些心惊,但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目前来看,相楚山是作为时空城的人来测试他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可能性更大的是,相楚山是时空城的敌人。

    王伦平静地说道:“道友继续往下说。”

    他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哪怕相楚山是时空城的人,他没有表现出对时空城的敌意态度,日后相楚山也不能拿这个当证据对付他。

    相楚山点点头:“王道友的心理是什么,我也清楚,我说自己是反抗时空城的一员,道友未必会相信,但不妨碍我把来意说清楚。”

    他不是来说服王伦相信的,而是送给王伦一次机会。而且,相信王伦在以后会抓住这个机会,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

    “十二家宗门把持了时空通道,可能再过几年,时空通道就会被打通,连接灵界的另一处世界虽然不怎么样,灵气不足,修士稀少,修士实力低弱,和灵界没法比,但那处世界仍然很重要,打通之后,一是可以将那儿当成收割场,收取大量的修炼资源,即使是品级低的修炼资源,只要量大,也能让十二家宗门更好的发展,二是,可以从那处世界物色出有天赋的少年,这类少年对宗门来说是新鲜血液,哪家宗门都会无比重视,要想领先别人,离不开这些新生的力量。”

    “但除了这十二家宗门以外,其他的大

    中型宗门乃至这十二家宗门的附庸势力,都不想那处世界被他们独占,那样他们只会越来越强,会逐步将其他宗门吞并掉,毕竟有那处世界可以长期无限制地利用,他们多花一些时间,优势只会越来越明显。”

    “阻止十二家宗门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毁掉时空通道,这也是很多宗门都在考虑的问题,不瞒道友,上次喝酒提到过的三名修士突然攻击时空节点,那三人就都是中大型宗门出来的修士,现在不夸张地说,中大型宗门几乎每一家都在暗中培养死士,想要策划行动,可能有的宗门还会彼此联手,但同时,他们也在害怕担心,因为十二家宗门的力量完全可以渗透进入他们内部,一个操作不好,就是整个宗门会被连根拔起的结局。”

    王伦听到这儿,点头道:“有点意思,这些中大型宗门在时空城建立起来之前,没有达成共识,没去放手一搏,等时空城建造起来了,就开始急了,早干嘛去了。”

    相楚山也不觉得王伦的话是挖苦,没觉得尴尬,点头道:“正是时空城建造起来了,发现可能失去了机会,才着急了。”

    王伦说道:“据我所知,除开那十二家宗门,其他能够称得上大型的宗门,统共也没几家,档次上,和那十二家宗门有着质的差距,就算是暗中培养死士,也没用,除非这些宗门统统联手。”

    “但那是不可能的,”相楚山道,“最多也就是私下里几个宗门联手而已,而且说实话,十二家宗门不是吃素的,一方面在调动力量严查,另一方面又许以重利进行拉拢,两种手段双管齐下,现在时空城建造起来这么久了,也才发生了区区三起行动,说明这些大中型宗门的手段几乎没有用。”

    相楚山点出了大概的背景,才真正说出了来意:“王道友想摧毁时空节点的原因,相某算不出来,没那么神机妙算,但道友是散修,定然是不会和那些大中型宗门联手,也信不过他们的,实际上有部分宗门修士和部分散修已经采取了另一种办法,就是成立一股股的势力,这样的势力只在暗处蛰伏,还没有发动行动,每一股势力的内部组成几乎都一样,由龙头来主导,下面则是成员,成员之间没有上下级之分,只听从龙头的吩咐。”

    “而龙头和成员在明面上,都各自有着自己的身份,只有寥寥几位信得过的心腹才知道龙头的真实身份,龙头掌握着每一位成员的身份,有着一份完整的名单,这份名单只有龙头才知道,成员彼此分散,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如果龙头决定行动,才会通过特殊的联络方式,召集成员行动。”

    “这样的势力,组织是很分散的,但也因此十分隐秘,龙头在平常时候自然是无法借助这股力量,但到了要行动的时候,手头上有这样的一支力量,用处可就大了,毕竟单打独斗想要毁掉时空节点,难度堪比登天。”

    “此外,每一股势力虽然是单独运行,但也会有一个中间人在中间搭线,合适的时候,通过中间人,两股势力或者多股势力可以合作。”

    相楚山说完了,看向了王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