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845章 兄弟相残
    再厮杀下去,也不会有结果。

    而王伦的法术特点,他也有所了解了,对方攻击凶猛,防御则是囊括的范围广。

    还有就是,此人比起年轻的年龄,有着超乎寻常的心性,厮杀经验十分丰富,每一次的进攻和防御,既精准,又富于变化。

    他在这几个小时里测试过很多次了,想要根据对方的特点,总结出对方的套路,但发现总结不出来。

    这一点,和他差不多,不刻板,不拘泥于一种模式,所以再厮杀下去,恐怕也不会收获太多。

    “今天先留你一条小命,他日必定摘走你的人头!”

    灵王冷冰冰喊了声,身形一纵,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王伦也没片刻耽搁,重新催动银翼神甲生出银色光翼,飞到了空中,朝千里之外的印山村飞去。

    不排除对方会连夜杀往印山村的可能,他得坐镇家中。

    路上,王伦在思索着今天的事情,清楚自己又遇到了一桩麻烦事,结仇了一个很棘手的对手。

    灵王的修为跟他相差无几,如果只是单纯的厮杀,他一点也不用考虑什么,但灵王知道了他拥有灵体,这其中牵扯的变数,就大了。

    “看他的架势,对于我手上的灵体很是关心,想要弄清楚灵体的来源。”

    “不过这也正常,他是灵宗传人,灵体就是灵宗特有的炼制之物,现在却在一个外人的身上发现了,他肯定是要想尽办法查明原因的。”

    王伦默默说着。

    而王伦如果知道自己拥有的乃是纯粹的灵体,则更加会明白灵王绝不会善罢甘休。

    “傀儡王的传人,灵宗的传人,都已经出现了,青傀王和灵王都是第七境强者,看来,如今的修炼界,如果四大古老势力重新出现,势必又会变得不一样。”

    王伦不清楚那些域外种族势力,比如黑雕王,比如象王它们知道这个消息后,会不会心生绝望,毕竟以前为了映照大阵的阵眼,曾经大打出手,拼命抢夺地盘,如今却只是给他人作嫁衣裳而已。

    于他来说,倒不会觉得绝望,但也觉得这不是什么好消息,四大古老势力的传人重新登台,他面临着更强劲的对手。

    “灵宗,器宗,傀儡王,阵法王,这四大古老势力如果沆瀣一气,恐怕我都只能解散印山村。”

    “好在现在青傀王和灵王没有搅和在一起,也许,这四大古老势力彼此也是相互制衡甚至是敌对的关系。”

    “灵体的秘密,灵王应该不会向其他三大古老势力的传人透露,灵王想拉拢其他势力的传人对付自己,至少目前还办不到。”

    王伦认真分析着,但并不觉得自己就可以在目前高枕无忧了。

    万一灵王发狠,联络了其他第七境强者,他的局面就危险了。

    “灵体,灵宗特有的炼制之物。”

    王伦想着这句话,突然萌生出了一个很大的疑惑。

    他拥有的灵体,是来源于圣树的一小截没枯死的枝条。

    时空门户出现在西伯利亚冰原的契克巍冰盖上面,圣树就种在那道时空门户里面,只有最顶上的一小截枝条有生命活力。

    他当初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打算,将那一小截圣树枝条放入了万灵宝瓶中,看能否借助万灵宝瓶的强大再生能力,让圣树枝条抽芽生根,再造一棵圣树出来。

    不过后来的变化,完全超乎了他的意料。

    圣树枝条并没有生根发芽,而是融合进了万灵宝瓶中,之后,万灵宝瓶“吐”出了圣树枝条,只不过枝条的形态,变了样,变为了如今的灵体。

    可以说,灵体是由万灵宝瓶和圣树枝条,共同孕育出来的。

    圣树枝条,就好比炼制所需的材料,万灵宝瓶则是炼制者。

    而现在,他确认了灵体和灵宗有关,应该是只有灵宗才能够炼制出来灵体。

    然而,万灵宝瓶同样炼制出了灵体!

    一对比,想不产生一个念头都难!

    “万灵宝瓶,莫非和灵宗存在关系?”

