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1377章 已动杀心
    “王大师!”

    方和看到王伦飞掠过来,惊喜出声!

    方风明等人,也像看救世主一样,眼神希冀地看着王伦,心情很是激动。<a href="http://www.sthuojia.com" target="_blank">www.sthuojia.com</a>

    来了,王大师终于来了。方风明鼻子一酸,激动得快要垂泪。

    没想到最后还是王大师前来相救,他们感激万分。

    血将台的宗主,见方家之中突然杀出一个人来,这人居然还可以一道剑气就破掉自己的攻击,心知来的是真正的对手,不敢怠慢。

    手一挥,他示意几名血将领着人马去追查金亮的下落。他本人走不脱,必须先解决了飞掠过来的那名年轻人才行。

    属下们会意,立即就舍弃方风明等人,朝一侧飞掠,要去方家其他地方搜查金云真人的踪迹。

    王伦动了千灭灵剑,一道结丹境中期级别的星芒剑气朝着为首的黑衣修士劈出,自己则突然施展第三层大罗步法,人极速改变方向,朝那一群黑衣修士赶过去。

    嗖。

    一道五彩光圈突然从天而降,覆盖的直径范围达到了三百米,一下就将那群黑衣修士全笼罩了进去。

    血将台宗主发现不妙,知道中计了时,十分愤怒,使出结丹境中期的最强实力,拍出一道血红色的掌印,粉碎了星芒剑气,就要去打破五彩光罩。

    他已经看出来了,那五彩光圈也是结丹境中期级别的,换言之,也只有结丹境中期修士才能够破掉,而被笼罩的下属们,修为最强的血将,也只有结丹境初期,显然在短时间内是无法依靠自身实力打破五彩光圈脱困的。

    拖的越久,变数越大。他只有主动出击,迅速替下属们解围才可以。

    但这时候身体侧边又有剑气飞射过来,依旧是由一颗颗类似星芒的东西组成的剑气,威力明显很大,他根本没法随手就化解掉,只能是被迫停下来,祭出了一柄黑色长刀,开始快速斩掉这道剑气。

    砰。剑气被斩掉了,他立即朝五彩光圈那儿拔腿,可瞬间就发现,至少四道剑气再次射了过来!

    王伦心中冷笑。对方妄想甩脱自己,跑过去打破五行困阵,简直是痴心妄想。

    如果不是不能显露元婴境的修为,他早就只用一次攻击便可以杀掉所有的黑衣修士了。

    哪怕是现在所表现出的修为,应付起来也十拿九稳。

    趁着对方只能停下和星芒剑气厮杀时,王伦分出法力和心神,猛地将五彩光圈勒紧。

    刹那间,五彩光圈像牛皮筋一样,捆住了里面的黑衣修士,除了筑基境后期和结丹境初期修士能够施法,自身抵挡住束缚之力,其他的人根本就做不到。

    砰,砰。

    连续的爆炸声,伴随着血雾的飙溅,而响起。

    筑基境后期以下的黑衣修士,身体爆开,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化为了血雾!

    刹那间,原本十七八个黑衣修士,只剩下了六人还能站着!

    见此一幕,血将台宗主气得胸腔里的火焰都要冲出来!

    他身体剧烈起伏,表情狰狞了起来。

    “给老子破!”

    一声大吼过后,黑色大刀骤然抖动,显现出上百道刀影,每一道刀影都还是血红色的。为了挽回局面,血将台宗主用出了最强的攻击威能。

    过百道的刀影,一下就将数道剑气劈碎,然后浩浩荡荡朝王伦杀了过去。

    他竟然是要反击,先压制住王伦,阻止王伦,然后自己亲自去破开五彩光圈。

    这的确比

    被动地化解王伦的星芒剑气,办法要好。可是,血将台宗主并不清楚一个事实。

    王伦牢牢掌控了局面,管血将台宗主采取什么样的策略。

    唰。王伦挥动千灭灵剑,只出了一剑。

    依旧是结丹境中期级别的法力,灌注进千灭灵剑中,而且也没使用星芒剑法或者初灵第一剑,纯粹就是用千灭灵剑本身来发出剑气。

    不同的是,这一次王伦将千灭灵剑的品级优势,释放出来了!

    千灭灵剑是圣器初级法宝,之前被他只当上品、极品飞剑使用,等于是隐藏了这把剑本身的威能。

    如果在他动用结丹境中期的实力、同时又完全催动千灭灵剑,那么刚才发出的星芒剑气,对方岂会有能力化解掉?早就被星芒剑气伤到了。

    正是因为不想当着方家人的面,表现得太过惊世骇俗,他才没那么做。

    现在是对方使出了全力,发出了最强的一击,他才这么做,而且,把星芒剑气换成了普通剑气,特意降低了部分威力。

    即便如此,这一剑发出,银白色剑气只有数米长,剑意显现,立即就让血将台宗主脸色大变。

    唰的一声,银白色剑气一路横扫过去,所有的血色刀气都被一切为二,朝着两侧崩散,根本没有一道刀影可以接近王伦。

    血将台宗主真的变了脸色,声音都在微微颤动:“竟然是……圣……”

    但才说出几个字,就被王伦更大的声音压了下去。

    王伦喊道:“这儿交给我,去找金云真人,给我发信号!”

