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525章 黑崎家族
    黑崎一雄听王伦的意思,是打算打断自己的两只手,万分恼怒之余,也不信王伦真的敢那样做。

    “放肆!”

    黑崎一雄吼道,“敢威胁我,我会让你们知道黑崎家族的厉害!”

    王伦叹了口气:“又是一个仗着家族有点影响力就自大无知的蠢货。”

    叹气完,王伦走上前,黑崎一雄瞪眼道:“你想干什么?”

    直到此时,黑崎一雄仍然不相信王伦敢动手。

    然而,王伦自然不会在乎对方的来头,比黑崎一雄牛逼百倍的人他照样揍,甚至是干掉了,王伦一不发,闪电般出手,抓住了黑崎一雄的肩膀,强行把对方扳正了。

    直到王伦探手出去,右手掐住了自己的手腕,黑崎一雄这才从王伦冷峻的眼神中看出了王伦是真要扭断他手,立即大吼道:“给我停手,停手!”

    王伦轻轻发力,就听到黑崎一雄左手腕上传出了咔嚓的一道脆响。

    伴随着黑崎一雄的痛苦嚎叫,黑崎一雄的左手腕被扭断。

    王伦接着又掐住对方的右手腕,顺势发力。

    又是一道清脆的咔嚓声传出。

    黑崎一雄的两只手软绵绵地垂落,脸极度扭曲,惨叫个不停。

    村委成员中除开陈若兰,其余几人被王伦的雷霆手段吓到了,但即便看到黑崎一雄断手的惨景感觉不忍再看,也没人觉得王伦的做法本质上是做错的。

    是黑崎一雄再三威胁,又不肯认错,他们也很气愤,王伦替他们出了气。

    “再制造噪音,我会再次下手。”

    王伦不想村委大楼中充斥着黑崎一雄的惨叫声,冷冷出声道。

    他的威胁,比起黑崎一雄的威胁来,听上去无疑弱了很多,但实际效果,却是黑崎一雄威胁的话根本不能比的。

    黑崎一雄顿时强迫自己停止了惨叫,忍痛咬牙硬抗。

    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的华夏人不好惹,是真的敢下死手。

    “先老实呆着。”

    王伦朝黑崎一雄说完,拨打了派出所的电话。

    他说过,等他教训完黑崎一雄,会将对方交给警察处理。

    很快,派出所的所长带着两名民警过来了,现场听完了村委会成员的讲述后,民警做了笔录,认定黑崎一雄作为嫌疑人有偷盗的行为,直接将黑崎一雄带上了警车。

    王伦随后也从村委大楼离开,陈若兰一并跟了出来。

    陈若兰问道:“那八盆盆景之王要不要采取一些特殊的保护措施?”

    她担心有失。

    先前就差点让黑崎一雄得逞了。

    “算了,没必要浪费人力财力,像黑崎一雄这种自身有偷盗技术胆子又大的人,毕竟是少数,咱们不会再运气差。”

    王伦没想过小偷会来印山村偷东西,但一般的小偷也别想在有监控同时有人巡逻的情况下得手,说白了,黑崎一雄这样的情况,真的不会轻易发生。

    “倒是若兰你,很厉害啊,黑崎一雄即使不是专门的练家子,身手也要比普通人好出很多,你能抓住他,了不起。”

    王伦由衷赞道。

    陈若兰有些不好意思了,说道:“别夸了,我禁不起人夸的。”

    但内心中,她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得到的是王伦的承认。

    她还没有学过法术,如果等学会了法术,有了修炼者的本领后,她就能够打赢那些真的练家子了。

    ……

    王伦回到家中,继续修炼。

    快傍晚的时候,派出所那边打来了电话,说是黑崎一雄打了电话后,马上就有律师在赶过来的途中,同时派出所那边还要受到某些方面的一些压力,这些压力也是来自于黑崎一雄的家族。

    这点王伦当然考虑到了,黑崎家族知道黑崎一雄发生的事后,肯定会想着疏通关系捞人。

    王伦直接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黑崎一雄偷盗的事证据确凿,黑崎家族有权有势要聘用哪怕全球最顶级的律师为黑崎一雄辩护,那也是他们的事,现在是黑崎一雄因为偷盗罪必须拘留,之后会走法院宣判的程序,具体判多久我不知道,但在黑崎一雄上法庭前,会被一直拘留。”对方很快就说道。

    王伦便没再多问。派出所在秉公执法,如果真遇到外界阻力,他也会出面。

    ……

    第二天,在倭国东京的一座奢侈庄园内,黑崎家族如今的族长,也就是黑崎一雄的父亲黑崎野一郎,翻阅完了秘书送上来的一份紧急文件后,脸色铁青。

    “真是岂有此理!竟然敢不把我黑崎家族放眼里,还真的想让一雄在华夏的看守所被关押六个月么?”

