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435章 以儆效尤
    白一书眼见金色剑气攻击自己的白灵扇,感受到剑气的不可抵挡,心中焦急万分。

    这把扇子是他最强大的武器,可不是真的拿来在春天扇风当装逼神器用的。

    一旦被毁,不说其他,光是他的实力就会大受影响。

    他连忙补救,白灵扇上爆发出白光,阻挡剑气的攻击,同时扇子飞速朝回飞。

    “晚了。”

    王伦只说了两个字。

    金灵剑气唰唰唰唰四剑劈出,每一剑都斩中白灵扇,下一刻,这把扇子就四分五裂!

    噗嗤。

    扇子碎块插入边上的墙壁中,白一书连块碎纸都没抓到。

    王伦继续坐在檀木椅上,等着白一书出手。

    白一书死死盯着王伦,却没敢轻举妄动。

    “准王境实力绝不可能将我的扇子直接毁坏。”白一书心中想着,但又绝不相信王伦年纪轻轻就能达到那样的高度。

    “你到底是什么境界?”

    半晌之后,白一书询问,想要从王伦这儿听到他希望听到的那个答案。

    王伦自然不会理睬这个问题,笑笑道:“还要打么?”

    白一书哼了一声。就算王伦真的在三十岁之前成为了王境强者,他也不需要对王伦怕到屁滚尿流的地步。

    当然了,他确实不想再打了,因为单凭他,打不过王伦。

    王伦点头说道:“既然不想打了,那就做你该做的事,先低头认错,再接受处理吧。”

    白一书眼睛中冒出火来,十分的不爽。

    “王伦,别以为你实力强过了我,就能任意妄为,我告诉你,我不是你随随便便就能对付的人!”

    “哼,在王大师手上一败涂地了,还敢说狠话,蠢得无可救药了!”王厚山冷冷道。

    欧家和黄家的人也是冷眼看着白一书,对方都败了,还在放肆,他们已经活动手腕,打算痛打对方了。

    “他应该有话要说,”王伦这时候摆手制止,“让他把话说完,我们也好听听他的底气从何而来。”

    三家势力的高手,立即停止了要痛殴白一书的打算。

    王伦可是坐着都不需要动,就将实力超过了天境后期大宗师境界的白一书击败,让后者现在连动手都不敢,王伦的实力之强,可想而知。

    白一书这时候开口道:“王伦,就算你是王境强者,最好也悠着点,这世界上有一种人你得罪不起!”

    王伦秒懂,笑着道:“说的是停寿闸血老怪物们在世俗界的后辈,例如你是吧?”

    白一书愣住,没想到王伦知道得这么清楚。

    但这样也好,那王伦就更清楚什么人得罪不起了。

    “你说的没错,我以及金阳宫的背后,就站着这样的超级强者,金阳王!”

    白一书大声说道,底气都上来了。

    “金阳王是真正的王境强者!比后期大宗师强了十倍都不止!”

    白一书不认为自己是在扯虎皮当大旗,他本身就是金阳王的后辈,金阳宫最初便是在金阳王手中诞生,对付他,就是在和金阳王为敌。

    王厚山以及欧家、黄家的众多高手,听到金阳王实力高出后期大宗师十倍,都惊呆了。

    准王境,王境,这样的字眼,他们只听说过几次,并不清楚有多强,但现在最起码有了一个大概的比较了。

    金阳王那么强,想要只手覆灭三大至尊级势力太容易了,换成他们,真的不敢再对付白一书,只能放任白一书潇洒离去。

    不过,王伦实力也很强,应该会不同于他们,会做出另外的选择吧?

    “原来你的靠山是金阳王,那索要的中品和下品灵药,也是金阳王需要吗?”王伦先是询问。

    白一书点了点头:“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这次我可能只能脱身,无法让你们交出灵药来,但记住,要灵药的人是金阳王,你们不上贡都不行!”

    “谁说你今天能够脱身的?”王伦反问,“最起码我可没有说过。”

    白一书瞪大了眼睛,怒道:“莫非你还真的敢跟金阳王作对?”

    砰。

    王伦动用木灵真法,木灵灵力在空中凝聚出一长截绿色长藤,长藤像皮鞭一样抽出,白一书哪怕动用力量抵挡,也没完全挡住,仍然被长藤结结实实抽中身体,等于是被抽了一鞭子。

    “我就是要跟金阳王作对啊,所以根本不需要把你放眼里。”

    完成这一击,王伦缓缓开口。

    白一书忍痛看着自己身前破碎的衣服,以及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暴怒不已。他居然被王伦打了!

    “金阳王可是活了几百年的人物,王伦,你恐怕不了解这一类强者的厉害!你对付我,就是在打金阳王的脸!”

