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256章 昔日熟人
    元铠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要杀我?”

    元铠禁不住提高了音量,“你这种考虑方式,会直接害了你!”

    怕王伦不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他接着道:“杀了我,等于是得罪缮极老翁,就算你能应付缮极老翁在外面世界的其他代言人,可得罪了以缮极老翁为核心的势力,你以后走哪儿,都会一身麻烦!”

    “嗯,我知道啊。”

    王伦表示自己很清楚。

    他甚至接着补充道,“理智的考虑,我应该放了你,顶多就是让你的身体零部件缺少一两样,还不能废掉你修为,只有这样,才不会得罪缮极老翁这样的庞然大物。”

    元铠懵了:“你既然什么都清楚,那还敢杀我?你可知道,就算你以后足够幸运,能成为天境大宗师,入神大宗师,就算这双料大宗师的名头都是你的,你在缮极老翁老人家的面前,也是屁都不是。”

    他实在想不通,这么简单的道理,王伦会不懂。

    别跟他说什么王伦会杀伐果断,性格霸道之类的话,在实际情况面前,就算王伦恨不得要立即杀死他,实际情况下,也只能放他一马。

    不夸张地说,除非他跟王伦有杀亲之仇,否则,王伦没其他选择,只能是放走他。

    “你是站在你的立场,觉得我应该不敢杀你才是,我也承认,如果我仅仅只是一名修武、修道的双修宗师,那我肯定会忌惮缮极老翁,不敢杀你。”王伦也承认道。

    这让元铠更加不解,不禁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你还要这么做,难不成你还有其他的身份?”

    他的第一个念头,便是王伦该不会就是某个停寿闸血的老怪物的后代吧?

    但转念一想,他又排除了这种可能。

    如果王伦真是这种身份,那没理由不知道停寿闸血是什么意思,不清楚缮极老翁是谁。

    难道,王伦是降临者的后代?

    他惊疑不定起来。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也许降临者的后代就喜欢住在这小村里,过悠闲生活并且修炼也不耽误呢。

    毕竟,王伦年龄不大,修为却很高,真的有可能是降临者后代。

    此刻,王伦哪里知道元铠心中所想,他说道:“就让你死个明白吧。”

    说着,王伦将灵力,从丹田中释放出来,让灵力保持在身前,随后什么动作都没有,就光只是催动灵力,将灵力点燃。

    元铠立即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你什么都没做就……”他蓦地反应了过来,非常吃惊,“你……你之前施展的不是神通,是法术,对,是法术!”

    他非常地震惊,瞪大的嘴巴里能塞得进两只鸡蛋。

    “你也知道这是法术?”王伦笑着道,“那这样最好,你也就应该清楚我为什么不忌惮缮极老翁了。”

    元铠保持着惊呆的表情足足过去了五秒钟,嘴角才开始扯动,说话道:“这怎么可能?你,你是……”

    他说不上话来了。

    没达到筑基的人,是不能够施展出法术的,但也有例外,例如降临者的后代。

    降临者的后代,并不是地球本土的,拥有自己的修真传承,即便地球灵气稀薄,但也能够进行修炼,在练气期的时候,就可以释放法术。

    “你一定也同意我的潜力,比缮极老翁那些人更大,是吧?”

    王伦不知道元铠误认为他是降临者的后代,他笑着说道。

    作为筑基期以下的正统修真者,他的这个优势,可以让他无需忌惮缮极老翁。

    就算以后要跟缮极老翁硬碰硬,可他的成长速度会很快,最后指不定谁强谁弱呢。

    元铠眼神蒙上了死灰色,千算万算,没算到王伦会是这样的特殊身份!

    拿缮极老翁来压王伦,这做法就变得很愚蠢,招致了王伦的反感。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求饶的好!

    “我悔啊。”

    元铠很不甘心。

    十秒钟后,王伦发出了火球术,将已经被自己杀死的元铠,直接焚了,没留下什么痕迹。

    这一次他虽然没得到什么看得见的好处,但对付完元铠,一是战斗经验又有所提升,二是了解了修炼世界很重要的一些信息。

    这样的信息,在御灵仙法中,可找不到。

    “那些筑基老怪物所在的势力,会比世家和各大门派更加可怕,以后圈子大了,遇到了这些势力,还得小心。”

    王伦心中暗自说道。

    毕竟,现在知道拥有最高实力的人,不一定在京城的古老世家,或者某个绝强的门派中,那些停寿闸血的老怪物,才真的可怕。

    王伦沿着原路返回,沿途将一些痕迹清理掉,现在还在下大雨,雨水能帮忙冲刷掉大部分痕迹,省了他不少的事。

    元铠在这儿被杀死,不会留下丝毫蛛丝马迹。

    走下这座山,又翻过了印山村所在的小米山后,王伦到了印山村和上河村之间的这条山路上。

    但才走下来,王伦就注意到前方大概二十米的靠山体一侧的路边,不断有碎石飞滚下来,半山坡上的树木也出现了倾斜,就好像在跟着山体一起往下倾一样。

    滑坡!

