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257章 难言之隐
    老太还好,这中年男人的打扮,给人一种来自西南大山少数民族的感觉。

    赵芳加入的那个修炼门派,难道跟这两人有关?

    西南那一带,也有修炼门派,不过似乎多是以巫术为主的修炼门派。

    巫术,肯定也是修炼中的一种,类似于修道,王伦等三人走进后,果然发现了那个老太,包括那个中年男人,都拥有一定的实力。

    看来,这两人是修炼者无疑。

    至于赵芳,王伦从赵芳身上没感知到修炼的气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小芳,你可算回来了!”

    赵田很高兴,上千抱住了小女儿。

    赵芳也露出了笑容,应该是也很高兴,但给王伦的感觉是,赵芳身上的阴气很重,情绪上就算很高兴,表现出来的样子,也是有些冷淡。

    王伦皱了皱眉。记忆中赵芳性格开朗,跟现在大相径庭。

    赵田随后又跟那两人打了招呼,然后介绍起王伦来。

    “小芳,这是王伦,你还认得他吧?”

    王伦笑着道:“出去这么久了,只怕不记得我了。”

    赵芳有些腼腆地说道:“确实不太记得了,现在说出了你名字,我就有印象了。”

    她还是很客气地在说话,但似乎长期处在阴属性的环境中,导致自身气质也偏阴寒,给人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当然,王伦不会在意这个,他在意的,是赵芳身上的变化。

    那两人没有跟他说话,甚至只是扫了他一眼后就不再看他了,他反而是对那两人的身份有些好奇。

    如果说赵芳身上发生了什么,那应该就跟那两人有关。

    时间太短,他暂时无法从赵芳身上看出具体的变化来,但既然赵叔都邀请他去赵家做客,他自然会跟着前去,一探究竟。

    他的气息完全收敛了,在众人眼里,就跟赵田一样,是普通的村里人。

    “走走,回家去,你娘可是为你准备好了一大桌好吃的。”

    赵田尽管也知道小女儿有一种不易接近的疏远感,但女儿回来了,他还是无比高兴。

    王伦跟着他们走,因为距离近,在路上的时候,又发现了一些东西。

    那两人都是修炼者,而且修为并不弱小,胳膊全是图腾刺青的中年男子,修为基本跟叩道小成差不多,而那有些驼背的老妪,修为则达到了叩道大成,直逼叩道圆满境界。

    但两人所修炼的功法,带有阴森的气息,倒不是什么鬼宗秘法,但也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至于赵芳,王伦则是发现了赵芳为什么会性情大变的原因。

    起初他在赵芳身上感知不到修炼的气息,但这会儿细细查看,还是发现赵芳体内存在一些气息,显示也是修炼者,只是修为很弱,才刚刚叩道入门。

    修道的最初境界便是叩道,叩道又分为入门、小成、大成和圆满,从这点上说,赵芳的修为比起中年男子来,都要差得很远。

    但赵芳跟这两人的气息,来源相同,应该是修炼同一种秘法的缘故。

    这种秘法,不像鬼宗之类的秘法那么躲躲藏藏,而是光明正大,阴冷属性的话,相信只是这门秘法的特殊特点。

    王伦发现赵芳本身,似乎很契合这个门派,因为从赵芳身上发出的气息来看,此女的阴属性体质,要远超普通人。

    换句话说,此女的阴气之重,很罕见,大概也是在加入这个门派后,被激发了出来,才导致赵芳性情变化。

    也难怪六七年前,这个门派的人会相中赵芳了。

    想必跟着这个门派的话,赵芳的前途也不会差,王伦想到这,倒是没有对那老妪和中年男子抱有敌见,但多多少少保留了一些提防的心思。

    “王伦,刚才谢谢你了,要不然那场滑坡下来,车子可能就被掩埋了。”

    王伦跟赵芳聊了几句后,赵芳没忘记提到这点。

    只是,她旁边的中年男子却带着不屑嘟囔道:“没人提醒,我也不会将车开过去。”

    王伦相信这中年男子所说,毕竟对方是叩道小成境界的修道者,察觉到危险的本领还是有的。

    此刻老妪露出了不高兴的表情,直接冲中年男子说道:“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做好你自己的事。”

    说完,她的眼光在赵芳身上停留了几眼,虽然又挪开了,但看到这一幕的王伦,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赵芳被这老妪监视的感觉。

    联想到赵芳的体质天生就适合这个门派,修炼天赋应该不会弱,但直到如今也才刚刚叩道入门,与常理很不相符,王伦心中不禁说道:“希望我的判断是错的,最坏的那种情况不要发生。”

