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479章 你们不够格
    邢敏栋还是忍不住梗着脖子,发出了抗议。

    让他去给李映雪一家道歉赔罪,他认了,王伦来头巨大,他父亲他爷爷也不愿多招惹,他就算向派出所认罪,那也没办法,斗不过王伦。

    但要他父亲和爷爷前来印山村,也向李映雪一家道歉,他能想象这个条件会让他父亲尤其是他爷爷火冒三丈,进而把怒气发泄到他的头上!

    最关键的是,以他爷爷邢火虎的身份,也容不得这般低头,这可是大损颜面的事!

    邢敏栋将抗议的话,向王伦说了出来。

    他爷爷是前封疆大吏,至少退休前是位高权重,现在即便退下来了,身份仍然摆在那。

    “王伦,我家可以向你和李家赔钱,你们想要其他什么补偿也行,但我爷爷的身份特殊,是不可能跑来这儿向你们道歉的。”

    话语中,邢敏栋不免还是带上了一些自傲的成分。

    可他这次遇上的人是王伦,后者最不怕的就是别人拿身份、拿权来说事、来压人。

    “不可能来道歉?”王伦嘿嘿一笑,“那可由不得你们。”

    “你!”邢敏栋为之气结。

    王伦不慌不忙道:“把原话带给你家里人,该怎么做,他们比你清楚,你这样的二世祖,也就是命好,有人替你担着能让你为所欲为,实际上一没担当,二没脑子。”

    邢敏栋气得眼睛中都快喷出火来了。

    但是看到王伦之后,邢敏栋压根就不敢再胡来,生硬地转过身,离开了。

    路上,邢敏栋打电话回去了,说完之后,等着爷爷和父亲的决定。

    “你先回来,主动去派出所承认所犯的罪。”邢火虎很快就说道。

    邢敏栋大为不满意:“爷爷,您可得想想办法帮帮我啊,如果我真的进去了,可就一年半载都见不到您和奶奶了。”

    在他看来,至少认罪这事,家里边应该想想办法,例如跟王伦好好谈一谈。

    “你说错了,不是一年半载,至少也是两年起步。”那头,邢火虎的声音中带着怒其不争的意味。

    这事他和邢显量没法插手,只能让警方和法院秉公办理。而按照正常的法律判罚,他孙子犯的罪,至少也得在牢里呆上两年甚至是三年了。

    邢敏栋慌了:“爷爷,我不知道会判这么重啊,您一定要帮帮你孙子,不能坐视不管的!”

    “我们也有事,你先回来然后去派出所吧,我和你父亲现在就动身。”邢火虎耐着性子说道。

    邢敏栋总算感觉到了一丝安慰,点头道:“好,那你们到了派出所后,记得……”

    “蠢货!”

    哪知邢火虎终于控制不住了,直接打断孙子的话,并且怒骂了起来。

    “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着侥幸逃脱呢,跟你说过了,我们也不敢得罪王伦,你怎么还不知道?”

    邢火虎完全爆发,继续痛骂,“我一张老脸真是被你给丢光了!七老八十了,还要到印山村去向人赔礼道歉,如果你不是我孙子,就算是死在外面了,我都懒得管!”

    嘟嘟嘟嘟。

    电话直接挂断。

    邢敏栋拿着手机,完全傻眼。

    爷爷和父亲并不是要去派出所,动身是要去印山村。

    王伦仅仅一句话,甚至都没有直接跟他爷爷说,就只是通过他代传了一句话,他爷爷就只能是被迫同意,连一点条件都不敢跟王伦讲。

    要知道他爷爷这种身份的人,颜面比什么都重要,但凡是能够跟王伦讲一点条件的,那绝对会去讲!

    “我到底得罪的是什么人啊。”

    邢敏栋欲哭无泪。

    事到如今,他才知道原来权势滔天也没用。

    碰上了王伦,他家的前封疆大吏都没办法帮他。

    砰。

    邢敏栋懊恼地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痛苦不堪,可也只能是拖着并不情愿的双腿,前往李映雪家里去认罪道歉。

    砰。

    一记响亮的耳光声紧跟着响起。

    律师狠狠地自己抽了自己一大耳光子,哭丧着脸道“完了,全完了。”

    律师也清楚,王伦这边没具体惩罚他,并不是忘记了,而是他根本就没资格让王伦费心去惩罚,等回去后,邢火虎和邢显量可不会放过他,这样邢家才能够给王伦一个交代。

    他别说是律师的帽子要被拿掉了,还得因为在今天这事中威胁李初一家,遭到麻烦。

    毕竟,邢家只有处罚了他,才能平息王伦的怒火。

    ……

    王伦在第二天见到了邢火虎和邢显量,这两人是在去跟李家道歉了之后,才过来的。

    对于这两人,王伦没什么客气,见面就说道:“不想邢敏栋从牢里出来后还害人,你们就得多管教管教这人了,否则有的是人收拾他。”

