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305章 一字成真!
    罗教授只好看了看青松和段思雨,心中也有所意见。

    市长对他咆哮倒是在其次,关键是,他也觉得跟着他学生过来的这年轻人,压根就没拿出来真才实学,光凭着一张嘴就在那怼古大师了。

    “青松。”

    罗教授只好叫来了青松,打算请走王伦。

    他本人倒是对王伦没意见,但王伦已经惹得市长都不高兴了,真要是市长下令,喊人过来推搡着王伦出去,王伦会更难堪。

    “老师,我老板从不会乱说话,何况那个古大师,只怕也未必有资格让我老板去怼。”

    青松低声朝恩师说道。

    “什么?”罗教授大吃一惊。

    那个年轻人,看着跟青松的年龄差不多,居然是青松的老板?

    而且,青松他很了解,为人正直,说的话不会夸夸其谈,所以青松提到的老板,只怕真的不简单。

    想到这,罗教授到了王伦面前,恳请道:“小伙子,如果你有办法,就当面说出来吧,郑市长人还是很讲道理的。”

    王伦没说什么。

    对方以为他是畏惧那个郑市长,但其实根本就没这回事。

    “年轻人,你还好意思待在这么,市长都要赶你走了。”

    古太风讨厌王伦,冷冷嘲弄了一句。

    王伦看都没看古太风,只是说道:“错的就是错的,你们硬要拿整个月季园来为错误买单,我也阻止不了,但你的办法确实是错的。”

    “到这时候你还嘴硬!”

    古太风的徒弟时阳,恨不得撕烂王伦的嘴。

    郑市长已经挥动了手,就要招呼不远处的随行人员过来,让他们轰走王伦。

    “慢着。”

    古太风突然阻止,他冷冰冰盯着王伦,“你一个劲认为我没有拯救月季园的本事,那我让你看看我的本事,希望你不要被吓到!”

    说完,他没管其他人,径直到了月季园里面,随手折下一根月季枝条,又走了回来。

    月季枝条上,上下各自挂着一朵花,但月季花只是半开,花瓣萎焉,浑身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沉暮味道。

    古太风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其余三根手指收缩起来,食指和中指合在一起就好像一把桃木剑。

    “以指代剑。”

    现场资历最深的饶教授,扶了下老花眼镜,开口说道。

    苏院长等专家教授连忙询问这是什么说法,饶教授接着道:“道士作法,惯用桃木剑,用来驱鬼辟邪,但桃木剑只是其中的一种,有的术法同样需要长剑来完成。”

    “而古大师用指代剑,我猜测是要施展某个术法,用在那枯萎的月季枝条上了。”

    饶教授说完,其余人纷纷觉得很有道理。

    他们好奇观察,发现古太风的食指和中指并拢后,急速在空中划动,但并不是胡乱动作,而是以月季枝条为中心,在进行着某种轨迹很复杂的施法行动。

    而且,古大师看起来很轻松,一点也不吃力。

    “这就是在施展术法吗?”

    “听说风水大师随手就能布置出或者改造一个风水局,例如无水变为有水,无风变为有风,月季枝条枯萎看着就像个死局,古大师莫非是要改死局为生?”

    有一个人悄声议论。

    市长、刘骞深等人,聚精会神看着,觉得古大师会施展出来惊人的手段。

    这时候,时阳大概是见到众人都被他师父的手段吸引住,不禁洋洋得意道:“元阴大阵要花费不小的精力才能布置,但那是要笼罩三百亩的月季园的,现在只是针对一根月季枝条而已,容易得很。”

    说着,他还特意望了望王伦,朝王伦露出了冷笑。

    这时候,众人感知到从古大师的双指旁,生出了一小股阴风,这风居然凉丝丝的,化作了绕指柔,随着古大师的操控,在围绕月季枝条不断游走。

    “阴阳调和么?”

    “记得古大师说过,月季是因为元炎之气,也就是阳气的荼毒,才发枯的,解决办法就是引入阴气,以元阴之气对冲阳气。”

    “快看快看,那月季花有变化了!”

    正说着的时候,众人骇然发现,古大师手上的月季枝条,在微微晃动,本来耷拉着的叶子,不但在舒展,而且颜色也变鲜艳了,但最大的变化,则还是枝条上的那两朵花。

    月季花像被春风拂过,花朵慢慢绽放,里面粉嫩的花瓣也伸展开。

    这两朵月季花,竟然真的完全盛开,而且是怒放!

    “活了,居然活了!”

    昆城鲜花投资公司的董事长梁天义,无比激动。

    “太好了!古大师不愧是风水大师,一下子就救活了月季花!”

