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210章 这事我管了
    两人的鲜花种植农场,被毁掉了。

    王伦顿时明白了过来。

    “雷蝉生干的?”王伦询问道。

    估计鲜花种植农场就是这对夫妇的“孩子”,也难怪当青松误以为他是雷蝉生的人后,会表现得那么愤怒了。

    “王先生,我们被雷蝉生盯上,自身难保,不可能答应你去印山村。”青松说道。

    这不是鲜花种植农场没了他们夫妇就可以随意去其他地方,继续鲜花种植研究,他们面临的约束非常严重。

    “而且我们如果答应了王先生的邀请,只会给王先生带去麻烦,雷蝉生会迁怒到王先生你。”

    段思雨好意提醒,在劝王伦放弃。

    “雷蝉生究竟想逼两位做什么?”

    王伦想知道答案,这样也能更好地帮两人解决麻烦。

    不过青松和段思雨还没有回答,几个人就听到前院那儿传出了刺耳的喇叭声,还有狼狗的叫声。

    青松脸色一变,拔腿就走:“是那帮人,他们来了!”

    从旁边杂物房路过,青松随手抄起了一根扁担,怒气冲冲。

    段思雨连忙追上去,想要将扁担从丈夫手上抢下来,她很焦急地喊道:“老公,别冲动啊!”

    那帮人确实该打,但如果她丈夫拿扁担砸了那帮人,不但会遭到毒打,还会被诬陷,要知道,雷蝉生在东郊这一带,可是出了名的喜欢把自己一方的黑行为洗成白的,而把对手从白的强行诬陷成黑的。

    “思雨,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总之不能答应那姓雷的条件!”

    青松继续拿着扁担,快步冲了上去。

    见状,段思雨只好紧跟着,心都慌了。

    几人来到前院那,发现一辆福特皮卡停在两层楼房前,四个彪形大汉以不同姿势倚靠在车身前,一个个都露出肆无忌惮的表情。

    其中一个下巴有浓密黑色胡须的壮年男子,手上掂着一根铁钎,作势要打大狼狗:“麻痹,再叫老子一铁钎捅穿你,晚上弄狗肉火锅吃!”

    也许是四个人都凶神恶煞,就连这狼狗,都有些害怕这些人,低声吼叫着,不敢上前咬人。

    “布丁,过来!”

    段思雨连忙喊道。

    她可是知道,这壮年男子上次来过,鲜花种植农场就是这人带头破坏的,这人心肠非常狠毒,真的会用铁钎杀死她家的布丁。

    “你们又来干什么?”

    青松气愤吼道,握着扁担的双手因为生气,在微微颤抖。

    “你这不明知故问么,什么目的,你难道不清楚?”

    一个全身都是肉的大胖子,鼓着一对鱼泡眼,冲着青松喊着,语气很不善。

    “毁坏我的农场,还威逼租户不将花田继续租给我,就是要逼着我们夫妻为你们卖命,哼,你们这帮无耻的人,别想得逞!”

    青松一下将扁担举了起来,无比愤怒。

    “嘿嘿,拿一根扁担吓唬谁啊?我告诉你,你们没得选,雷爷看中了你们,是你们的荣幸,识相点,就乖乖照办!”

    下巴有浓密黑色胡须的壮年男子,明显是四人当中的头目,他左手两只手来回掂着铁钎,丝毫不把青松放眼里。

    “哼,真以为我们就怕了,看打!”

    青松气到了极点,不甘心坐以待毙,挥着扁担朝壮年男子冲过去。

    “给你点颜色瞧瞧!”

    一个瘦小精悍的汉子跳出来,赤手空拳,站定后下盘变得很稳,等青松的扁担扫过来时,这精悍汉子猛地矮身,躲过了扁担,然后像弹簧一样迅速弹起来,追着青松背后弹腿出去,一腿踢中了扁担。

    扁担被踢飞,这精悍汉子又迅速逼上去,想用双拳击打青松的腰部。

    王伦本来想出手,可看到青松并不慌张,而且应对迅速,飞快扎下一个马步,显示出了很不错的底子。

    青松用双拳跟精悍汉子对轰了一下,然后迅速踢腿,准确踢中了对方的小腿,让对方趔趄了一下,往后连退了几步才稳住了身形。

    “行啊,原来还会几招功夫啊。”

    精悍汉子冷笑,迅速冲上来后,出击的动作明显加快了一倍以上,围着青松攻击,逼得青松手忙脚乱起来。

    下一刻,他扣住了青松的手腕,正要继续攻击,被头目喝止了。

    “回来,这人是雷爷看中的人才,伤了就不好了。”

    下巴有浓密胡须的壮年男子等人退下来,朝青松冷笑道:“千万别以为你们是鲜花种植人才,我就不能拿你们怎么样,这次是给你一个警告!”

    尽管青松有几分打架的本事,出乎他的意料,可他们四个都是雷爷的得力干将,是拿过砍刀血拼过的人,自然不会把青松放眼里。

    “老公,你没事吧?”