    白一书大声吼道。

    但他心中其实清楚,这番话警告的意味,还没有自我保护的意味强。

    他其实是怕了王伦,寄希望于这句话能让王伦忌惮,不敢真的对付他。

    “你们说说,该怎么处理他吧。”王伦看向三家至尊级势力的家主。

    白一书的话,他压根不在意。

    什么金阳王,就算是黄色王境强者,绿色王境强者,也不能要修炼资源就进行抢夺,这是已经欺负到头上来了,他根本就不会容忍。

    何况,现在灵气在往两级变化,映照大阵的阵眼处会有越来越多的灵气集中,其他地方的灵气则会逐步减少,金阳王这类停寿闸血的老怪物呆在灵气减少的老巢中,日子会更加难过,基本上只可能会去找寻阵眼。

    这种情况下,金阳王更加不会花费时间去处理一般的事情。

    他又没打算将金阳宫毁灭,事情做得不会太出格,金阳王也不敢拿他怎样。

    这时候白一书听到王伦要处理他,怒道:“王伦,你可知道金阳王对我有多重视?他老人家可是赤色王境强者,有几百年的道行了,你这种新手敢惹怒他老人家,别到时候后悔死你!”

    王伦都有些无语了。

    你说你保持金阳王的神秘性多好,毕竟他也不知道金阳王是谁,无从了解金阳王的具体实力,可你白一书实在是太二了,直接将金阳王是赤色王境强者的信息说出来了。

    对他来说,赤色王境强者跟他级别相当,但实力上能胜过他的,可能都不会有。

    玉钟王是赤色王境强者,也同样活了至少几百年,可跟他厮杀,结果是被他杀死。

    “你们有结果了吗?”王伦问着王厚山等三人。

    白一书感觉自己的话丝毫作用都没起,只恨老祖宗金阳王不在,否则这个王伦别说是对付他了,就算是生出想处理他的想法都不敢。

    “王大师,能否让白一书向我们低头认错,金阳宫从此以后保证不跟我们三家势力为敌?”

    欧家的家主开口问道,征询着王伦的意见。

    王厚山朝王伦点点头,表示这个处理意见也是王家同意的。

    三家势力都不愿将金阳宫彻底得罪死,更没想过要趁此机会灭掉金阳宫。

    有金阳王在,他们将白一书和金阳宫处理狠了,就等于是给自己埋下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哪天指不定就会遭到金阳王的报复。

    白一书听到三家的意见,稍稍松了口气。

    果然,这三大至尊级势力还是有所忌惮,并不敢真将他怎么样。

    料想王伦也不愿节外生枝,随随便便就将老祖宗金阳王得罪死。

    但白一书很快发现自己想错了。

    王伦朝三家势力的家主摇摇头道:“你们太顾忌了,这人搞敲诈勒索,就这样轻松放过,不合适。”

    “一切听凭王大师定夺。”

    欧家的家主说道。他们见王伦的态度是要真正处理白一书,自然不敢反对。

    别的不说,是王伦替他们三家解决的大-麻烦,他们如果反过来还忤逆王伦,就真不会做人了。

    “搞勒索搞到我们的头上了,就算金阳宫有金阳宫撑腰,也不能这样无法无天,还是严惩闹事首脑,以儆效尤。”

    王伦的身前,一记金色拳印悬浮着。

    金灵神拳蓄势待发。

    “以儆效尤”四个字,让三家势力的家主和高手们都是心神一震!该有多霸气的人物,才能够对金阳宫这样的势力这么说!

    尤其是欧家和黄家的两个家主,通过这四个字,想到了另外一层,那便是王伦喊来他们不是让他们白白看戏这么简单,也是在提醒和警醒他们,让他们老实点,不要妄想挑战王家的地位。

    “王伦!你真要掀起金阳王跟你的大战!到时候这三家势力的人,都会因为你而被杀死!”

    白一书放声大喊。

    王伦淡淡地说道:“怕我杀死你也不用怕到这程度啊,动手前我先告诉你把,我不会杀你。”

    说完,王伦猛地一拳,将金灵拳印轰了出去。

    半米高的一轮拳印,金光闪闪,蕴含的恐怖威能释放出来,几乎让白一书心生绝望。

    当拳印轰隆隆砸过来时,他涌出了无力感,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这种攻击。

    下一刻,白一书发出了凄厉至极的惨叫,丹田内的内力在快速泄露,丹田破损如同扎破了的轮胎,再也鼓不起来。

    白一书对王伦怨恨至极,作为修武高手,丹田被毁,武道修为完全丢失,比真的死掉好不到哪儿去。

    王伦无视白一书怨毒的眼睛,说道:“你今天被我随手拿捏,今后也是一样,留你一条命,你好自为之吧。”

    随后,王伦并没有朝外面金阳宫的人下手,金阳宫没了白一书,也不敢再放肆,不足为患。

    “联系上金阳王后,将我的原话告诉他,他强行抢夺灵药,冒犯了我,我只是略施小惩而已,他要是有什么不满,憋着就是,要想来找我麻烦,记得提前把身后事料理好。”

    王伦看向白一书说道,“现在,你们金阳宫的人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