    声音很大,将黑衣修士准备说出的“圣器法宝”四个字,强行压下去,王伦既是在提醒方家众人现在应该做什么事,也是在避免自身暴露更多的信息。

    暴露出结丹境中期的修为,就差不多了。修为和法宝方面不宜进一步被暴露了。

    方风明如梦方醒一般,见王大师一心两用,既缠住了为首的黑衣修士,又困住了其他的敌人,当下也想起可恶的金云真人来,连忙招呼道:“都跟我走!”

    说罢,他当先朝金云真人的住处飞掠。

    其他的方家修士,还有供奉,也跟着他。而老人妇孺小孩则扭头朝远处跑,躲开交战厮杀的区域。

    方和追上爷爷,急切说道:“金云真人真有可能去了密道!”

    “那还愣着干嘛,你去关闭密道!”方风明吼道。

    密道关闭,出口会被封闭,如果金云真人进了密道,那就只能是沿着原路返回,然后再从其他地方逃走。

    虽说金云真人有可能是直接从住处驾驭飞行法宝飞走,没有走密道,但方和说的毕竟也很有可能。毕竟,走密道是最稳妥的选择,从密道中出去,就是离方家两里远的山林中了。

    ……

    “圣器法宝!”

    “你到底是谁?”

    血将台宗主见自己最强的攻击都被化解,自己还没到达五彩光圈那儿就又被对方缠住,一边化解对方的星芒剑气,一边怒声发问。

    他实在没想到,一名结丹境中期修士,也会有圣器飞剑法宝!

    这简直就比一名练气境修士能当灵宗或者万剑门的内门长老,还要荒谬!

    圣器法宝是什么?那可是元婴境修士一般才有的法宝,结丹境修士即便有,那也得是出身超级势力且自身是顶级天才的情况下!

    就算是再暴发户的灵界结丹境散修,也没可能富裕到购买得起圣器法宝的地步。何况,圣器法宝也几乎买不到。

    一瞬间,他有了深深的后悔。对方肯定不是什么散修,而是大有来头。

    但他也知道,仇恨已经结下,就算此刻求饶求和,也没用了。

    所以,怒声发问的时候,他也在观察四周地形,打算真的无法解救下属后,自己就果断跑路。

    王伦漫不经心地催动星芒剑气,拖住黑衣修士,精力用在观察四周上,神识也释放出去,确认周围几百米除黑衣修士外,没其他人后,突然收起了千灭灵剑。

    血将台宗主愣住。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停止了剑气攻击?

    对方就好像要收手一样,不再发出攻击,连飞剑也入鞘了。

    瞬间的愣神后,他立即挥动黑色大刀,朝对方劈出一刀,就要转身去五彩光圈那儿。

    然而,他却看到了骇人的一幕。

    只见对方朝自己飞掠过来,迎着凶猛的刀气,只是随手一挥,就将刀气挥灭,下一瞬间,对方就来到了自己跟前。

    直到脖子上一凉,发现脖子被对方用手卡住,血将台宗主才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艰难地说道:“你,你不是……结丹境!”

    “是的,你判断对了。”王伦冷笑着道。

    手上用力。

    咔嚓。

    血将台宗主的眼睛圆瞪着,身体抽搐,随着王伦松开手,身体无力栽倒在地,继续抽搐了几下后就没了动静。

    “还好,没人看到。”王伦自言自语道。

    至于五彩光圈里面看到这一幕的人,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迅速操控法力,五彩光圈再次缩小,里面的筑基境后期和结丹境初期的黑衣修士,身体也炸裂,化为了血雾。

    王伦收掉五彩光圈,对着血将台宗主,用手指释放出一道剑气,让剑气在对方身上破开了一个血洞。

    这样,至少可以让外人知道,这人是怎么死的。不会怀疑这人其实连挣扎都没有就被他击杀了。

    祭出千灭灵剑,踩在上面,王伦飞到了几十米的空中,没有瞧见方家给他发信号,转了一圈,四周看了,也没有见到金云真人。

    他对方家一点也不熟悉,不知道金云真人会从哪儿逃走,只能是暂时呆在空中观察,等待方家的消息。

    今天的这场祸事,全因为金云真人。如果这人在黑衣修士肆意杀戮的时候现身了,那还能说得过去,但现在,这人自己逃走,放任仇人杀死方家的人,连带着他都被卷入进来,这人就该死了。

    如此败类,杀了就杀了,根本不需要犹豫。

    王伦等了大概十秒钟,突然看到后山一角,一颗脸盆大的火球飞到了空中。

    那应该就是信号了。王伦立即驾驭飞剑飞过去。

    靠近方家老太太居住的地方,方和正在招手,王伦降落,就听方和愤怒地说道:“王大师,金云真人绑架了我家老祖宗,朝这边逃了!”

    他指着后山的方向。

    王伦迅速驾驭飞剑,朝方和手指的方向追了上去。

    金云真人居然绑架了方家的老太太,带着逃亡,他就更加要追杀此人了。毕竟,方家老太太给他说了不少闯荡灵界的见闻。

    贴着树巅飞行,王伦很快就看到山林中,方风明在追击,边又改动了一下方向,继续追击,然后又见到了方家的那两名筑基境后期的供奉,自己再次调整了一下方向。

    王伦追出去了差不多一千米,借着月光,终于透过树木缝隙,朝下看到地面上一道人影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