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787章 曼谷蠧枭
    他们担心的事,王伦倒是先给解决了,根本没有给他们的人逃跑的机会。

    这让三人很窝火,觉得自己很窝囊。

    王伦这么做,达到了效果,反过来说,就意味着他们在门人弟子那儿的威信,又下降了!

    现在变成了门人弟子最畏惧、最害怕的对象,不是他们,而是王伦。

    长久下去,不用一年,也不用半年,只需要一个月甚至更短的时间,这些人就会从表到里地认为,是王伦在掌控他们。他们是在为王伦效命。

    三人相互看了看,心中苦笑。

    即便知道以后发展下去,会是这样子,可他们没有办法解决啊。

    王伦就是死死地吃定了他们三人,以及三家宗门。

    危险的是,如果以后有需要,王伦会牺牲掉他们。这就好比王伦是皇帝,而他们是大将以及士兵,再需要他们作战的时候,皇帝会命令大将们统率士兵出击,为了获胜或者化解危机,牺牲掉大将和士兵也值得。

    说白了,王伦觉得他们有利用价值,才没动手将他们屠戮掉。

    “你们都听好了,今后,三家宗门将统一住在这儿……”

    悬空山主顾不上去体会无奈是什么滋味了,高声喊道,发出了命令。

    ……

    王伦飞离了悬空山后,确实不打算再返回去看看悬空山内正在发生什么,他已经处理完了事情,没兴趣知道那些事。

    反正,三家宗门已经被他牢牢地捏在了手里。最多就是无法对外界进行展露而已。

    找了个地方休息了几个小时,到了第二天,返回印山村的途中,王伦接到了边境禁毒支队队长刘义的电话。

    这个电话,王伦有些意外,想着应该和金大良有关。

    接通后,刘义问候了一句,他便也礼貌问候了对方,没有发问。

    刘义先说起来了,说道:“王先生,我们已经突击对金大良审讯过了,之前没有问出什么来,就在半个小时前,我们和缅警方在缅的一支警队里,和一伙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交上了火,对方想要趁乱劫走金大良,被我们瓦解了,行动虽然打死了十几人,但余下的两人见逃脱无望,饮弹自尽了。”

    王伦听了后,有一些触动,问道:“是金大良的上级想要营救他?”

    “可能是营救,也有可能是杀人灭口,”刘义说道,“这事发生后,我们在刚刚又审问了金大良和他的同伙,他的一个情妇松了口,说是几个月前曾经和金大良去了泰国,金大良单独在泰国曼谷的一家寺庙见了一个人,这名情妇在金大良回来后听金大良说起过,认为寺庙中所见的那人就是金大良的上级。”

    刘义专心说着有关金大良的重要事情。

    而对于跟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交火的事,却一字带过,毕竟事先就猜过有人要劫走金大良,提前做了布置,两国边境禁毒队的警员协力合作,这如果还让那帮人得逞了,他都没有脸面打来这通电话。

    “现在我们正在追查金大良的那位上级,希望将这个跨国的犯独集团的首脑抓住,彻底打掉这个犯独集团。”

    “王先生,您在危落山大发神威的事,已经被泰国那位大毒枭知道了,一个小时前我们监控的暗网,在暗网上发现了一份重金招募令,招募世界上最精锐的杀手,招募令发起者的ip地址锁定在了泰国曼谷,只是查不到具体的位置,我们认为那个大毒枭可能已经盯上了您,招募的精锐杀手很可能是冲着您去的。”

    刘义接着向王伦说了一些信息,告诉王伦可能已经卷入了进来。

    王伦听完后笑着道:“我们上次在危落山分别时,你曾经提醒过我,金大良的上头人物可能会对付我,好吧,刘队长你的判断是对的。”

    刘义觉得这件事很棘手,容不得马虎,有些担心王伦,说道:“王先生,我们正在抓紧时间调查,如果躲在泰国的那名毒枭真的要对付你的话,我们会安排好人手,不会让对方胡作非为。”

    王伦知道刘义是好意,但还是说道:“其实没必要的,你们的人手留给打击制-毒贩-毒吧,方海量应该和你提过,我不怕什么世界顶级雇佣兵和杀手,也许泰国那人知道我的来历后,自己就先怕了,不敢安排行动对付我。”

    这也不是他在夸夸其谈,只要是消息灵通的,比如倭国和俄罗斯的军方,假如要对某个人动手,而发现这个人就是他后,他们绝对会直接罢手,不敢对付他。

    泰国那个大毒枭,想必也是有能力获得一些关于他的信息的,获知之后,就未必敢对他出手了。

    刘义想了想,认真说道:“毒枭的通常报复手段就是杀人,不管是杀其他敌对的毒枭,还是报复警方,手段都特别残忍,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这种,我觉得对方就算知道了王先生的来历,可能还是会继续动手,一大原因是我上面说的,另外一大原因则是,他们本身就是穷凶极恶之徒,不会相信有杀不死的人,不会真的畏惧王先生。”

