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239章 严阵以待
    王伦住进为其安排好的县里最好的酒店后,先是炼化吸收了部分炎蛇内丹的能量,然后才睡下。

    第二天,在餐厅吃早餐的时候,不出意料,碰到了周芷婕和龙先生。

    两人跟他打过招呼后,周芷婕向他说道:“王先生,今早家里回复消息了,说是会支付给王先生五亿,只不过筹钱需要一点点时间,还请王先生能够见谅。”

    一旁龙先生也点点头,等于是为周芷婕做担保的样子。

    “行,我给你们筹钱的时间。”

    王伦觉得这不是周芷婕在故意捣鬼,况且他在这等一两天,也等得起。

    “我会尽快筹齐的。”不知怎么地,周芷婕觉得自己在面对王伦时,气势上已经不由自主地弱了。

    本来,在没跟王伦面对面时,她还想着自己跟王伦说话不必那么客气的。

    “也许,是此人已经成为我的梦魇了。”

    周芷婕离开时,心中说道。

    王伦在炎潭边天神下凡般的表现,让她绝望,觉得一辈子都不可能让王伦在她手上吃到亏。

    但周芷婕随即就想到,自己背靠周家,犯不着如此惧怕王伦,只要她不再挑衅,王伦还能把她吃了不成?

    这边,王伦吃完了早饭,没人敢来打扰,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巴,王伦起身走出餐厅,在外面的观景台上欣赏上午的美景。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凌鹰打过来的。

    王伦接通,就听凌鹰焦急地说道:“王大师,叶东寒出现了!”

    王伦精神一振,忙问道:“他难道来华夏了?”

    “不仅是这样,一分钟前,他刚刚从我家离开。”

    凌鹰说出了一个让王伦都觉得很吃惊的消息。

    凌鹰在盯住叶东寒这事上,给他的帮助不小,得知叶东寒在凌鹰家中出现,王伦也放下了其他要问的,首先问道:“那你这边的情况怎么样?叶东寒动手了?”

    “我的一个保镖被他用剑削断了一条胳膊,他知道我在替王大师办事,让我转告王大师一句话,明天上午九点九分,他会在楚江等你,决一死战。”

    凌鹰飞快说道。

    他如此焦急,正是因为知道这条消息对王伦的重要性。

    王伦还是先说道:“你这边没事就好,你保镖的治疗等费用我回头再付。”

    “这个是小事,王大师,叶东寒正大光明出现在华夏,点名挑战您,这消息只怕瞒不住,他踏入我家时,故意喊了人过来。”

    “临走时,他还动用长剑,一剑将我家庭院中的一座假山劈得粉碎,明显是故意在示威。”

    凌鹰讲述着叶东寒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事发经过。

    “他应该是觉得可以杀死我,先向我示威,这个不打紧。”王伦说道,语气并没带有紧张的成分。

    结束通话后,王伦知道,自己必须提前返回了。

    叶东寒这一次出现得太突然,多半有所蹊跷,可他也不会花时间去调查这个,情况是叶东寒明天点名道姓要挑战他,他肯定要在明天上午准时出现。

    王伦找到了周芷婕。

    “我有点事有办,这里是五分之一的炎蛇内丹,十二个小时内内丹的能量流失速度会很小,你有时间带回去。”

    王伦将玉盒打开,用匕首切下了五分之一的炎蛇内丹,装进了一个玻璃容器中。

    周芷婕接过,神情有些激动。

    “我给你们两天时间筹钱,后天晚上我需要看到五亿打到我的卡上。”

    王伦没说警告的话,只是淡淡地说道。

    “一定。”

    周芷婕表态道。

    王伦拿上玉盒,直接走人。

    “他就这样走了?”周芷婕感到很奇怪,问旁边的龙先生。

    “也许是有突发情况吧。”

    龙先生说道,神态有些可惜。

    他还想着利用王伦在这儿住的一两天时间里,争取跟王伦聊聊修炼上的事,向王伦寻找修炼突破的契机。

    尽管机会渺茫,可现在,更是没这样的机会了。

    “我父亲打来电话了。”

    周芷婕这时候感觉到手机在响,拿出手机接通了。

    “已经筹集了两亿?打到我卡上了?”

    周芷婕听到父亲说的事后,相当于重复了一遍。

    随后,她跟她父亲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挂断电话时,脸上表情让人捉摸不定。

    “周小姐,已经有一部分钱打过来了?”

