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544章 煽风点火
    李子修见此一幕,内心窃喜。

    这绝对是在漂亮少妇面前展示出自己强大魅力的时候。

    只要机会把握得好,别说是跟漂亮少妇坐在一起了,就是下飞机后睡在一起都有可能。

    实在是这个少妇太勾引他心中的欲火了,让他有极强的征服欲望,他也是顶级富豪,莺莺燕燕的把玩过不少,这次的这个最为独特。

    不过,忌讳就是,操之过急。

    李子修不动声色朝漂亮少妇以及其他乘客说道:“我就是买回来了一件古董而已,没什么特别的,请大家就不要议论这事了,如果影响了几位乘客的休息,我就有罪了,呵呵。”

    空姐微笑地朝李子修点点头,随即说道:“是的,请各位旅客保持安静哦。”

    “是是,李先生说的是。”有人就笑着说道。

    被人认出是超级富豪,尚且还能够这么谦逊,尤其是还为其他客人着想,这样的绅士值得钦佩啊。

    李子修脸上带着和煦的笑,知道自己在少妇那儿的印象应该也变得很不错了,便趁热打铁,说道:“果果小朋友,你感觉好些了没有”

    “嗯,好一点点了。”小女孩乖巧地说道。

    “那喜不喜欢这两个芭比娃娃,可以跟她们做游戏的哦。”李子修又说道。

    他不是在没话找话,通过询问,得知了小女孩好了,最起码不会呕吐,他不用担心坐到少妇旁边之后,小女孩会吐他一身。

    而问小女孩喜欢不喜欢芭比娃娃,则是为了找一个能够跟少妇坐一块的借口。

    以小女孩的角度看,肯定会回答喜欢芭比娃娃,希望能够跟芭比娃娃做游戏,这样,他只需要先拿着一个芭比娃娃,配合芭比娃娃的动作来说话,就能够跟小女孩互动,随后坐到小女孩旁边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不过,让李子修完全没想到的是,吐过之后脸色仍然有些苍白的小女孩,似乎一下失去了对芭比娃娃的兴趣。

    小女孩摇了摇头道:“叔叔,我不喜欢跟芭比娃娃做游戏了,谢谢叔叔。”

    李子修完全懵住。芭比娃娃这种对任何小女孩都有杀伤力的玩具,居然失效了

    这时候,说完“谢谢叔叔”的小女孩,已经将两个芭比娃娃递了过来。

    李子修好不尴尬。

    接吧,接了就得再找话题,才能够跟那个少妇漂亮坐一块了。

    不接,则明显不合适。小女孩都主动送还了,他要是还让小女孩留着,有种他不为小女孩考虑的嫌疑,这跟他现在的“人设”,可是不相符的。

    想了想,李子修只好讷讷地,接过了两只芭比娃娃。

    哪成想,小女孩明亮的大眼睛看向了王伦那边,奶声奶气地喊道:“小哥哥,小哥哥”

    李子修愕然看着这一幕,完全想不通小女孩为什么突然去跟那个年轻人打招呼了。

    就连那位漂亮的少妇,也不明白。

    王伦正在看杂志,知道小女孩喊的人是他后,抬起头来,笑着说道:“小朋友你喊我吗”

    他跟小女孩并没有过互动,实在不知道小女孩为什么会喊自己。

    而这时候,他余光瞥见之前先于他上洗手间的那个印度男子,刚刚从洗手间里面出来,大概是察觉到他的目光了,这个印度男子朝他这边看了一眼,接着没任何反应地径直走回了座位。

    但所有人,包括王伦,都没注意到,印度男子在落座之后,平静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很不正常的兴奋之色,似乎在他的手上即将完成一件足以让世人铭记的大事一般

    王伦想着跟小女孩说完几句话就去洗手间,这时候听到小女孩朝他说道:“小哥哥,手镯,那个手镯。”

    小女孩毕竟才三四岁,说话有的时候并不连贯,不过王伦还是轻易地明白了小女孩想要表达的意思。

    他指着自己抬起的手腕,说道:“你说的是这个吗”

    “对啊,”小女孩笑呵呵地,拍着手掌道,“我觉得它好可爱啊,能给我戴戴吗”

    王伦差点就说“好”,战藤所化的手镯反正比真正的手镯还要坚固,根本不用怕被小孩子扯断或者掰折了。

    但这个字到嘴边,马上就被他咽了回去。

    “小朋友,我这个手镯没办法取下来,而且一点也不好玩。”

    王伦没有将手镯取下来。

    倒不是他吝啬,而是突然想到这战藤正处在生长阶段,还没有完全长成,正是主动汲取各种灵气的时候。

    如果是给一个成年人把玩,这“手镯”不会出问题。

    但是,小女孩仅仅才三岁的样子,这个阶段的孩子,是“童心未泯”,其实换句话说就是灵气还没有完全消失。

    当然,这个“灵气”并非是普罗大众所说的“人有灵气”,在某些方面很擅长,而是指的人出生时,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先天灵气”。

    这种先天灵气,最为纯净,品级比修真者需要吸收的那种灵气还高出一档,说刚出生的婴孩纯净无暇,一点世俗的气息都没沾染,就是说此刻的婴孩拥有先天灵气,未经污染。

    而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因为是在世俗社会中长大,最起码每天接触的都是成年人,婴孩的先天灵气会逐渐消失,等到小孩子长到能够开口说话,知道了一些道理之后,其实沾染的世俗之气就已经有了。

