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304章 不能称前辈
    时阳怒声说着,认为他不大声呵斥那个年轻人一番,对方压根就不知道自身有多愚蠢。

    竟然敢质疑他师父的做法,在他看来,这是纯傻逼的行为。

    “我说你这小伙子怎么回事?人家古大师都拿出解决办法来了,你嚷嚷说古大师的办法不行,你这是在大放厥词懂么?”

    秘书长刘骞深,皱着眉朝王伦说道。

    见市长的秘书也在表示不满,时阳更是有恃无恐,朝王伦冷笑道:“你毫无名气,却在这指手画脚,不觉得自己可笑么!”

    王伦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主,他看着时阳,直接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明说好了,你师父所说,是一派胡言!”

    一派胡言四个字,顿时让众人都发愣,然后时阳等人哗然了。

    “秘书长,这是哪儿来的人啊,这么对我师父不敬,趁早赶出去!”时阳怒道。

    刘骞深马上看向罗教授,毕竟王伦是跟着青松和段思雨夫妇过来的。

    青松连忙朝罗教授示意,让罗教授不要那么做。

    尽管还不知道自家老板为什么会反对古太风的做法,但他相信王伦不会无的放矢。

    古太风终于站了出来,奇怪的是,他脸上并没有什么愤怒的神色,很平静地问王伦道:“这位施主,不妨说说贫道出错在哪里?”

    见状,包括罗教授等人,都对古大师谦虚的做法表示赞许。

    之前以为古大师属于很骄傲的人,但没想到古大师很注重谦虚,并没有一味露出锋芒。

    他们也知道古大师名动西南地区,但被人质疑了后,还能够保持谦逊的态度,对于这种很高身份的人物来说,很是难得了。

    “你听到了吧,我师父大人有大量,根本就没有跟你计较的意思。”时阳很不爽,朝王伦嚷道。

    “时阳,不可那样,”古太风喝止了徒弟,随后说道,“这位施主尽管说,不用畏惧我的身份,我不会拿身份来压人。”

    古大师的这话,又赢得了刘骞深、郑市长等人的敬重。

    这下,可能除了青松和段思雨夫妇外,其他的人都觉得王伦有哗众取宠的嫌疑。

    郑市长更是表情难看,就差叫不远处的随行工作人员将王伦轰出去了。

    “古大师的确是好肚量,就是某位年轻人有些话多了,古大师不必理会就是,现在就烦请古大师布置元阴大阵吧。”

    郑市长朝古太风说完,回头冷冷看了一眼王伦。

    如果这个年轻人识趣,自己走人,那他也就给罗教授面子,不予驱逐,但如果这人不识好歹,哼,那就别怪他了。

    竟然当面说古大师在一派胡言,这不是明显地间接在说他这个市长愚蠢,不懂得分辨真假么。毕竟,他可是对古大师的话深信不疑的。

    “年轻人,你最好还是暂时退避一下。”罗教授走到王伦旁边,好心提醒道。

    市长都动怒了,他觉得王伦最好还是先离开。

    年轻人心高气傲很正常,但当着市长的面这样做,绝对不是明智的举动。    可他还没见到王伦表态,就听古大师说话了。

    古大师像是真的虚怀若谷,很有肚量,他说道:“市长不用急着将这位施主赶走,这位施主对我的办法有所质疑,那就不妨让他在我们面前大胆地说出他的理由嘛。”

    王伦没说什么,青松皱了皱眉。

    因为别看古太风这话说的很有气量,但他稍微一细想,就听明白过来了,古太风这分明是不想让王伦有轻轻松松离开的机会,逼着王伦说出个子丑寅卯出来,好让王伦当众出丑。

    “你要我说也可以。”

    王伦开口道,没理会刘骞深、时阳等人对自己的蔑视和不爽。

    至于古太风的真实想法,他也喝青松一样,猜测到了。

    “那你说吧。”

