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566章 圣树枝条
    ,

    胡玫睁开眼睛,先是看了看周围,确认人还在时空门户里面后,就站了起来。

    “王伦,是你把我们打晕的,你要干什么”

    面对王伦,胡玫怒气冲冲地质问。

    “夺取法宝的方法不适合被人看到。”王伦淡淡地说道。

    他打晕两人没必要否认,得到了八音雷珠也不需要隐瞒,毕竟这件法宝不会无缘无故从喇嘛手上消失不见,消失的唯一可能,就是被他得到了。

    王伦的话音刚落,旁边就传出了胡静的惊呼声。

    “这串珠子,果然没了”

    胡静盯着喇嘛空空的左手腕,表情非常惊讶。

    胡玫也意识过来,立即看向王伦道:“你成功取下了这件极品法宝”

    王伦点了点头,但没有将八音雷珠展示出来。

    见状,胡玫立即追问道:“这法宝呢”

    言下之意,至少是要现在看看,当然,还有可能要求王伦将八音雷珠交到她的手上。

    王伦答道:“在我身上。”

    他仍然没有要拿出来的意思。

    胡静脸色一沉,语气有些不善:“王伦,按照和我们雪狐族的交易,你成功认主了法宝,得让我们知道,也得让我们看到吧,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打算背弃交易约定,独吞这法宝了”

    如果胡静的法力没被封印,以现在这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保管已经朝王伦动手,要强行夺走王伦获取的法宝了。

    而胡玫,肯定也会有类似的行为。

    王伦自然是对胡静的话不在乎。这两人都在遭受狱锁毒经手段的影响,全身法力被封,也就能动动嘴皮子而已。

    “说独吞的是你们,”王伦冷冷道,“按照交易达成的约定,你们出法宝和紫色结晶灵土,我出吐纳法门。”

    胡玫和胡静顿时哑然。

    因为王伦说的话,她们无法反驳。

    毕竟,东西虽然是在王伦的身上,但王伦并没有带着离开,王伦给出的说法,站得住脚。

    胡玫看了一眼胡静,两人没直接交流,但通过眼神的短暂接触,彼此都明白,她们奈何不了王伦,现在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

    这时候,胡静看着喇嘛的右手,朝王伦说道:“你既然取走了串珠法宝,这件法宝为什么不取走”

    “你以为想取下就能取下么”王伦直接解释,“我用的方法很特殊,头一次有效果,第二次就没了效果。”

    “那是什么方法”胡静明显不相信,马上追问。

    王伦反问着:“你觉得我有告知你的义务么”

    胡静立马尴尬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像这种可以认主极品法宝的方法,任何修士都会小心守护,不会外露。

    这时候,胡玫突然惊呼出声。

    “圣树顶端的枝条呢,怎么不见了”

    胡静也看过去,发现笔直且很高的圣树,最顶端不见了那根透着绿意的枝条。

    她和胡玫,一同将狐疑、探寻的目光,放到了王伦身上。

    王伦老神在在,压根没有心虚的意思,淡然道:“别找了,找不到了。”

    “这话怎么讲”胡玫有些咬牙切齿,就差直接说是不是王伦故意削断了那根枝条,给藏起来了。

    “我用秘法设法取下喇嘛手上的法宝时,时空门户内部发生了一点变化,喇嘛身上爆发出了一股气息,掠夺生机的,覆盖到了圣树的顶端,那一小截绿色枝条的生机被夺走,枝条全部碳化,然后灰飞烟灭了。”

    王伦将早想好的“理由”说了出来。

    反正那一小截枝条他已经放进了万灵宝瓶中,属于这枝条的气息被彻底掩盖住,就算是雪狐王近身过来仔细感知,也感知不到这股气息。

    所以,他随便编造一个理由,对方相信与否不重要,因为对方找不到他私藏的证据。

    胡玫听了王伦所说,脸唰的一下就变了:“你把我们当三岁小孩糊弄啊。”

    胡静也是一脸的气愤。

    “信不信随你们,”王伦没有要跟对方在这事上纠缠的意思,“为了避免意外发生,我现在就要取走圣树下面的紫色结晶灵土,离开这里。”

    胡玫不死心,要求道:“你再试一次,争取得到另外一件法宝。”

    “是啊,只是获得了串珠这一件法宝,没法分配,交易很难完成。”胡静也在一旁附和。

    王伦径直朝圣树走去,对两人的话置之不理。

    “这事,我得先告知我族的族王,你送我出去,我跟族王去说。”

    胡静走上来,态度坚决。

    因为现在事情的发展,不是计划中的那样,现在只是取下了一样法宝,另外一样没取走,而且还丢失了圣树中最珍贵的一截枝条。

    突发情况太多,她需要及时向雪狐王报告。

    但王伦并不打算让雪狐王过早地参与进来。

    “这圣树最后的生机也被喇嘛弄没了,圣树相当于彻底死了,树干只能用来炼器,这圣树仰仗的生存之地,也没必要保留了。”