    郑市长也很激动。

    这可是大手笔啊,古大师一出马,直接就解决了最大的难题,他恨不得立即将古大师奉为座上宾,好好款待。

    众人一下子,聚集到了古大师的周围,刘骞深和梁天义还在对古大师说着恭维的话。

    就连罗教授,都觉得古大师的手段不可思议,上前想要看个究竟。

    也就只剩下青松和段思雨夫妇,在王伦旁边了。

    “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我师父的手段!他老人家随便一出手,就救活了两朵月季花!”

    人群中,传出了时阳的喊声。

    “呵呵,雕虫小技而已,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古太风很谦虚地笑着道。

    “大师太谦逊了,有大师这种神奇手段,再布置出一个元阴大阵,救活整个月季园根本不在话下啊。”

    “月季园就指望着古大师来拯救了,能够请来古大师,是鲜花世界的一种幸运。”

    众人的恭维之词,变得更多了。

    “老板,要不咱们离开吧。”

    段思雨觉得古太风假正经,明明很倨傲却装作谦虚,她看不下去了。

    “既然不听劝,月季园要被毁了也是咎由自取。”

    王伦点了点头,转身迈开了步子。

    古太风提出的办法根本就是错的,会毁掉整个月季园。而古太风展露的这一手,也不是其徒弟吹嘘的那样,救活月季花容易得很。

    事实上,古太风用的手段耗费了自身不小的精神力,说白了,刚才古太风施展的术法,其实就是一种修道上的手段。

    但以古太风的修为,施展起来比较耗神,所以其实古太风的额头上,现在都有着一排排的细汗冒出。

    “年轻人,你是要离开了么?不妨对贫道的手段点评一二,再走也不迟啊。”

    王伦的背后,传出了古太风的声音。

    “是啊,别走别走,你不是挺牛的么,哈哈哈。”时阳放声大笑道。

    王伦转过身,朝古太风说道:“你这次救活了两朵月季花是事实,但如果布置大阵,用同样的阴气对冲阳气的办法,根源上就是错的,还是那句话,那样做会彻底破坏月季园的环境,月季必死无疑。”

    古太风脸色立即僵硬起来,含怒未发,然后望了一眼郑市长。

    郑市长已经是脸色都黑了,咆哮着朝王伦吼道:“给我闭嘴!都这时候了你还在危言耸听!”

    “人呢,都过来,给我把他赶出去!”

    郑市长手一挥,指着不远处的随行人员大声喊道。

    很快,四个随行人员就上来了,要架走王伦。

    古太风摸着自己下巴的胡须,一言不发,眼神阴沉。

    敢再三质疑他,现在要在众目睽睽下灰溜溜地被驱赶,也是活该。

    “无知!”

    王伦冷冷盯着郑市长、古太风等人,“一个个拿低能错误的方法当宝贝,简直是无可救药!”

    他才不管郑市长的身份,直接一块训斥了。

    诚然,他只说古太风的办法是错的,没有说出来解决的办法,可是古太风也好,郑市长也好,压根就没给他这样的机会,从头到尾,就没试着去尊重他。

    如果对方的态度能好一些,他会和颜悦色地为对方提供一个解决办法。

    但现在,既然对方态度愈发恶劣,就别怪他教对方怎么做人!

    “都给我瞧好了!”

    在郑市长等人继续要发飙之前,王伦大声喊道。

    一句话,就直接让郑市长等人的话咽回了肚子中,众人被一股无形的气势震慑住了。

    “开!”

    王伦朝着最近的一片月季喊了一个字,整个人没有任何其他动作,刹那间,大约两百株月季、约莫八百朵月季花,直接盛开,花朵诱人,娇艳欲滴!

    “这,这……”

    郑市长、刘骞深、梁天义等人,都傻眼了。

    古太风突然哆嗦起来,嘴唇蠕动,艰难地发出了几个字:“一字成真!”

    一字成真?

    众人听到这个字眼,纷纷不解,有人从极度震惊中回过神来,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古太风表情惨然,无奈苦笑道:“一个念头,一句话,便能让月季花重新开放,此等术法手段,堪比皇帝的金口玉律。”

    说着,他望向那一片怒放着的月季花,再次苦笑。

    众人面面相觑,觉得很不可思议。

    皇帝的金口玉律他们知道,意思是皇帝金口一开,说出的任何事情都会变成真的,照这个意思,岂不是在说,王伦想让这片月季园复原,就能让月季园复原,比任何办法都管用?

    以前根本就没想过,一句话甚至是一个字,能够引起这么巨大的动静,但今天他们可是亲眼看到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