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255章 停寿闸血
    王伦不由得笑了:“你还想着能活命?”

    落到这个程度,是人就不会想死,但像元铠这种高手应该知道,不想死不代表可以活命。

    出于以绝后患的目的,任谁也会铲除隐患,不会放任这样级别的敌人回去。

    “我想活命,而且我能给你一个不能杀死我的理由。”

    元铠好像怕王伦突然动手,飞快说道。

    “那不妨说说。”王伦有些兴趣。

    他想知道元铠究竟手里有什么样的筹码,能够逼着他放元铠一条生路。

    “缮极老翁。”

    元铠说出了一个名字,或者说是称号。

    王伦听得莫名其妙:“什么什么老翁?你?”

    他以为元铠说的那个称号,指的是元铠自己。

    元铠也很吃惊,反问道:“你不知道他老人家?”

    王伦摇了摇头,随即说道:“你大概是觉得搬出了一尊大人物,想要我忌惮,可我并不知道他是谁,就算他是天境大宗师,也跟我无关。”

    元铠这下知道,王伦是真的不知道缮极老翁是谁了。

    “缮极老翁不是天境大宗师,而是筑基修真老怪。”

    元铠慢慢说道,好像光是自己提起这个名字都需要谨慎严肃一样。

    元铠的话,语不惊人死不休,王伦听了后,是真的吃惊了。

    如他以前猜测的那样,地球上真的存在超过了天境和入神境的人?

    这种人,已经将修武和修道抛到了后面,走上的是修真的道路。

    虽然本来地球就应该是一个修真世界,修炼者一开始都应该就是修真者,可是末法时代剧变之后,修真没落了,绝大部分传承消失,修炼想要继续,只能是在黑暗中摸索,失去了一开始修炼就走上正统修真之路的可能。

    所以,黑暗摸索过后,才发展出了修武和修道这两种方式。

    但这两种方式,本质上就是对于修真消失的一种无奈妥协,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好在只要在这两种修炼方式上走出得足够远,最后会殊途同归。

    也就是最终会有机会,走上修真之路。

    修武的天境境界,修道的入神境界,相当于练气三层,冲破这个境界后,走上修真之路,便会成为一名筑基修士。

    只是,他认为地球的修炼环境,产生一个天境大宗师,一个入神大宗师,都非常不容易,极为困难,所以此刻听到元铠说认识一个叫缮极老翁的人,是筑基修士,他怎能不吃惊。

    “你认识这样的人?”王伦发出了疑惑。

    此举,也是为了试探。当然了,他怀疑的成分也有。

    毕竟,天境大宗师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个露面,何况是更上一层的高手?

    元铠反过来望着王伦,说道:“看来你对停寿闸血的老怪物,是一概不知。”

    王伦知道对方能看出来这点,也没想过要伪装从而套话,他直接说道:“说出你知道的,不保证能免你一死,但至少可以让你有尊严地死掉。”

    元铠摇了摇头,说道:“我不需要你来决定,因为我说完之后,你出于忌惮,会按照我的要求来。”

    王伦笑了:“你还真是自信,行吧,那你说。”

    他倒要看看元铠究竟结识的是什么人,能让他都敢放着理智不要,而要放元铠生路。

    “修武和修道最终会殊途同归你应该知道,在这之上的境界,便是筑基,但这是真正的修真境界了。”

    “所以你可能不知道,修真,才是修炼的正确方式,不过我大可以告诉你,根据现在地球的修炼环境,是没人可以突破大宗师,达到筑基境界的。”

    说到这,元铠稍稍犹豫了一下。

    他也不敢断定,十年前在神榜上出现过的那位秦姓高手,号称是天选之子,会不会打破这个铁律。

    但至少,以他所了解的,修道到了入神境界的大宗师,修武到了天境境界的大宗师,确实会终其一生都无法再寸进,打破不了无法入筑基的这个桎梏。

    王伦听到元铠所说,马上问出了疑点:“照你这么说,你口中的那什么停寿闸血的老怪物,又是怎么修炼到这个地步的,不要跟我说,他们是多年前修真还没彻底破败时修炼成的。“

    从停寿闸血这四个字,他也能猜到一点信息。只是,如果这是真的,未免太耸人听闻了。

    哪知元铠却点头道:“你说的没错。”

    王伦:“……”还真是这样的?