    世俗之气并非贬义,毕竟每个婴孩都要在世俗中长大,一般到了懂事的年纪,例如五六岁的时候,先天灵气就会完全消失。

    这也是为什么说习武,修道,乃至修真,最好都从小开始的原因。有着一点先天灵气,能够更容易一些地感受到天地灵气。

    小女孩三岁大,先天灵气还没有完全消失,而战藤正是急需吸收灵气来生长的阶段,倘若战藤接触到了小女孩的身体,不管是双手还是脸,只要接触了,战藤就会主动去吸收掉小女孩的先天灵气。

    毕竟,先天灵气比天地灵气的品级更高。

    御灵仙法中记载过,有的邪魔修士为了邪功大成,就专门抢夺初出生的婴孩,吸掉婴孩的先天灵气,导致婴孩惨死。

    战藤虽然已经认主了,但遇到先天灵气这种“极度可口”的食物,他都无法完全阻止战藤,一旦战藤跟小女孩沾身,小女孩势必会有部分先天灵气被吸食走。

    “小朋友,要不你来画这上面的蝴蝶吧。”王伦将杂志的其中一页打开,跟小女孩说道。

    他看到小女孩的旁边,放着一套小画板,显然小女孩能画画,而他买的这本杂志是本旅游杂志,上面拍摄了很多的自然美景图,其中就包括世界上最漂亮的色彩斑斓的蝴蝶。

    小女孩明显是对王伦手腕上佩戴的“绿色手镯”感兴趣,见这位大哥哥不同意,小嘴巴撅了起来,显得有些委屈,不过也没有朝王伦哭闹。

    漂亮少妇看见了,连忙劝女儿道:“果果,那位哥哥的杂志上面的蝴蝶确实很好看哦,你要不要将那一只凤尾蝶画下来”

    她也是看出了王伦并不想将“手镯”取下,她自然要尊重王伦的意见。

    这一幕被李子修看到了,李子修瞬间觉得自己的机会又来了。

    小女孩不是喜欢那只“绿色手镯”嘛,而且并不是索要,只是借过来玩玩而已,那个年轻人不借,他站出来帮小女孩完成小小的心愿,很合适。

    至于那个年轻人是否同意借出“绿色手镯”,根本不重要,就算是不想借,他也有办法让对方借。

    于是,李子修马上朝王伦说道:“小伙子,你手腕上的是一件植物工艺品吧,确实很好看,也难怪小朋友会喜欢,如果可以,你能摘下来,就让小朋友拿在手上看上几眼,我本来不应该管这事的,只不过小朋友才生完病,难得有喜欢的东西可以打发飞机上难熬的时间,你就帮个忙吧。”

    他话里表达出来的,一点也没有强人所难的意思。

    只是,谦逊而又看上去非常合理的话,却完全没站在王伦的立场考虑。

    反倒是,这话透露出来的意思表明,如果王伦不借,就有不为生病小朋友考虑的嫌疑。

    王伦再次看了李子修一眼。这已经是对方第二次故意在找他茬了。

    毕竟,如果是一个客观的人,在他说了“绿色手镯”不适合取下来给人把玩后,别人就应该考虑到他这么做一定有理由。

    可李子修倒好,明明清楚这一点,还是说出让人曲解他的话出来,分明就是故意的了。

    王伦没搭理李子修,看向小女孩,微笑着说道:“小朋友,这手镯我不能取下来给你玩,除了这一件东西,别的都行。”

    小女孩也没有缠着他,说非要绿色手镯不可。

    王伦以为这事就到此结束了,打算将那本杂志递给小女孩,然后自己去一趟洗手间。

    哪知,李子修却站出来了。

    “小伙子,你手腕上的并不是真正的翡翠手镯,拿给小朋友玩玩也摔不坏啊,退一步讲,如果小伙子愿意出售,多少钱我都买了,行不行”

    说着,李子修一副为小女孩考虑的样子,“我看小朋友是真的很喜欢你手腕上的绿色手镯,不能伤了小朋友的心啊。”

    大概是李子修之前给乘客们的印象太好了,这话一出,引起了共鸣。

    “小伙子,你就当帮小朋友一个小小的忙好了,你这样拒绝了,小娃娃可能会再哭的。”

    而之前开过口的那位老干部样子的老者,就是一副语重心长的长者模样,朝王伦说道:“小伙子,这我都小小地批评你一下了,你要学会为他人考虑啊,何况只是一个很小的帮忙而已,这点,你就应该向你对面的李先生学习,人家李先生多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啊。”

    李子修心中冷笑,暗道连舆论都站我这一边了,看你还怎么办。

    王伦非常无语。

    都没人问他为什么不借出“绿色手镯”,就纷纷指点着他应该如何如何,应该怎样做

    而且,如果不做,还会被人认作是自私冷漠之人。

    反而是,打着无私旗号的李子修在故意演戏,则被人认为是大公无私的绅士。

    李子修这煽风点火,嘴脸可真够丑陋的。

    而他,偏偏还真就不鸟这号人。

    “小朋友,给,这书上除了漂亮的蝴蝶,还有很多的植物和动物可以画画,你画完一幅,我也画一幅,咱们比比谁画的更好看,好不好”

    王伦解下安全带,走过去,将杂志轻轻放到了小女孩的手上。

    不过,这会儿又有人朝洗手间去了,他需要再等一等,所以放完杂志后,就又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面。

    李子修见此情景,脸色一沉,对于再次跟自己对着干的王伦,心生了极大的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