    龙先生看到周芷婕的表情,若有所思。

    出于好意,他询问了一句。

    “嗯,打过来了两亿。”周芷婕知道龙先生听到了她说了什么,没有否认。

    龙先生道出了他的想法:“虽然还没凑齐,但先打两亿过去也好。”

    周芷婕笑了笑,点点头后,却是什么都没说,随后离开了。

    龙先生叹了口气。

    他只希望,周芷婕能吸取教训,不要被周家其他人蛊惑了,毕竟周家其他人根本不知道王伦有多恐怖。

    只是,周芷婕本来就对王伦不服,有人蛊惑的话,未必不会铤而走险。

    可周芷婕应该明白,如果算计王伦,结果会有多么可怕。

    ……

    王伦回到谭城时,已经是傍晚了。

    明天上午就要开战,他也就没回印山村,在谭城见了凌鹰、江雄风等人后,入住进了谭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知道他要大战叶东寒,凌鹰等湘楚省的大佬没敢多打扰,跟王伦吃过晚饭后,就自发告辞离开了。

    王伦回到套房中,想到饭桌上凌鹰转述叶东寒的话,暗道叶东寒应该是自觉有杀他的资本,所以才敢直接现身。

    叶东寒说,之所以要选在明天上午的九点过九分,在楚江上跟他对战,就是要在这个时间,送他上路。

    所谓的九九归西。

    他当然不在乎叶东寒的这种挑衅。

    不过这也反映出来,叶东寒最近一段时间很可能修为上发生了突破,觉得能稳稳杀死他。

    “我杀他的徒弟时,表现出的实力是化劲初期,所以如果现在叶东寒的实力也是化劲初期的话,他肯定不会这么正大光明地向我挑战。”

    王伦能通过叶东寒的行为,推断出一些东西。

    “他现在的实力,很可能是化劲中期,现在距离我杀死他的徒弟也没过去几个月,常理而言,我不可能完成突破,实力还应该在化劲初期,而他如果是化劲中期,那按照修武者的认知,铁定是能击杀我的。”

    “甚至于,他这次大张旗鼓地搞这个,是要通过杀死我,向方海量宣战。”

    他知道方海量基本留在军中,明天的楚江战斗,方海量应该不会有时间在那现身,叶东寒想杀死他,然后直接让方海量知道,进而去跟方海量决一死战。

    “还没跟我动手,就将目标瞄准方海量了,呵呵。”

    王伦笑了笑。

    事实上,此刻在靠近楚江的一家宾馆内,叶东寒的确在想着跟方海量对战的事。

    “我已经完成突破,更是将剑法修炼到了另一个层次,斩杀王伦是板上钉钉的事,这事会很快传开,到时方海量会坐不住,自然会出现。”

    “哼,到那时我就会将方海量击败,以报之前被他羞辱之仇!”

    叶东寒双眼放出冷光,断然说道。

    他曾经发誓,只要在觉得有绝对把握击败方海量时,才会现身华夏。

    现在,他已经是蛟龙出海,会在华夏这个地方,引动万千浪潮!

    ……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微风轻轻吹拂着楚江的江面,在楚江靠菊花洲观光带的一截,如往常一样,来这儿休闲的人很多。

    但如果细心的话,又会发现,今天跟往常,却又有着不一样的地方。

    谭城常务副市长的儿子周显,带着女朋友,开着富豪朋友那借的豪华摩托艇,在楚江上乘风破浪,就要接近菊花洲这一截江面时,却发现前面停着好十几辆海事船,将江面封锁了。

    他只好减慢了速度,摩托艇近乎停下后,朝为首的人问道:“这一段江面被封锁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是常务副市长的儿子,按理谭城发生了什么大事,他会很快知道,可七点半父亲出门时,都没听到父亲提过谭城有大事发生。

    “为了安全起见,三公里长的这一截江面,全都封锁了,你赶紧离开!”

    那人却懒得跟周显多扯,语气生冷。

    周显皱了皱眉,又从对方的穿着打扮上发现了问题,不禁问道:“你们不是市海事局的人?”

    那人只是冷哼了一声,不耐烦道:“让你退走,听从命令!否则我们会直接驱赶!”

    见对方说话这么不客气,周显便跟父亲打了个电话,过程中脸色变了数变,挂断电话后,没再说话,直接将摩托艇调头,往旁边岸边驶去。

    “怎么了?”周显的女朋友很不解。

    “封锁江面的,是国安局的人。”周显答道。

    “国安的人?他们严阵以待是因为什么事?”

    周显的女朋友也是出身官家,对于国安出动的事,同样触动很大。

    只有遇到非同小可的事,国安局才会这么严阵以待。

    “海外华合总门的叶东寒,将跟人在这里决一死战。”周显认真说道,只是神情分明很激动。

    他的女朋友觉得很奇怪,问道:“这也能允许人被杀?”

    “宗师之间的挑战,又有多少人能直接插手?他们没法阻止两位宗师的厮杀。”

    周显语气中带着羡慕,认为这才是牛逼哄哄的人生。

    “而且,跟叶东寒对战的人,咱们也有幸见过。”周显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