    “这些紫色结晶灵土,全部取走。”

    王伦说道。

    “你太霸道了”胡静怒声道。

    唰。

    王伦手上出现了一道金光,金属性灵力在空中化为一柄金色的铲子,插入地下,攫出了一铲子的紫色结晶灵土。

    见状,胡静和胡玫气得不行。王伦这等于是先斩后奏,根本没去考虑雪狐族的影响力。

    偏偏来到这道时空门户里面后,彻底隔绝了和外界的联系,外面的雪狐王都无法清晰看到里面的样子。

    而王伦跟雪狐族有过约定,在王伦没有出来之前,雪狐族如果有除了胡玫和胡静之外的第三个人进入时空门户,王伦立即就会动手,处死胡玫和胡静。

    因为这一个约定,现在时空门户内没有第三个雪狐族强者。

    “王伦,你擅自这样做,是在单方面撕毁承诺”胡玫厉声警告。

    但说话这工夫,金色铲子在王伦的控制下,又攫起了两铲子的紫色结晶灵土。

    胡玫进来时,带着一个袋子,此刻袋子被王伦拿走,用来装灵土。

    不一会儿,所有的紫色结晶灵土就都被装进了这个大袋子中。

    袋子鼓鼓囊囊的,就好像一袋子大米。

    王伦朝出口走,发现胡玫和胡静没跟上,便说道:“你们还有什么要做的”

    胡玫知道就算她还有事要做,要留在这儿,王伦也不会容许,便怒道:“王伦,你这样一意孤行,出去后就别怪雪狐族要更改原先交易的细则了”

    王伦没说法,左右手一抓,各自抓起了胡玫和胡静,从时空门户里面飞出去,飞跃到了峰顶的地上。

    砰。

    落地后,王伦双脚陷入雪地中,白雪被崩飞了不少。

    雪狐王一直在旁边等候,当王伦飞跃出来时,他是第一个发现的,但王伦手上掌握着胡玫和胡静这两个人质,迫使了他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样法宝都取下来了没”

    雪狐王赶紧询问,很明显的一种非常关心这个问题的态度。

    胡静抢先说道:“王伦只取下来了那串串珠,另外一件法宝没取走,此外”

    雪狐王听完,先按捺住火气,没先去处理圣树枝条消失这事,问着王伦道:“你既然可以取下这串串珠,另外那件法宝同样是极品的层次,为什么你不能取下来”

    胡静又代替王伦将原因说出来,末了补充道:“族王,我相信王伦是故意不取的。”

    王伦冷笑着反驳道:“有极品法宝不取,你是不是以为人人的脑子都跟你一样不成”

    “你”胡静气极,可现在她都还是王伦手上的人质,自知跟王伦争斗根本不够格,说了这个字后,就再没法开口表达不满了。

    “好了,另外一件法宝取不下来,我相信了,圣树顶端那一小截带绿的枝条消失的事,我也先不追究。”

    雪狐王说到这,停顿了片刻,才接着道,“只是,王伦你只拿到了一件法宝,这跟你交出吐纳法门,两件法宝你任取一件的原来交易要求,有很大的出入,如果我答应了,雪狐族只能得到一部吐纳法门,原本该为我们雪狐族所得的一件极品法宝,却得不到了。”

    “这个我已经尽力了,你如果认为我仍然失败了,那就按照失败的约定谈,也就是我失败了,我只拿走一部分紫色结晶灵土。”王伦说道。

    胡静立即迫不及待喊道:“那你把那串串珠法宝交出来啊”

    “我可以交出,但送出吐纳法门的事,也要作废。”王伦理直气壮。

    “你真以为我们会为了一部吐纳法门,就放弃一件极品法宝么”胡玫怒道。

    但雪狐王却摆了摆手,示意被王伦控制的胡玫和胡静安静下来,接着,雪狐王开口道:“雪狐族还是想得到吐纳法门。”

    “行啊。”王伦应道。

    “王伦,你告知我们完整的吐纳法门,我同意你带着那串串珠离开,只是紫色结晶灵土就不能给你了,毕竟在交易中,你虽然没失败,但也没完全成功,总得做出一点让步。”雪狐王劝说着。

    “也好,我同意了。”王伦点头道。

    雪狐王同样点了点头,说道:“那好,需要我准备笔和纸么”

    王伦看向对方,摇头:“雪狐王你弄错了,我要回去后再将吐纳法门的完整版本写出来,为了安全起见,胡玫和胡静可以再次跟着我走,到时候吐纳法门再有她们两人带回来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