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1046章 抓人试探
    美貌妇人走上前来,笑道:“快请屋里坐吧,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这样站着说话,实在是怠慢了贵客。”

    红衣也在一边点头,说道:“是啊,我师父看见龙虎山天师,都忘记自己是谁了,更忘了待客之道。”

    几个老家伙大笑,热情洋溢,把张天赐请进了山洞里。

    洞里别有洞天,面积广大。中间有大厅,虽然不富丽堂皇,但是很干净明亮。

    大家分宾主落座,红衣上茶。参娃人小鬼大,也霸占了一个座位,很得瑟地跷着二郎腿,悠哉悠哉慢条斯理地品茶。

    素素依旧安静地呆在张天赐的怀中,默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张天赐喝了一口茶,问道:“刚才听红衣姑娘说,一共有七位前辈在这里隐居修行,不知道还有几位前辈,又在哪里?”

    胡老汉点点头,说道:“还有三个师兄妹,采药未归。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随着胡老汉的介绍,张天赐一一稽首,再次施礼。

    那瘦高老者,是这里的老大,红衣的大师伯,姓乌;那矮胖子姓孙,排行老五;锥子脸妇人姓佘,七兄妹之间最小的。

    很凑巧,这七个师兄妹之中,单数排行的一三五七都到了,排行偶数的二四六都不在。

    张天赐认识了一圈,重新落座,又问道:“刚才几位前辈说,和龙虎山继先天师有些渊源,可否详说一下?”

    “我来说……”胡老汉性子急,说道:“我们的祖师爷,是靖康之乱后搬过来的。天师,你可知道继先天师,是哪一天羽化归真的?”

    “龙虎山家谱上记载,是靖康之乱当天。”张天赐说道。

    胡老汉摇摇头,说道:“错,继先天师一直没有死!”

    张天赐笑了笑,看着胡老汉:“愿闻其详。”

    “嘿嘿……世人都以为继先天师死于国难当天,实际上并非如此。”胡老汉很得意,说道:“据我们门派的世代相传,靖康之乱当天,继先天师的确坐化在江淮之地的天心观里。但是靖康之乱之后,继先天师又在各处现身,这一点,你可知道?”

    “这个传说是有的。所以现世的人,对此还有很多争议。有的说继先天师无力回天,不能拯救国难,所以诈死以全名节和声望;也有的说,继先天师已经得道,身外有身,可以分身而游。众说纷纭,现在,连我们龙虎山都搞不清楚真假了。”张天赐笑道。

    胡老汉一拍桌子,说道:“没错,就是分身!继先天师尸解以后,又同时现身各地,这就是得道以后的分身术。我们的师祖,也是追寻着继先天师的一个分身,才来到这里的。”

    “原来继先天师来过海外,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张天赐微微沉吟。

    乌老大也点头附和:“此事千真万确,我们这里,还珍藏着继先天师的画像。红衣,你去拿来。”

    红衣点点头,转身走进一旁的门里,不多久,捧来一卷画轴。展开了看,果然是张继先的画像!

    张天赐看过画像,再次道谢。

    乌老大说道:“天师不必客气,见到你,我们也是倍感亲切。对了,你在华夏中土,怎么会来到这里的?”

    “实不相瞒,我是来寻找机缘的。”张天赐抚摸着怀里的素素,说道:“这是我的朋友,胡素素。原本修炼有成,六百年道行,已经脱离恶龙兽籍,转入人间道。只可惜,一场变故,让她又回到了原形。所以,我希望她可以恢复道行,就来海外寻找机缘了。”

    “为了这只狐狸?”乌老大等人都微微一呆。

    素素并不生气,冲着几个老者眨眼点头,算是打招呼。

    乌老大看着素素,说道:“老朽不才,也曾学过一点歧黄之术,不知道是否方便,替这位朋友看一看?”

    “多谢前辈!”张天赐急忙道谢,抱着素素站了起来。

    素素很机灵,跳在桌角,冲着乌老大一笑。

    乌老大走上前,坐下,伸手给素素把脉。素素还没有变回人形,乌老大的时候,也就搭在素素的前爪上。

    一炷香过去,乌老大松开手,说道:“素素的情况,是内丹丢失所致吧?”

    “前辈高明,的确如此。”张天赐点头,又把当日之事和素素后来的修炼进展,对几个老家伙做了一番说明。

    乌老大眉头深锁,说道:“素素其实没有病,只是你们想她快速获得人形,所以,才会急于寻找机缘。天地万物,都有其自身的生长过程和经历,揠苗助长,其实也未必是好事。”

    参娃端着手里的空茶杯,说道:“你刚才吹牛,说精通歧黄之术,现在又说这些,不是废话吗?干脆点,就说能治不能治吧。”

    “不得无礼。”张天赐急忙喝止,又看着乌老大,说道:“童言无忌,老前辈不要见怪。”

    乌老大尴尬地一笑,说道:“这位小友说的,也有道理……说实话,我们也想帮助素素,但是目前不行。”

    “什么时候行呢?”参娃继续阴阳怪调。

    “且等三天,等我的三个师弟回来,我们七人联手,或许可以一试。”乌老大伸出了三个手指。

    参娃老气横秋地点头,说道:“好,姑且给你们三天时间。”

    “闭嘴,轮到你说话了吗?”张天赐哭笑不得,冲几个老家伙道谢:“感谢几位前辈施以援手,如此,我就要多打扰几天了。”

    “天师客气了,但有一线希望,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几个老家伙还礼。

    张天赐点头,说道:“各位前辈宽坐,我出去更衣。”

    更衣,在过去是上厕所的意思。这些人既然是隐者,张天赐也不好直接说去上厕所,所以说更衣。其实,张天赐是想借着“更衣”的机会,询问一下素素的意见。

    “请便。”乌老大抬起手来,指向大厅西南的一个通道。

    “撒尿就撒尿呗,还更衣?等我一起!”参娃也从椅子上跳下来,跟在张天赐的身后。

    尼玛,脸都被你丢光了!张天赐脸上一烫,加快了脚步。

    顺着通道走了几丈,后面阳光灿烂,居然是个花园。花园的一角,便是厕房。

    张天赐看看前后无人,低声地问道:“素素,这里好生古怪,我们是不是已经进入十妖局中了?”

    海岛无故变大,让张天赐捉摸不透。这里又突然冒出来的山洞花园,更是古怪。但是张天赐仔细查看,这里的几个老家伙,包括红衣在内,却又没有一点妖气。

    素素没说话,参娃却顶嘴,说道:“什么十妖局?你不识数啊,这里加上红衣也就八个人,十妖,你给我凑两个出来?”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