    老妪和中年男人都没心思盯着他,他干脆就继续观察赵芳,发现赵芳应该是藏着一件很忧心的事,以至于眉头始终微微蹙着。

    但赵芳似乎又不愿意将这忧心事跟父亲赵田说出来。

    王伦将这些发现暗自记在心上,对那老妪和中年男子的提防程度,一下提升了很多。

    在他看来,隐约能感知得出,赵芳很忌惮那两人,有些话不敢在赵田面前说出来。

    当到达了赵家后,王伦在赵家堂屋靠后面的地方坐着,迎风口的位置是赵芳和老妪等人在坐,老妪和中年男子没关注他,他也乐得自在,就在一旁倾听。

    赵田关心女儿,自然也会向老妪询问赵芳在那边的情况,老妪提及了阴巫宗这个名字,也提到阴巫宗在西南一带的大山中,赵芳是阴巫宗的正式弟子,目前修炼很不错,以后的成就不会小等等。

    王伦从这自称是盘嬷嬷的老妪口中,听出了盘嬷嬷对阴巫宗的自信,似乎这个门派的实力,在西南一带的势力中很强。

    喝了一杯茶,也跟赵芳等赵家人聊了一会,王伦就告辞离开,毕竟他一个外人,再待下去也不合适,赵田立即叫了赵芳。

    “小芳,送一送王伦,现在我们家也靠王伦的带动在致富呢,你也应该好好感谢他。”

    王伦本来也打算找一个什么借口,单独跟赵芳说说话,赵田的提议正合他的意思。

    就这样,他跟赵芳前后出了堂屋,右拐到了屋子外面。

    那盘嬷嬷和那个叫张落石的中年男子,都没怀疑他,毕竟只把他当成普通的村民,他到了外面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走上来的赵芳。

    “赵芳,你在阴巫宗是不是受到什么束缚了?那两人是真心对你好,阴巫宗是真心在栽培你吗?”

    王伦询问,眼睛紧紧盯着赵芳。

    赵芳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但很快这丝犹豫就消失了,她摇了摇头道:“没啊,我在阴巫宗挺好的。”

    “你不用怕,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只管开口,我能替你搞定所有跟阴巫宗有关的事。”

    王伦再次说道,表态很明确。

    赵芳的动作幅度很小,但也被他观察到了,他确信对方在阴巫宗的生活,至少是不正常的。

    “谢谢你,小伦哥,不过我没事的。”赵芳浮现出笑意,说道。

    王伦皱了皱眉,事到如今赵芳依然不肯说实话,他知道赵芳并非是在提防他,而是在深深忌惮着那两个人。

    “赵芳,我感觉阴巫宗收你为弟子,是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东西,你肯定比我更清楚,只管跟我说,因为我真的能够帮到你。”

    王伦郑重说道。只是碍于跟盘嬷嬷的距离近,不能够表露出实力让赵芳认为他能搞定阴巫宗。

    他的话,总算是在赵芳这儿收到了效果,赵芳受到了触动,明显想要将实情偷偷地告诉他。

    可正在这时候,那个叫张落石的中年男子也走出了屋子,皱着眉头朝赵芳说道:“送个人而已,用不着这么长时间,盘嬷嬷在等着呢。”

    王伦立即就注意到,背对着张落石的赵芳,明显受到了惊吓,吓得将准备对他说的话都吞了回去,慌乱地拨了一下额头上的发丝,然后转身匆匆往回走,似乎走慢了怕被张落石责罚一样。

    “这绝不正常。”

    王伦心说道。赵芳明显是怕自己陷入到危险中,所以不敢透露实情。

    张落石领着赵芳往回走,还冷淡地扫了自己一眼,不过并没有对自己起疑。

    王伦决定,在赵芳被带离开印山村前,会再去探探赵芳的底。

    毕竟,既然知道了这件事,赵芳又是村里的人,他不可能坐视不管。

    王伦并不知道,赵芳跟着张落石往回走的时候,心情异常复杂。

    赵芳在心中默默说道:“小伦哥,不是我不愿意向你透露实情,你的关心我都知道,但阴巫宗不是你能对付的,我不想把你牵扯进危险中……”

    王伦记下了这事,回去的路上接到了陈若兰的电话,问滑坡的事,王伦便让艾瑞商业团队的机械队帮一下忙,将堵塞的山路清理一下。

    这不是大的忙,对方爽快答应了。

    王伦在家里打坐修炼,一直到了晚上的九点多,此刻雨早就停下了,王伦出了门,借着夜色,来到了赵田的家中。

    潜行对于他这种宗师来说,不需要专门训练也能胜过很多专业的高手,不多时,他就在赵家小四合院的西厢房中,听到了赵芳的说话声。

    只不过,赵芳并不是一个人在房间里,还有那个盘嬷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