    邢显量听着这话肯定不舒服,但不敢反驳,只有唯唯诺诺应承的份。

    邢火虎要显得镇定一些,答应此事后,说道:“整件事都是邢家做的不对,我们也真诚悔悟了,以后如果王大师这边有任何需要,只管通知邢家,邢家一定竭尽所能为王大师办事。”

    邢显量明显看上去很错愕,显然是没料到父亲面对王伦时,会是这样的态度。

    面对王伦肯定不可能跟王伦对着干,这点他能确认,但父亲也用不着在王伦面前如此低声下气吧。

    要知道,王伦可是针对过他们邢家的啊。

    但在邢火虎说出这话后,邢显量也不敢插嘴,有疑问也只能是等合适的时候再询问父亲,这种场合他知道轻重。

    王伦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看着邢火虎。

    邢火虎露出一个和善的笑脸。这愈发让邢显量不能接受。

    “不必了,说句得罪你们的话,你们邢家还没资格搭上我这条线。”王伦淡淡地说了一句。

    邢火虎顿时尴尬万分。

    王伦直接起身,用意非常清楚。

    见此,邢火虎也只好告辞,不敢再逗留。

    王伦转身进了后院,将这两人抛到了脑后。

    对他来说,他根本用不着利用邢家的任何东西,换言之,邢家连利用价值都没有。

    真要想获得权势,他完全可以依托关系,结识京城中的顶级大佬,而真要想获得金钱,他哪怕是出售灵水,只要愿意,都能够坐拥千亿财富。

    可在他眼里,权势没用,钱也没用,谁敢拿权或者拿钱来砸他?

    没有人!

    敢这么做,别说是邢火虎这样的前封疆大吏了,就算是现任的一品大官,现任的华夏首富,都得因为自身的鲁莽行为而付出惨痛代价。

    一个王境强者的能量之大,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所以,邢火虎再怎么献殷勤,愿意付出大代价,攀附上他,他都不会花哪怕半秒钟去考虑一下。

    ……

    下午时,王伦去了一趟李家,恰好陈若兰也在。

    “李映雪怎么样了?”

    和李初一家聊完之后,王伦找了个机会询问陈若兰。

    这事他不好直接去问李映雪,只听说心理专家已经离开了,看样子心理疏导的过程应该进展得很顺利。

    陈若兰笑着道:“李映雪的情绪很稳定,听她妈妈说了,心理专家给出的评估合格,李映雪不会存在心理障碍了。”

    “这我也放心了。”王伦同样露出了笑意。

    发生了这种事后,给予李映雪关怀最为重要,王伦也不想印山村的村民出事。

    他没法去保护世界上的所有人,除了现在每个月拿出一笔钱资助山区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以及抗-战老兵外,他关心的重点还是放在了印山村的村民上。

    当然,以后的慈善还是会做下去,而且会尽可能地多帮助有困难的人,这一点上王伦不打算改变。

    “说真的,以前还没发现你特别心细,这次是看到了。”

    两人离开李家后,陈若兰说道。

    王伦和陈若兰并肩走着,笑着道:“从哪方面发现的?”

    他自己都不知道呢。

    “你帮李映雪请心理辅导师啊,”陈若兰嫣然一笑,“恐怕就是李映雪的父母都没考虑过这点。”

    “还好吧,当时也没专门去想。”王伦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陈若兰是觉得王伦身上更多了一份吸引她的特质。

    当然,她作为女孩子,就算生出了情愫,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

    而王伦此刻跟陈若兰并排走着,能闻到陈若兰头发中洗发水的清香味道,忍不住跟陈若兰靠得更近一些。

    陈若兰脸一红,没有躲开,只是身体有些僵硬,显得不太自在一样。

    王伦是初哥,虽然觉得这种气氛有些暧昧,但又没敢真的做出将陈若兰拉进怀里的事,担心唐突了佳人,边走边伸出去的右手,在陈若兰肩膀上停了一下,就放了下去。

    “哎,脸皮有些不够厚啊。”王伦心中说道,自己也知道自己在情感这方面确实是没有做到高效,但对于感情,他一直信奉水到渠成,倒是也不打算火急火燎地行动。

    并肩走了一段路,为了打破沉默,陈若兰寻了一个话题道:“鲜花种植那边,你去看了么?”

    “最近一段时间没去,”王伦好奇道,“怎么,是青松和段思雨夫妇又新种植出了鲜花么?”

    现在,王伦是深感当初邀请青松和段思雨夫妇来印山村的决定,有多么正确了,因为就在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这对年轻夫妇就已经种植出了五种拥有极高经济价值的新品种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