    黑崎野一郎宽大的手掌猛地拍着面前的茶几,茶几顿时四分五裂,茶水四溅。

    秘书瑟瑟发抖。

    这位黑崎家族的掌舵人,以前极少像现在这种发火,他知道黑崎一雄的事,让黑崎野一郎是真的愤怒了。

    “给我接通律师的电话。”

    黑崎野一郎无视被自己拍得稀巴烂的名贵茶几,冷冷说道。

    很快,黑崎野一郎就和已经在步田县公安局的律师通上话了。

    其实看过的那份紧急文件,就是由这名律师写的,他现在只是要找对方问几个问题。

    几分钟后,黑崎野一郎挂掉了电话,怒声道:“瞎了你的狗眼,敢惹黑崎家族,看我怎么对付你!”

    黑崎野一郎已经知道,黑崎一雄面临盗窃的罪名已经坐实,如果检方那边秉公处理的话,就算顶级大律师出面辩护,黑崎一雄也要至少在华夏坐半年的牢。

    而律师知道的情况是,现在那边根本就不怕黑崎家族制造压力,一定要秉公断案。

    所以,马上将黑崎一雄捞出来已经是不可能了,纸包不住火,黑崎一雄的事迟早会传开,黑崎家族的面子算是提前预定会丢一回大的了。

    但黑崎家族的面子,绝对不能就此丢了。换句话说,他不允许自己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看着大儿子黑崎一雄在华夏坐牢。

    检方那边,他只能是想办法去为黑崎一雄开脱,本身不能去报复,毕竟谁让黑崎一雄偷盗盆景之王的事已经被坐实,有铁证被人家掌握了,不好做文章。

    但始作俑者,却不能放过!

    黑崎一雄说报警让派出所的人抓他上警车的,正是培植出盆景之王的人,而且这人还将黑崎一雄的两只手扭断了!

    这是黑崎野一郎绝对不能忍的地方。

    他儿子黑崎一雄就算因为偷窃有错在先,但那个叫王伦的,有个屁的资格教训他的儿子,何况还是用上了这么狠辣的手段。

    “此人真以为黑崎家族是纸糊的么,哼,一雄有这个遭遇完全就是这小子弄的!”

    黑崎野一郎马上朝秘书喊道:“以黑崎家族和我的名义,直接警告那个王伦,限他明天天黑之前滚过来赔罪,敢不遵从,我必定有他好看!”

    “是。”秘书连忙去办了。

    ……

    王伦家来了一位自称是全权处理黑崎一雄之事的律师,这律师见到了王伦,也不落座,只是掏出了一封已经翻译成汉语的信,递上去后,生硬地说道:“黑崎先生十分生气,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律师就倨傲地离开。

    王伦自然是根本不送。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律师在派出所妄图颠倒黑白,想要为黑崎一雄开脱。

    但无论是派出所还是法院,都不会受到黑崎家族的影响,一定是要将黑崎一雄绳之以法的,所以即便知道这律师在上蹿下跳,他也没有多管。

    但没想到这律师代表黑崎家族,给他送威胁信来了。

    信上的内容他看过了。

    黑崎家族的族长黑崎野一郎比黑崎一雄还要霸道,弄出了一个什么限期令。

    当然,这对他来说,什么威胁都没有。

    下一刻,信纸变为了一个火球,直接烧了个一干二净。

    王伦懒得搭理什么黑崎家族,黑崎家族不来主动招惹他就算了,敢来,他不介意给这个家族一点颜色瞧瞧。

    很快,这一天就过完,第二天如期来至,王伦将限期令的事抛到了脑后,专心修炼。

    倭国东京,天黑了也没见到王伦过来赔罪,黑崎野一郎一张老脸遍布寒霜。

    尽管知道对方多半不会滚过来赔罪,可真的发生了之后,他就愈发感觉对方是不将黑崎家族放眼里,愈发地想要狠狠打击对方,给对方一次永生难忘的深刻教训。

    “给我准备飞机,我飞一趟华夏。”

    黑崎野一郎冷冰冰朝秘书说道。

    秘书为难道:“族长,有件事我得向您汇报一下。”

    “说!”黑崎野一郎不耐烦了。

    “一雄公子的事已经传出去了,估计传开的范围还不小,听说正有媒体想办法在挖掘这事,想炮制出大新闻出来吸人眼球,这对咱们黑崎家族的荣誉可不利啊。”

    “还有就是,后天刚好就是商界联盟成立三十周年的重要日子,族长作为联盟的副会长,大家肯定是期盼着族长发表讲话的,族长这时候如果去了华夏……”

    秘书接连说道。

    如果黑崎野一郎今晚动身,哪怕是乘坐私人飞机,在办完飞行手续后,最快也得明天下午才能到达步田县,然后顺利处理完事情再飞回来,也赶不上后天上午八点就开始的商界联盟的三十周年的庆祝大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