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1075章 用行动回应
    那走出来的少年,正是莫问。

    顾静曼望了莫问一眼,微微一笑,并没有阻拦,反倒是心情又好了起来。

    王寡妇与江谷淮则对视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不解,暗道这个小子跑出来干什么,第四场还没有结束,战斗还在继续中,难道他就迫不及待的想抛出来送死不成。

    至于冯源,则从始至终都冷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苍龙铭。

    “可恨!”

    杜平生狠狠地一拳砸在椅子扶手上,面色阴沉的可怕,他不是没有想过会输掉黑斗,但却没有想过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那袁匡前辈,乃是袁家的高手,同时也是三联帮的顶梁柱,除了袁家的家主,他便是袁家修为最高的人。他如果出了一个什么三长两短,不但无法向袁家交代,三联帮也会遭受到重大的打击。

    可他有知道,袁匡前辈的脾气,他不是不败,但却不能辱,尤其是连带着华夏古武界一起侮辱。

    此时,他即使出面劝阻,亦是无用;而且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劝阻。

    正当他颓废的坐在椅子上,以为一切都不可避免的时候,一个少年却冒了出来,明显有搅局的意思。

    他认识那个少年,正是之前顾静曼准备派出场的年轻人,好像还是她的弟弟。

    “干什么?”

    袁匡皱了皱眉头,语气不佳的望着走过来的莫问,这个时候他跑出来搅局干什么。他此时断了一臂,受了内伤,体力在严重损耗,如果继续拖延下去,他即使拼着一死,恐怕都很难将那个扶桑国武士击杀。

    三井君则微微松了口气,有人出来搅局,即使只能拖延有点时间。对他来说也是很有利的事情。他原本看华夏国的武士,很不顺眼,但此时看莫问,却很顺眼。

    “老人家。你年纪大了,怎么能与别人争强斗狠,这种事情,还是由我们年轻人来做吧。那个扶桑国武士,正值壮年,欺负我们华夏国的老者,当真是不要脸。还说什么扶桑国重礼仪,讲文明,这种欺负老弱的事情都能干出来,还有什么品德可言。”

    莫问笑着道。经过袁匡掉落在地上的断臂的时候,弯腰将那只手臂捡了起来。

    “年轻人,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现在乃是黑斗,不是坐公交车。什么尊老爱幼,扯淡吧。”

    三井君嘴角抽搐了一下,莫问的逻辑,他都看不下去了。这个年轻人,张口便攻击他们扶桑国,一身是刺的模样,胆儿也太大了。

    “哦。原来这是黑斗啊,那你断了别人一臂,还讲什么仁义道德,不是可笑?或者说,你们扶桑国的道德,都建立在战斗上面。例如二战,侵略别人的时候,你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就是你们扶桑国的道德。”莫问淡淡的道。

    “你放屁。小子,你找死不成?”

    三井君的脸顿时冷了下来,扶桑国人最怕别人提起二战,因为那是他们永远都抹不去的耻辱,利用二战嘲讽他们,对扶桑国人来说,乃是最大的忌讳。

    “你找死才对,你刚才不是说,你们扶桑国的武者远超我们华夏,我这个年轻人,表示不服。”

    莫问笑吟吟的道,即使骂人,他也依旧在笑。但他越笑,三井君感受到的嘲讽就越强烈。

    “那我就把你打服了,你应该是华夏国的第五个出场者吧?正好,我一并全部收拾了。”

    三井君二话不说,身影一闪,便直接扑向莫问。

    “哼,你的对手是我,先赢了我再说今天开始做神王最新章节。”

    然而,三井君还未接近莫问,一道身影便挡在了他面前,与他之后,二话不说,便疯狂的出手,一副拼命的模样。

    袁匡心中将莫问骂的狗血淋头,这个时候出来添什么乱!凭他?那不是出来找虐吗!耽误他击杀三井君的最好时机,那这一口气,恐怕永远都出不了。

    这个年轻人,空有一腔爱国之心,却实在太不知轻重,难道不知道这个时候出来,等于帮了扶桑国之人吗。

    但他又不能明着指着莫问,毕竟他是华夏第五个出场人,指责他那不就等于打自己的脸吗。而且他也没有时间指责莫问,必须在体力尚存的时候,一句将三井君击杀。

    此时,他心中已经看到,那扶桑国武士不可能再拥有之前的那力量,否则他也不用如此畏畏缩缩,故意与莫问扯那么多。

    面对着袁匡的疯狂攻击,三井君心中暗暗叫苦,他本以为这个年轻人出来搅局,能给他争取足够多的时间,却不想袁匡如此果断,已经看破了他的心思。

    “老人家,我说了这种事情,还是由我们年轻人来做,你坐在一边看着就可以了。”

