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574章 杀个回马枪
    雪狐王不敢掉以轻心。

    红袍僧王是极度危险的人物,由不得她有侥幸心理。

    只是,看到雪峰上仍然留存的厮杀过的痕迹,雪狐王想到胡静惨死,胡玫沦为废人,另外还有两名第三境王境强者身死,就觉得心里非常愤怒。

    经过这一次,雪狐族的实力何止是下降了一半,简直就是没剩多少实力了,几乎只有她这么一个孤家寡人。

    她对王伦和秦天的恨,尤其是对王伦,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恨不得将王伦碎尸万段才好。

    串珠那件极品法宝,全部的紫色结晶灵土,乃至于圣树上唯一的一小截绿色枝条,都被王伦夺走,本来是要利用王伦为她夺宝,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件极品法宝,还有那一小截绿色枝条,对雪狐族很重要,很可能靠着它们来改变如今雪狐族举步维艰的局面。”

    雪狐王暗自想着,无法坐视王伦携带重宝回到华夏去逍遥自在。

    尽管知道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带领雪狐族做好防御,防止被敌对势力攻击,应付一些势力的拉拢等等,无暇他顾,她还是忍不住想着这样做。

    在时空门户外面等待了很久,时间可能过去了半天,也没见到红袍僧王出来,雪狐王心中冷笑。

    红袍僧王进去后,自然是想将里面最有价值的东西,那件金刚杵一样的极品法宝弄到手,可又是哪那么容易得手的。

    这时候,雪狐王发现时空门户突然轻微地晃动起来,而且在缓慢朝后面移动,也就是朝着异空间的方向移动。

    “吞噬”

    听胡玫说起过契克巍冰盖上那一道时空门户具体是怎么消失的,她清楚现在的这道时空门户,其实也是正在消失。

    但雪狐王压根没有喊话,要提醒里面的红袍僧王的意思。

    她巴不得红袍僧王对时空门户的自身变化毫无察觉。

    最好是,红袍僧王跟着时空门户一起,进入到时空乱流中,彻底被毁灭。

    只是,雪狐王很快发现自己的想法,也就是一厢情愿而已。

    第六境的红袍僧王没有犯什么低级错误,下一刻,就化为一道红色人影,直接从里面飞跃出来,稳稳落到了地上。

    发现红袍僧王面色难看,雪狐王丝毫不提及时空门户正消失的事,有些讥诮意味地说道:“怎么,空着手出来了”

    这的确是在她的意料之中。但看到红袍僧王为此吃瘪,她还是很高兴的。

    红袍僧王愤愤说道:“你也少说什么风凉话,我看过了,那喇嘛右手握着的棍状法宝,在喇嘛还在世时,属于圣器,比极品法宝还高出一个档次,现在的级别虽然是极品法宝,但威力丝毫不比我背上这张弓弱,甚至还要强上一些。”

    他背上背着的,正是极品宝弓,无敌黑极弓。

    雪狐王听了后冷哼了一声。

    红袍僧王打击着对方:“这样的极品法宝,只要拥有一件,就具有了足够强的威慑力,王伦得到了一件,啧啧,不得了啊,而你们”

    “闭嘴”雪狐王没好气道。

    哪壶不开提哪壶。

    红袍僧王在挖苦她了。

    “我问你,你什么时候去杀王伦”雪狐王问道。

    红袍僧王冷笑道:“现在去,和以后去,差别大么法宝他都已经炼化了,要生抢过来,必须要有像今天这样的环境才行,你觉得这种强者包围王伦的情景还会出现第二次么”

    今天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尽了,就这,还是没有拿下王伦,以后去华夏,先就要面对华夏三大超级势力的追击,击杀王伦的难度,比今天只大不小。

    “我不信你不急,”雪狐王冷笑道,“不如咱们先合作,一起出力,将王伦所有的宝物都抢过来。”

    红袍僧王高声笑道:“可以啊,你雪狐族先加入红袍国度了再说。”

    雪狐王的脸立即垮了下来。

    现在域外种族中,形成了好几大势力,雪狐族就算以后走投无路只能加入某个势力寻求庇护,也只会从这几大势力中寻找,而不是去跟人族红袍僧王创办的红袍国度混日子。

    “没得谈了,你可以走了。”

    雪狐王直接下起了逐客令。

    红袍僧王临走前提醒道:“想好了,可以直接联系我。”

    几个起落过后,红袍僧王就从雪山上不见了。

    雪狐王则看了一消失不见的那道时空门户,很是觉得遗憾。

    那里面可是有一件极品法宝,还有一根枯死圣树的树干啊。

    只是,那树干如果硬挖出来,恐怕会更加加速时空门户的崩溃,所以雪狐族一直不敢将圣树挖出。

    另一边,红袍僧王边走,边喃喃自语,神情颇为地郁闷。

    “那道时空门户,连通着异空间和地球空间,里面没想到有那种好东西,可惜,我哪怕是第六境强者了,都没法强行让里面的法宝认主。”

    “如果攫取了这时空门户里的宝藏,我应该能够一人独抗华夏三大超级势力的攻击。”

    红袍僧王其实内心也非常不甘心。凭什么王伦就有办法让一件极品法宝认主,而他却只能是两手空空的出来。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神识感知到周围没雪狐族的族人在监视,红袍僧王身形一闪,悄然从另外的方向,朝雪山接近。