    “不用怀疑,那些老怪物才是现在地球上拥有修真传承的人之一,也的确来自修真还没有彻底没落的那个时代,只不过他们也是大限将至,为了留住性命,只能停寿闸血,待在固定的一个地方,类似于沉睡。”

    元铠知道自己透露出这些信息,会引起王伦的什么反应,但他自信,王伦最后会忌惮的。

    王伦消化着这惊人的信息,随后才问道:“那照你这么说,我就更加不应该怕他们了,他们连走出呆的地方都轻易做不到吧。”

    如果那些老怪物能随随便便来到外面的世界,那也就用不着停寿闸血了。

    以那些老怪物的行为看,固定待在一个地方,类似于待在活死人墓中,是活僵尸的那种。

    元铠却说道:“正因为他们不能轻易现身,但又不可能跟外面世界完全割裂,所以需要有人替他们做事,我就是缮极老翁在外面世界的代言人之一。”

    王伦看着元铠,分辨不出对方所说是真是假。

    他慢慢说道:“你继续说,看你能否让我忌惮。”

    “我来杀你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而我正在和其他代言人一起,为缮极老翁办一件事,一旦我死了,缮极老翁固然不会亲自出手,可其他代言人却会过来找你报仇。”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的名字会被缮极老翁他老人家知道,到时候你跟外界打交道,不可避免会跟他老人家的势力产生交集,其他的不用我多说了吧。”

    元铠说完这些,就不再说了,留时间给王伦想清楚。

    在他看来,缮极老翁所代表的,并不仅仅只是一个筑基的修真老怪,而是代表着一个以缮极老翁为核心的庞大势力。

    王伦作为修武者,哪怕是达到了天境后,也没资格跟这种庞大势力硬碰硬,只要王伦理智一点,就不会选择跟缮极老翁为敌。

    而他,虽然不是缮极老翁本人,但巧妙地利用了和缮极老翁的关系,只要王伦不会读心术,就不清楚他所说的以上内容中,哪些是真的,哪些又是假的。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他哪怕就是这样做了,王伦也得认真考虑,以他所说的是真的来对待,进而做出理智的选择。

    这就是为什么他自信王伦会产生忌惮、不敢杀死他的原因。

    “好,杀不杀你,咱们随后再谈,现在我想再知道一些老怪物的信息,你不会不说吧。”王伦笑着道。

    但言下之意,是元铠如果不说,他可能就会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了。

    “没问题,你想知道什么?”元铠自信自己已经脱线,最起码能够安然离开印山村,心情并不沮丧。

    “这样的老怪物有多少?停寿闸血的具体意思又是什么?”

    王伦问道。

    今天所获得的这条信息,对他来说,并不仅仅只是能开拓眼界的问题。

    因为照元铠这么说,那地球上就不止他一个正统修真者了。

    那缮极老翁,修炼到了筑基期,筑基已成,那就说明已经进入了正统的修真之路。

    真的是这样,那他的观念就得改一改,不能坐井观天。

    “我只能说,这些人不是聚集在一处地方,各有各的地方,隐居不出,至于停寿闸血,是用秘法来停止自身血气的运转,比动物冬眠要高明得多,这样可以让寿元的流失几乎停止,这是他们能存在几百上千年的最大原因。”

    “当然,这样的秘法,我搞不到,就算手上有,也学不会。”

    元铠接着补充道。

    王伦说道:“就算能学会,一般人在迫不得已的时候,也不会这么做。”

    这种做法,无异于真的是将自身变为一个活死人,跟躺在棺材里的人几乎没什么两样。

    区别只是,如果想要进入外面世界,还是可以的,但不用说,代价一定非常的大。

    如果代价小,那些停寿闸血的人能够承受这样的代价,这个世界岂会以大宗师为鼎尊。

    “按照你刚才所说的,超越大宗师的人,这样的老怪物只是一部分,那另外的一部分人,是什么人?”王伦想到了这一点,不禁出声。

    元铠却摇了摇头:“不知道,这话也是缮极老翁对我们说的,是原话。”

    “真的?”王伦不太相信。

    “当然真的。”元铠保证。

    内心中,元铠不愿透露降临者后代的事,因为比起停寿闸血的老怪,降临者的后代要更加神秘,他觉得还是不要妄议的好。

    “好吧,我问完了。”王伦说道。

    元铠斜眼看了一眼王伦:“你考虑清楚了?”

    缮极老翁的事,不管真假,但王伦肯定会用相信的态度去考虑这事,进而做出理智的决定。

    “嗯,考虑清楚了,我要杀你。”王伦淡淡说道,很是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