    段思雨迎上去,关切询问着青松。

    “没事,”青松眼睛紧瞪着对方四个人,能喷火一样,“思雨,我们不能给雷蝉生那种人做事。”

    段思雨点点头。这点上她完全赞同丈夫的意见。

    两人大学毕业后,能走到一起,跟相近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有着莫大的关系,婚后的相处,两人也愈发的熟悉,相知相爱,在大的事情上,两人的观念一直保持着一致。

    不过,段思雨眼神中有着化不开的忧愁,不知道这事最终会怎么解决。

    “你们两人赶紧告诉我结果,是遵照雷爷的命令,还是要反抗?”

    壮年男子直接下起了通牒,然后阴阴补充道,“如果要反抗,那就别怪我们哥几个狠毒了!”

    四人齐齐狞笑起来。

    尽管不知道这四人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可肯定不是什么好招,夫妻俩都有些绝望了。

    打不过,讲道理也不行,走法律途径也不行,会被雷蝉生使坏,总之,他们没好的法子。

    “思雨,待会儿你从前门跑出去,跑进茶园里,那儿车子走不了,你不要回头一直往前跑就行,不用担心我。”

    青松压低声音,飞快跟妻子说道。

    不这样做,他担心两人谁也走不掉。

    他也顾不上段思雨会怎么想了,总之他要保护住妻子。

    随后,他快速向王伦道:“王先生,你快走吧,别掺和进我们的事。”

    王伦有些感动。对方已经身陷困境,却还能考虑到自己,最起码人品真的很好。“不需要,我留下来便是。”王伦笑着道。

    下巴有浓密胡须的壮年男子哈哈大笑起来:“还真有不怕死的啊,青松,你倒是邀请来了一个讲义气的弟兄。”

    说是这样说,但他脸上的嘲讽之色,谁都能看出来。

    他压根没把王伦当回事。

    多一个人而已,对结果构不成任何改变。

    今天青松和段思雨是不想走,也得跟着他们走,别无选择!

    “王先生,你……”

    青松着急,并不想王伦被牵扯进来。

    “没事,交给我就好。”王伦笑着打断青松的话,人显得非常的放松。

    “哟,口气不小啊。”瘦小精悍的汉子语气夸张地说道,引得三个同伴哈哈狂笑。

    壮年男子随即冷冷道:“小子,你逞英雄是要付出代价的,现在你要想离开,先过来乖乖跟我们弟兄几个赔罪!”

    他决定,就先拿这个年轻人开刀,让青松夫妇知道知道他们的厉害。

    用雷爷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说,这叫做杀鸡给猴看!

    王伦笑呵呵说道:“赔罪不急,我能先问问雷蝉生打算逼他们做什么么?”

    壮年男子认为王伦是管定了这事,但根本不将王伦视作威胁,索性耐着性子跟王伦解释了一句。

    “雷爷看中了他们的栽种本领,想提供一份报酬丰厚的工作给他们,多好的事,别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呢,他们却不知道珍惜,哼。”

    这话一出,气愤的青松忍不住,冲着对方吼道:“别给雷蝉生那小人脸上贴金!你们砸毁我们的鲜花种植农场,逼我们夫妇离开这,去给他做事,搞鲜花走私!”

    实际情况,比壮年男子说的要恶劣了许多。

    雷蝉生在东郊有不少的产业,其中就有一项,便是栽种极少数的几种名贵的鲜花,偷偷输送到华夏北边的几个国家售卖,因为选定的鲜花种类特殊,所以走私起来,其实非常赚钱。

    雷蝉生用了好几种方法逼迫他们夫妇,就是想利用他们手上的技术,栽种出更多的特殊鲜花。

    在雷蝉生眼里,他们只是为雷蝉生赚钱的工具。

    屈服于雷蝉生,他们将失去自由,而且不是一年两年。他们的梦想将会永远搁浅。

    “原来是这样,这个雷蝉生,就不怕遭报应么。”王伦像是喃喃自语。

    他看过那被砸毁得不成样子的花田,可见雷蝉生为了逼迫青松和段思雨屈服,用上了多么狠毒的手段,连他这个外人都来火,作为当事人的青松和段思雨,愤怒有多大,可想而知。

    “臭小子,敢这样编排雷爷,你找死啊!”

    瘦小精悍的汉子大怒,突然朝王伦出手,人冲着王伦弹起来,坚硬的右膝盖凌空狠狠撞向王伦的面门!

    这口无遮拦的年轻小子,竟然敢诅咒雷爷,那就先用膝盖撞碎这小子的一张嘴。

    壮年男子和另外两个同伴露出残忍的笑,等着王伦嘴被撞得血肉模糊的那一刻。

    “这事我管了。”

    然而,他们却听到王伦平静而冰冷地说出了这句话,此外,他们还发现王伦没去闪躲,反而是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