    古太风示意道,语气有了些微的改变。

    因为他见王伦面不改色,在面临众人质问的情况下,不像是没有底气的样子,所以看到这一幕,他就心中不快。

    他可是在华夏都很有名的风水大师,可不仅仅只是帮达官贵人看看宅子的风水,测一测贵人的旦夕祸福。

    二十年前,西南腾冲地区的十万亩梯田,遭到大旱,沟渠里根本没水,水库和水塘水位严重下降,没有了抽水灌溉的条件,刚抽青的十万亩水稻面临着全被旱死的危险局面。

    当地遍请水利专家,农业专家,气象专家,组织了好几次专门会议,可依旧无法改变局面。

    最后唯一的办法,便是采取打水井的办法,抽取地下水进行灌溉。

    但邀请来的当地地质专家,接连选了十几个地方,机械设备挖下去,最终挖到的却是厚厚的岩石层,根本就没什么出水量。

    最后的最后,还是他出马,只身一人,只用一个罗盘,绕着十万亩梯田所在的山区,勘察了仅仅一个小时,随后便只选定了一处地方打井。

    当时还有人说他狂妄自大,也有人建议他多选择几处地方,否则一旦打井不成功,他的名气会直接毁掉,而且还会挨领导的严厉批评,但他就只选择了那一处地方。

    结果怎样,机械设备开工,只挖了不到十米,底下就有地下水源源不断的冒出来!

    之后,当地靠着这一口大水井的灌溉,硬是在大旱的条件下,保住了全部的十万亩梯田,当年还获得了大丰收!

    五年前,东部沿海一个大地产商邀请他去为一个超级地产大盘开光,当时这个盘计划同时开启30栋三十四层楼高的住宅大楼的建设,但只是地基打好了,第一层还没开始建。

    他看过后,给出了那位大地产商一个建议。

    那就是当第十八栋住宅楼建造到刚刚第x层时,记得第二天停止对这一栋楼的施工,让施工人员全部休息。

    结果怎样,那一天来到时,那栋楼因为地下穿孔地基快速塌陷,整栋楼当场垮掉。

    事后那个大地产商亲自上门来,将他当神仙一样膜拜。

    因为没有他的提醒,那一天到来时如果还有施工人员在施工,绝对会出现工人的死伤。

    像这种不限于算命算卦的事,他做成功过很多次了,风水的运用,在他手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哪怕是这一次的月季园事件,专家教授都束手无策,他还是在看过之后,给出了解决办法。

    可是,他却生平第一次,被一个毛头小子当面怼了,说他的办法没用,说他是在一派胡言!

    现在,这毛头小子面对他,又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气得他恨不得打对方一顿。

    装个毛的装。

    他倒要看看,对方能怎么舌绽莲花。

    ……

    王伦瞥了一眼古太风,说道:“你能看出月季园被元炎之气笼罩,还算不错,但也仅仅是这样了,之后你的说法,全都错了。”

    “七九六十三道槽,每一道槽中都有一道元炎之气,这是无稽之谈。”

    “而建造元阴大阵,企图用阴气来对冲阳气,则不但会没有用处,还会直接将月季园本来的环境破坏殆尽,以后都别想修复回来。”

    王伦淡淡地说着。既然对方让他说,那他就直说,用语上也不是那么客气。

    毕竟,对方实在太倨傲了,表面假惺惺的谦虚,但实际上目中无人,还纵容那个徒弟时阳对他进行嘲讽,泥人都还有三分脾气呢,就怨不得他把话说得过重一些了。

    “放肆!你敢这么说我师父!”

    王伦话音刚刚落下,时阳就手指着王伦,大声怒道。

    古太风表情变得明显不爽了,随后说道:“年轻人,你没拿出半点干货,一味在指责贫道,贫道可要认为你才是在一派胡言了。”

    “古大师,还跟他废什么话,我直接让人将他驱赶出去。”秘书长刘骞深一脸的怒火。

    那年轻人真是无法无天,古大师是什么身份,岂容得了那年轻人来批评!

    “我已经说过了,你的解法是错的,根本不适合月季园的这种情况,要清除元炎之气,得用其他方法。”

    王伦淡淡地说道。

    古大师皱眉道:“照你的意思,你莫非也会风水堪舆?那我不妨听听你的高见!”

    王伦摇了摇头。因为他确实不会什么堪舆。

    古大师顿时怒道:“你什么都不会,偏偏在质疑我,作为晚辈这么不尊重前辈,你父母怎么教你的?”

    王伦相信,这才是古太风平常真正的行事风格,而不是之前故意在市长面前装出来的谦虚样子。

    他不爽古太风拿他父母出来说事,冷冷道:“抱歉,你还没法称得上是前辈,前辈不应该更加虚心倾听后辈的意见么?”

    “你,你简直胡搅蛮缠!”

    古太风脸上现出愤怒的神色,“你都说自己不懂风水了,那还有什么资格评价我的做法?”

    他很是恼怒,眼睛直视着王伦,像要将王伦生吞活剥。

    “罗教授,这到底是什么人,你还不将他赶出去么?”

    郑市长顿时觉得古大师说的全对,自己作为市长,岂容毫无点墨的人在这胡说八道,立即怒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