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1664章 犯错
    快速击杀了冷面师太,王伦并没有在原处多呆,朝散修势力的方向开始飞行。

    最重要的两件事做完了,他在灵暴世界内不需要再忙碌,打算先休息、休养两天,等待新一个“灵月日”的到来。

    毕竟快接近这一天了,他也不打算立即离开灵暴世界去外界探查,总觉得灵暴世界内存在高等级能量的可能性,要高于外界。

    可能就是一个诞生出来的执念吧,认为这儿曾经是天凤仙子长久居住过的地方,这儿灵气暴乱,对比外界,更具有特殊性,所以想当然地认为在这儿探查高等级能量更值得。

    王伦打算先进入散修势力的地盘范围内,找一个地方暂时住下,利用这两天的时间,尝试参悟和修炼静心咒。

    边飞行,王伦边俯瞰着底下的景色,心情愉悦。

    毕竟除掉了冷面师太,加上以前又灭杀了邋遢道人,现在也就聚阳门的褚兴隆,以及火阳派的吴鑫这两个敌人了。

    王伦飞行着,仅仅一会儿后,却突然脸色骤变。

    “糟糕,忘了一件事了!”

    王伦变了脸色,连忙调出了玉简中的地图,找到了湖泊所在的位置,然后根据此刻自己的位置,迅速在脑海中形成一条路线,催动黑色光翼,极速朝那座湖泊飞去。

    王伦猛地意识到,袁风的元婴逃走后,有可能去破坏湖泊里面的空间信标!

    空间信标的确有着法阵保护,处在水压极大的深处也能长久保存完好,但袁风只需要找到散修势力的一名结丹修士,便能让此人将空间信标毁掉。

    袁风是知道他为什么能在元婴境初期进出灵暴世界的,一旦空间信标被毁,他也会被困在这儿,只有达到元婴后期才能够出去。

    “糊涂了!居然没考虑到这件事!”

    王伦暗骂着自己。

    这要是真的被袁风毁掉了空间信标,他来灵界的意义,几乎百分百会丧失。

    因为,他不可能在灵暴世界这种不适合修炼、极度缺乏修炼资源的地方一直修炼到元婴后期。真要是这样,对比在外界的正常修炼进度,耽误的时间恐怕不止五年六年!

    本来他就只有十七八年的时间用于修炼,时间一到,必须对时空通道动手,如果一下少了五六年的修炼时间,到时候修为绝对会弱上一大截,不可能在灵能真人和飞蝠剑王两大化神中期强者的联手下,毁掉时空通道。

    此刻王伦真的急了,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

    这次犯了错,这个错误可能会铸成最后的大错!

    嗖嗖嗖。

    王伦不仅将光翼的扇动速度提升到最大,为了能更快一点,还燃烧了一点生命精元。

    在今天杀袁风之前,他没在这事上犯错。自从和袁风进了一次湖泊,带袁风看过了空间信标之后,他就留心了,警告过袁风不得和冷面师太打空间信标的主意,否则他不仅会杀他们,还会将怒火发泄到散修势力的身上。