    “我明白了。”

    王伦听刘义这么一说,也能理解泰国那名大毒枭的想法。

    在修炼界,现在听到他的名字后,没人敢报复他,而在其他成功人士但仍然属于正常人的一类人中,一旦知道他的来历,也绝对不会想着报复他。

    就好比现在国内的某某富商,仗着有钱,又在官员那儿有着很深的人脉,想住进印山村,所以来到印山村后大大咧咧的,认为只要有钱又有关系,印山村就会卖他面子,欢迎他入驻,成为印山村的居民。

    结果呢。

    陈若兰直接拒绝了这人,提醒这人不要太过分。

    这名在国内房地产领域鼎鼎大名的富商,临走前还很不爽,命令随行的十名保镖想闹事,结果被印山村的村民连同保安轰打了出去,走之前这人还放话一定要让印山村好看,要动用能量打压印山村。

    然后第二天,这人乖乖飞到了印山村,来做什么?直接道歉!

    就因为,这人回去后了解清楚了王伦的来历,为自己放了狠话害怕了,担心王伦会针对他。

    这人很清楚,王伦要针对谁,管这人在华夏有什么地位,是什么来头,统统没用,一针对就会针对死,没有其他可能。

    所以正常人中,哪怕再有钱,再有权,只要消息灵通,有消息来源渠道,能够知道他的来历,就不会犯傻。

    而毒枭,恰好就不属于正常人。

    正常人,哪怕是富豪,那也会有所畏惧,不想也不敢将事情闹大,简而言之,就是碰到实力强大的对手,会有所顾忌,不会胡来。

    而毒枭则不同。

    这次他帮着警方除掉了金大良这条线,肯定是直接影响到了对方的利益,对方才不会管他在外界的名头有多响亮,多让人忌惮,很有可能选择直接的报复行动。

    毕竟,杀人对对方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碰到了对方的利益,对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刘义的分析很有道理。

    “谢谢刘队长了,我这边会注意的。”王伦向对方说道。

    “好的,王先生,这边有什么新的情况,我会立即告知王先生。”刘义很感谢王伦,没有王伦,根本不可能将危落山的毒枭一网打尽。

    现在他们有了更重要、更危险的任务,那就是挖出金大良的上级,将一整条毒链彻底铲除,只是这种事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多少眉目,连金大良的上级是谁都不知道,自然是不好意思在王伦这儿胡说的,所提供的信息宁愿少,也要保证准确。

    王伦点了点头,最后问道:“刘队长,那些无辜的女子都妥善安置了吧。”

    先前刘义和缅方那边的领导都跟自己汇报过,说会妥善安置,安排心理专家进行辅导,确保这些人不会留下心理创伤,后续安排这些人回家时,也会处理一些情况,不会让她们的遭遇惹来当地人们的流言蜚语。

    毕竟,这些可怜的人被关押了这么久,身心遭到了摧残,而外界总会有一些吃饱了撑着的人,用最大的恶意揣度她们,让她们遭到恶毒的攻击。

    “王先生放心,我方和缅方都专门拨付了款项,用于帮助她们顺利回家,我们不会玩虚的,在王先生面前说过的就一定会做到。”

    刘义大声保证道。

    这件事得到了上级的重视,或许也跟王伦有关,他不知道原因,但知道上级重视了后,工作确实在积极开展,那些可怜的女子正在得到帮助。

    “好的,有刘队长这句话就够了,”王伦笑着道,“保持联络。”

    结束了通话,王伦继续赶路。

    泰国曼谷那名大毒枭是否会报复他,他留意了一下就可以了,不用专门去防备,他也没将这事放心上。

    顺利回到了印山村,王伦才洗完澡,头发还没干,陈若兰就来了。

    说了一些话后,陈若兰说到了正事。

    “王伦,还记得上次体育总局的一名副局长来找我们租用体育馆的事吧。”

    陈若兰笑呵呵说道。

    王伦记得这事,说道:“是说男篮有一场友谊赛要打,想在我们这儿举行吧。”

    当时陈若兰婉拒了。也不是装逼,而是实话实话的话,男篮国家队和国外一支队伍进行的友谊赛,这样的级别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力太小,对于宣传印山村的名气没有作用。

    篮协那边应该是低估了印山村,以为友谊赛放在印山村举行,对双方是互惠互利的事,可印山村如今已经不需要在国内制造名气了,因为国内的名气足够大了。

    那些排着队想要住进印山村、成为这儿村民的超级富商,就是一个直观的证明。

    “对的,”陈若兰点头道,“然后这次体育总局的局长来了,还是想在咱们这儿举行一场篮球赛事。”

    “什么级别的?”王伦有些感兴趣地问道。

    如果级别不够,陈若兰自己就会婉拒那位领导了。

    毕竟,现在陈若兰办事也是雷厉风行,而且有这样的资本,不用担心外界的力量进行阻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