    王伦脑海中立即闪过这两个字眼。

    而这时候,本来是大雨天没人路过的路上,却刚好有一辆很气派的路虎越野从远处疾驰而来。

    以那车的速度,只怕刚好来到这儿时,滑坡产生的大量泥石流也会将车子埋没。

    王伦立即站在路中间,双臂交叉挥舞,朝着前方远处的车子做出禁止的手势,想着如果这个动作不起效果,那就直接冲上前再阻止。

    毕竟,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台车被即将倒塌的山体掩埋。

    虽然即将发生滑坡的山体,距离不过十几米,但瞬间滑坡产生的泥块等,足以将一台越野车死死掩埋掉。

    不过开车的司机反映很快,看到他做出的手势后,立即将车减速,然后大概是也观察到了路边情况的不对劲,将车停了下来。

    车子大灯打开着,雨刮器不断在左右刮擦将雨水刮干净,但没人下车,显然知道了路上的情况。

    王伦也就没有跑上去,大概等了不到八秒钟,那段十几米的山体真的发生了滑坡,树木在泥石流的汹涌推动下,一起跟着快速推下来,呈现可怕的碾压之态。

    刹那间,山路将近五十米的区域,被彻底掩埋。

    仅仅只是这一小段山体,造成的破坏就非常严重,如果那辆车没停下来,而是继续前进的话,这会儿已经被深深掩埋进土里,而且会被挤压成薄片。

    王伦看了看山体,好在其余的地方还算安全,就只有这个拐弯处、路面突出来的这十几米的这段发生了危险。

    这会儿已经看不到那辆车了,而身后刚好有人在喊他。

    喊话的是,是村里的赵叔,赵田。

    “哎呀呀,怎么得了啊,我女儿不会有事吧。”

    赵田喊了王伦后,看着横亘在路上的大量泥土,很是焦急。

    王伦不禁问道:“赵叔,你女儿是开车回来吗,刚才有一辆路虎越野在前面停了,没有遭到滑坡的影响。”

    赵田这才松了口气,拍着胸口道:“这就好,这就好。”

    他也顾不上跟王伦解释,赶紧拿出手机联系。

    接通后跟对方那头说了几句,随后他才朝王伦感激地说道:“我女儿说是王伦你喊住了他们,谢谢你啊。”

    “没事,”王伦笑道,“赵璐姐回来了?”

    赵璐是赵叔的女儿,听说大专毕业后留在了上海,发展得还不错,所以他才说那辆车是赵璐开回来的。

    “不是,是小芳。”赵叔咧嘴笑道,满脸幸福。

    王伦纳闷,小芳是谁?

    直到脑海中突然回忆起了一点事情,王伦才反应过来:“赵叔的小女儿回来了?”

    不怪他没有印象,是赵田的小女儿赵芳好像是在十五岁的时候,就被人带走,半收养的性质,带走赵芳的人好像还跟修炼门派有关。

    具体的,他自然不太清楚,只知道赵芳被带走一事,不是坏事,听人说过,每隔一两年,赵芳就会回村一次,住上几天,大概到现在已经持续六七年了。

    只是,他没有看到过,不了解具体情况,没想到这一次刚好遇上了。

    “那还真是喜事,说起来小芳也只比我小了两岁多,好些年没见到她了。”王伦笑着道。

    “那待会儿王伦你去我家坐坐,喝杯茶,也让小芳跟村里同龄人聊聊,这一次她只在家里歇息一天就又要离开了。”

    说到这,赵田显得很遗憾。

    “好。”王伦答应道。

    赵田开始冲着前方大声喊,也隐约听到了女儿的回应声。

    不一会儿,就见到三个人从另一侧完好的山中,走下来,绕过了堆积的泥土堆。

    三个人,中间的是一个文静柔弱的女孩,应该就是赵芳。

    左边是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有些披头散发。

    右边的则是一个穿着麻布制作的衣服的中年男人,短袖衣服处露出的胳膊上,纹着很古怪的刺青,两只耳朵上都挂着硕大的圆形耳环,此外手腕上海带着银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