    这样的警告自然起到了效果。

    因为他清楚袁风不想散修势力的人遭殃,袁风在正常情况下,不会去毁掉空间信标。

    事实也证明了是这样。

    哪怕之后袁风和冷面师太联手,空间信标也没有被毁掉。显然袁风要么向冷面师太隐瞒了空间信标的

    具体位置,要么就是阻止冷面师太去毁掉空间信标。

    他自己也会时不时去湖泊那儿探查一番,最后一次探查,是在寻找火山的时候。

    他在散修势力的地盘范围内探查了一座火山,这火山离那座湖泊不算远,就特意去了一次湖泊,确认空间信标完好。

    而在那之后,他又探查了其他火山,然后碰到了袁风和冷面师太,和两人厮杀了一番,最后便是到了热镜火山这儿。

    算下来,他有一个星期没有去湖泊那儿检查了。

    但只要袁风没出事,袁风不会发疯去毁掉空间信标。而冷面师太又是和袁风呆在一起的,有袁风在,冷面师太也没机会去毁掉空间信标。

    毕竟,袁风清楚一旦那样做了,或者让冷面师太那样做了,散修势力的人将会面临灭顶之灾。

    所以,到今天杀袁风之前,他不担心空间信标会被毁掉。

    但现在,袁风的肉身已经被他毁掉,只剩下元婴,袁风在极度仇恨下,绝对有可能破罐子破摔,一不做二不休,毁掉空间信标,报复他。

    毕竟,站在袁风的立场,这是能唯一对他进行的报复,而且报复力度极大。

    王伦此刻确实自责,心情繁乱而紧张,根本没办法完全冷静下来。

    如果此刻按照静心咒的标准,他自己控制静心的本领不达标,绝对有修炼静心咒的必要。

    强如他,哪怕通过剑势观想图,将心性强度淬炼到了一个远超同层次修士的水平,也无法保证遇到紧急事情时,能够平心静气。

    所以此刻王伦如果坐下来想一想,会知道静心咒的价值。能让修士的心静下来,达到极限接近完美的地步,不仅仅是对修炼,对做其他事,也绝对有着好处。

    王伦此刻自然没心思联想静心咒的事,满脑子只想早点飞到那座湖泊那儿。

    他的速度极快,根本不怕飞行动静太大而暴露自身,一路保持最高强度的飞行,终于看到了远处的那一座湖泊。

    嗖。

    王伦开始俯冲,掠夺湖岸边高大的树木后,直接降落在湖面中心,就要一头扎下去。

    余光这时候瞥见远处岸边一道人影快速朝树林深处闪,王伦心中一动,暂时舍弃了往水下扎,重新飞掠到岸边,寻着那人的踪迹进了树林,轻易将对方制住了。

    “谁让你来的?”

    王伦用法力禁锢住这个看着很稳重的中年汉子,阻止对方一切的行动可能,包括自杀。

    对方显然不是在附近巡逻,因为按照散修势力的制度,巡逻人员最少最少都有两个人。

    况且这人见到自己到了湖面上后,赶紧躲开,形迹可疑。

    中年汉子瞧见王伦冰冷的表情,自己倒抽凉气,十分紧张,调整了一番后,才老老实实答道:“是袁盟主。”

    他自知在王伦面前说假话骗不过对方,也没有胆量保持沉默,只想活命。

    所以说完这句话后,他立即接着道,“王真人,我是受袁盟主的命令,对王真人没有任何恶意,还请真人开恩,饶过我。”

    他怕王伦会杀人灭口。

    王伦不置可否,继续问道:“袁风什么时候要求你的,又要求你做什么?”

    那人如实

    回答道:“大概是八天前,袁盟主让我专门守在这儿,阻止其他人进入湖泊尤其是进入湖泊中央,然后听候他的命令。”

    “听候他的什么命令?”王伦再问。

    从时间上看,袁风指派这名结丹境修士前来镇守这儿,恰好就是他撞见袁风以及冷面师太之后。那一次碰面,他直接对袁风显露出了杀意。

    估计袁风安排这么一手,就是要掌握他的弱点,以便在关键时刻,能够对他进行拿捏。

    这倒是符合袁风这位散修势力前盟主的作风。袁风不轻易动手去毁掉空间信标,但也不会放任这一点优势不加以利用,便稳妥起见,派了人过来专门守住这儿,牢牢将这点优势掌握在手上。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袁风没想到在面对王伦的时候,连拿这一点优势出来威胁王伦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王伦灭掉了肉身。

    现在王伦有一个疑惑,那就是按照袁风的元婴瞬移起来的速度,肯定能赶在他之前来到湖泊这儿,完全有时间指示眼前这人动手毁掉空间信标。

    就是不知道,袁风为什么没这么做。

    听到王伦继续发问,中年汉子摇着头道:“袁盟主只说听候他的指令,具体是什么指令,他没有告诉我。”

    王伦点了点头,这回答倒也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他是袁风的话,多半也不会将具体的指令提前告诉下属。

    “最后一个问题,”王伦直视着对方眼睛,“今天袁风有没有来过这?”

    那人直接摇头:“没有。”表情很坚定,完全不像是在说谎。

    王伦自认为分辨这点真假的能力还是有的,所以更加纳闷了,袁风难道是没有想到要利用湖泊中的空间信标?

    旋即王伦就否定了这种可能性。

    其他人有可能忘了,但袁风不会忘记。

    从袁风提前在这儿布置出了先手就能看出来,袁风对把持空间信标十分上心,所以没有理由在关键时刻忘记。

    “王真人,请问,我能走了吗?”中年汉子小心翼翼询问着。

    “你有什么额外的事情需要向我汇报没有?”王伦问了一句。

    中年汉子吓了一跳,以为王伦是在认为他没有交代干净,还有事情瞒着没透露,连忙焦急地说道:“没有了,真人,我绝对没有事情瞒着您啊!”

    王伦见状,解除了对方的束缚,道:“你直接返回散修势力的总部,该干什么干什么,和这儿有关的所有事情,你最好全部忘了,明白了么?”

    中年汉子下意识地就要点头,但还是回味了王伦的这句话,然后才点头道:“我明白了,回去后不会向任何人提及这件事。”

    他知道王伦是在警告他,回去之后不要向上汇报这事,更不要让其他人过来这儿。

    王伦摆摆手,示意对方可以走了。

    等对方离开了后,王伦这才飞速来到湖中央,扎进了湖水里面。

    袁风的元婴并没有指示下属动手,原因之一可能是空间信标已经被毁掉了,王伦当然不希望看到这种事发生,但由不得他做主。

    越往下,湖水越浑浊,王伦身体表面有着法力护罩护体,快速下潜,几秒后找到了地方。

    只见缓缓转动的湖水中,一座法阵静静地在原处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