    “时空门户出现,这恐怕还是第一次,消息如果传出去,肯定会引发修炼界的大震动,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也许很快在其他的地方,会出现新的时空门户,我现在赶着去熟悉熟悉这道时空门户,兴许以后碰到了其他时空门户,能比其他强者具有一些优势。”

    红袍僧王暗自想着,通往雪山的速度却丝毫不减。

    他进入了时空门户一趟,但在里面时,根本感觉不出时空门户是一半在地球空间,一半在异空间的,站在外面观察时,反而得到了更多的认识。

    现在,时空门户肯定快消失,或者已经消失了,但凑上去瞧个仔细,分析分析消失之后那片天空的变化,兴许能够得到新的收获。

    红袍僧王秘密来到,没有惊动雪狐族的任何人,就在那观察起来。

    反正红袍国度在印度没有敌人,稳定得很。

    等他在这边观察有所得后,再返回去也不迟。

    王伦的事,他还需要专门找个时间,好好研究一番,找出一个可行的对策出来。

    只要有了计划,他必定会杀入印山村,朝王伦出手。

    红袍僧王想着就让王伦逃回印山村,在印山村多苟延残喘一阵子。

    然而,他却根本不知道王伦的行踪。

    事实上,就连秦天,也跟王伦分开,并不清楚王伦要去哪儿。

    俄罗斯海参崴。

    这座城市有直达印度的航班。

    王伦没有护照,但这根本难不倒他,打了电话托华夏安全部门的那位老部长,王伦顺利登机。

    飞机飞行时间比较长,王伦就在座位上修炼起来,外人感觉他是在闭目养神,却丝毫发现不了真相。

    只有坐在王伦周围的几个乘客,感觉机舱内的空气非常清新,好像有活动的新鲜空气在移动一样,让他们感觉心旷神怡。

    他们不知道原因。

    尽管,以前都坐过很多次飞机了,却从来没有遇到过今天的这种情况。

    只是,谁都不会去想这事会跟一个黄皮肤的华夏年轻男子有关。

    王伦没有被人打扰,乐得自在,功法在运转,引导着丹田内的灵力在周身运转。

    这种打坐修炼,修士哪怕是在最嘈杂的环境下,也能够不被分心,安心地进行。

    王伦自然同样如此。

    几个小时后,王伦睁开了眼睛,眼睛中的疲累之色,已经尽数消失。

    暴灵丹全部用完了,但也给他补充了很多的灵力,不至于让他之前连番逃生中变得筋疲力尽。

    “王境第三层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了,回去之后在地下修炼室修炼一阵子,应该就有机会完成晋升。”

    王伦这一次在火车上修炼就发现,第三层王境通往第四境的那扇门本来是关闭的,但现在出现了一丝裂缝。

    大门不再紧紧关闭。

    徐徐张开后,等到完全打开,就是他跨入王境第四层的时候。

    王伦因此心情大好,都想着早点结束这趟之行,快点返回印山村了。

    之后的时间里,王伦除了休息和进餐,连跟其他乘客攀谈都没有,其余的时间都花在了修炼上面。

    终于,飞机稳稳地在印度加尔各答机场降落。

    这个国家很多人会说英语,王伦倒不用专门去请什么翻译,搭乘火车来到了恒河区域,接近红袍国度的地方。

    王伦对于古印度的评价很高,这儿从来就不缺乏修炼者,大名鼎鼎的古印度瑜伽术,就来自于这儿。

    一路所过,见到了很多不一样的民俗风情,王伦边走边看,行程上没有什么耽误,最后来到了一条街旁。

    街的前面大概三百米处,有一栋圆形建筑物,周围还有数栋其他建筑物拱卫,这圆形建筑很是气势恢宏,穹顶呈现红色,肃穆而且气场极强。

    整个地方,并不直接在街边,周围几公里范围内,再没有其他建筑物,比这更高、更大。

    似乎,这儿才是中心,地位超群。

    王伦慢慢走了过去,穿过街道,来到了大门紧闭的圆形建筑物旁。

    这儿,便是红袍僧王创立红袍国度的地方。

    走近了后,更容易发现这整片地方的不一样,这儿占据的面积极大,可能超过了一千公顷

    而王伦清楚,这儿只是红袍僧王其中一个修炼场所,另外红袍国度召开会议也在这举行,但不会是红袍国度所有成员都住在这里。

    这儿只有一部分修真者驻扎,就好像一个大集团的总部。

    至少,总部的象征意义就非凡。

    何况,这儿确实是红袍僧王很在意的一处地方。

    而王伦来到这里,用意不言而喻。

    砰。

    王伦的右手按在圆形建筑物的大门上,大门表面复杂的铭文和纹路立即亮起,一个防御和示警兼具的阵法直接被激活。

    很快,大门里面的人就得到了警报提醒,知道外面正有人来犯

    要知道,红袍国度的修士,进出的时候,都不会引起自家阵法的示警。

    “嘿嘿,缔造之主大人不在,规矩松了很多,正愁找哪些事做呢,就有人来擅闯了,真是好极了,杀一杀,见见血”

    一位头上包着红色方巾的印度魁梧男子,手中提着一对雕有恶魔图案的黑色大刀,大踏步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