    王伦脑子里想着这个念头。

    且不说万灵宝瓶和灵宗都带上了一个“灵”字,光是两者都能炼制出灵体来,个中缘由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显然灵王是不可能知道万灵宝瓶在他身上的,他可以保持对这件事的关注,想办法弄明白。

    到了第七境这种层次后,其实他的第六感已经很强了,针对这件事,他隐隐觉得,万灵宝瓶应该和灵宗有扯不开的关系。

    最有可能的,是万灵宝瓶的地位,凌驾在灵宗之上,毕竟万灵宝瓶是从异空间降落下来的,而灵宗,应该就是地球上的本土修真势力。

    当然,要真正弄清楚,肯定还得花费很大的工夫。

    ……

    灵王坐在飞屋里面,脸色阴晴不定。

    “没想到这一次前来,竟然发现了我灵宗的叛徒的消息。”

    灵王说不出有什么高兴,眉头有些皱着,似乎,在烦着。

    一路急速飞行,差点将十几只大鸟活活累死,回到了灵宗如今的地盘后,灵王没去理会其他事,径直进了用来存放本宗重要资源的宝库,谁都没通知。

    半个小时后,灵王重新出来,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我那痴迷炼制灵体的弟弟,的确没证据证明在五十年前的那天晚上被杀了,也许王伦身上的那件灵体,真的可能是他炼制的。”

    灵王被勾起了一段回忆。

    早些年间,还是他父亲执掌灵宗的时候,灵宗的规模几乎和现在一样,人丁单薄,跟傀儡王这样的古老势力一样,也是蛰伏不出,毕竟祖辈的辉煌随着灵宗覆灭已经过去,若干年下来,仅仅只是延续着灵宗的一点香火而已,想要称霸修炼界,重现辉煌,谈何容易。

    域外种族势力很强大,逼着灵宗只能保持低调,缓慢发展。

    他父亲一共有两位女人,他是父亲的原配夫人所生,在他刚出生没几年,母亲就因病死了,父亲续弦,娶了一个没落修真小势力中的女子,生下了他的弟弟。

    他叫褚灵天,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叫褚灵阳,比他小了几岁,两人的关系从来就不好,等到涉及到接替父子的位子成为新任灵宗的宗主时,关系就更加恶化了。

    褚灵阳在修炼一途上,天赋不如他,兴趣也小一些,褚灵阳的厉害之处,在于天生就有着很强的炼制灵体的天赋。

    父亲可能是受到褚灵阳母亲的蛊惑,或者到了晚年需要交权的时候老糊涂了,总之是偏向于让褚灵阳接位,这让他极度不满。

    他对权欲,从来就有着近乎疯狂一般的执着和渴望。

    谁要是阻挡在他前面,阻碍他掌控权力,他会六亲不认。

    最后,在认为褚灵阳威胁到了他的位子后,他先下手为强,在一天夜里发动了对褚灵阳母子的袭击,将这对母子身边的人尽数杀掉,褚灵阳的母亲也被他亲手击杀,只可惜褚灵阳身受重伤后消失在了滚滚灵火中,不知生死。

    九成以上的可能,是褚灵阳被烧死了,毕竟重伤之后连移动都困难,被困于极大的灵火之中,逃生比登天还难。

    这些年,他当褚灵阳死了,独掌大权后,他成为了灵宗如今仅有的第七境强者,事后多次想过,也许自己当年的做法,太过残忍了。

    他知道褚灵阳很可能对接任大位,并没有多大的野心,换言之,当初他动手,更多的是因为自己对权欲的贪婪所致。

    不过,认为褚灵阳死在了灵火中,对他完全没威胁了,因此承认自身当年的残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不损失什么。

    只是完全没想到的是,在王伦手上发现了灵体,而灵体的炼制,他都做不到,王伦更加不可能做到。

    基本上,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褚灵阳找到了炼制灵体的关键材料,炼制出了王伦手上的那件灵体!

    褚灵阳没死,想到这个可能,他就烦躁。

    “为什么你当年不是百分百死掉了?死掉了该多好!”

    “褚灵阳,我不管你死没死,你如果想要复仇,我还是会像当年一样,斩草除根!”

    他内心恶狠狠说道,在解决自己心烦的原因。

    灵王清楚,自己其实是感受到威胁了。

    褚灵阳虽然修炼天赋上不如他,可擅长炼制灵体,如果只为复仇,褚灵阳完全可能会联手王伦对付他。

    “当务之急,是控制住王伦,逼问出灵体是怎么来的。”

    灵王牙齿一咬,顾不上其他,决心忍着不适,去找一个人联手……

    彭大鹰的文章,最后还是没能够在修炼界钓出大鱼来。

    王伦了解情况后,让彭大鹰不必再关注这篇文章了,和彭大鹰的合作,也暂时告一段落。

    激将法,对于青傀王以及其他可能的第七境强者不管用,没必要再折腾了。

    第二天下午。

    “主人,这是黑雕王目前扫荡完的所有阵眼的名单。”

    通讯器中,仙录宫主将一份名单发送了过来。

    王伦选择了“接收”,保存了这份文件,淡淡地说了句:“知道了,你们继续关注。”

    仙录宫主、飞影门主和悬空山主为了躲避灵王的报复,离开了悬空山,分别躲进了三处不同的地方,在昨晚的凌晨时分,三人主动联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