    不知何时,莫问居然就走到了两人的战场中,然后一只手拉着袁匡,居然轻而易举的将他从战圈中拉了出来。

    前一刻两人还都在疯狂对战,结果眨眼间,两人便至少分开了五十米远。

    袁匡望着瞬间出现在远处的三井君,心中一阵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干什么……”

    袁匡回过神来,望着一只手抓着他肩膀的莫问,顿时升起一股怒火,这个年轻人居然还来搅局,简直就是胡闹。

    他伸手想把莫问推开,却诡异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动弹不了了,一股可怕的力量压在他身上,像是一堵墙,将他束缚的一点空间都没有。

    “你……”

    袁匡大惊失色,望着莫问半天说不出话来,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老人家,把这颗丹药吃下去,一周后你的手臂便能恢复如初,至于那几个扶桑国人,由我来收拾就可以了。”

    莫问将那条断掉的手臂接到袁匡的断口上,一圈金光飞出,围绕着那个断口,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袁匡只感觉自己的手臂上似乎有一个火炉,越来越热,但却不烫,反倒有一股舒适感。

    莫问放开手,那断掉的手臂居然就黏在了一起。

    袁匡尝试着动了一下,发现很僵硬,似乎接了一个假肢,细微处并不受自己控制。

    “现在只是适当衍接,一周之后,才能真正生长在一起。”

    莫问似乎看出了袁匡的疑惑,笑着道。然后递给了他一颗丹药。

    他之所以直接走出来,自然为了救下袁匡一命,以他现在的状态,继续与扶桑国的武士战斗,结果只有玉石俱焚,白白丧失了生命阴阳诡探最新章节。

    “大恩不言谢,袁某记在心中了,以后若有机会,必然汇报今日之恩。”

    袁匡对着莫问点了点头,此时他已经明白,眼前这个少年,乃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人物。

    “老人家还是下去观战吧,我也很想知道,他们扶桑国武者,到底有什么本事。”

    莫问笑着道。

    袁匡点了点头,冷冷的望了远处的三井君一眼:“我认输,但不意味着我们华夏国输了,我代表不了任何人,更代表不了一国之武者。”

    说完,他便冷冷的走了下去。他心中知道,有那个少年在,他的坚持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如果那个少年都输了,那他也根本不可能赢。

    “袁匡前辈,你无事便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杜平生站了起来,轻声安慰道,同时心中松了口气,袁匡能活着回来,对他来说再好不过,此时他倒是要感谢一下那个搅局的少年了。至于输掉了黑斗,他只能叹息一声,至少情况再坏,也坏不过之前的局面了。

    “我们都错怪顾门主了。平生,回头你有机会,就找顾门主赔个罪吧。”

    袁匡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之前完全误会了顾静曼,他也没有想到,一个少年,能有如此可怕的修为。同时,他心中也暗暗庆幸,有那个少年,或许此次黑斗,他们很有可能赢。

    “错怪了!”

    杜平生微微一愣,愕然的望着袁匡,旋即又望了场中的莫问一眼,又望了望始终平静的顾静曼,心中隐隐间,想到了一个有点不太可能的可能。

    “少年出英雄啊,我们的思想都太僵化与自以为是了。”袁匡感叹道。

    “袁匡前辈,难道那莫问……”杜平生依旧有些不敢相信的道。

    “那少年,修为至少在抱丹境界以上,至于究竟多高,那我也不知道。”袁匡轻声道。

    杜平生倒吸了一口冷气,猛地抬头望向莫问,眼中闪过一抹希望之光。

    抱丹境界!对他们来说,乃是至高的境界。顾家堡与袁家的家主,才拥有这个修为。

    三井君晃了晃脑袋,感觉有点邪门,刚才他还在努力招架袁匡的疯狂反击,怎地一瞬间,那袁匡便从眼前消失不见了。接下来的一幕,更令他瞠目结舌,前一刻还与他拼死拼活的袁匡,居然主动认输退场了。

    这一系列的变化,令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别看了,你现在的对手是我。”

    莫问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缓缓走到三井君的面前。

    “小子,你刚才的话,爷爷听的很不顺耳,既然你找死,那我就不客气了。”

    三井君冷冷的望了莫问一眼,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敢当众嘲讽他,心中暗暗打定主意,等会儿一定要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击杀当场。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