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191章 压轴拍品遭抢
    “其实不是我,若兰你根本不用遭这大罪,对不起,若兰。”

    王伦带着歉意说道。

    “别这样,我从来没怪过你,再说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全恢复了么。”

    陈若兰连忙说道,不想王伦背负什么愧疚感。

    “嗯,你眼睛幸亏是全好了,要是有什么意外,我可就真的要懊恼一辈子了。”

    这是王伦的肺腑之言。

    自从拥有了万灵宝瓶,自己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后,他也就同时遭遇到了形色不一的敌人,他自己倒无所谓,但一点不想自己身边的人因为自己牵扯进入麻烦和危险中。

    这一次陈若兰出事,的确让他很过意不去,心情一直没好起来过。

    对待敌人,他可以毫不犹豫,杀伐果断,但对于身边亲人和好友,他却挂念甚重,他并非要标榜自己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因为在他看来,保护好身边的人,根本就不需要理由,这是他应该做的。

    如果一个男人,连这点责任感都没有,那也就枉为是一个男人了。

    “王伦,我们不说这件事了,火纹丹你拍下了,付出的代价很大,不会对你自己的修炼造成影响吧?”

    陈若兰最近才明白,为什么王伦可以在邻村恶霸将排污管道往印山村安放,派出了大量混子跟村民发生冲突时,王伦能一个打倒十几个混子,所以她虽然不清楚修炼究竟是什么东西,但知道王伦的实力变强许多,就是因为修炼。

    “不会的,那两件法器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价值,至于那一千万,反而在我看来是价值最大的,不过花出去我一点也不心疼,这钱完全能通过其他途径赚回来。”

    王伦笑呵呵说道。

    外人如果知道一千万比什么两件法器都重要,一定以为王伦疯了,不过这一次竞拍火纹丹,在王伦看来,付出的两件法器并没有什么,毕竟都是从别人那儿得到的。

    “那就好,我就担心你的修炼会受到影响。”陈若兰放心了。

    顿了顿,陈若兰接着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村里还有一大推事等着她,而且王伦这边的农业项目也需要人监管,特别是艾瑞商业咨询公司那边,她和王伦几天不在的话,就无法了解调查的最新动向了。

    “我们现在就能走了。”

    王伦觉得,此行最大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离开了。

    至于压轴拍品,灵心草,就算是此次拍卖会当中价值最高的一件,他拿到手利用起来,也会获得好处,可他没想过要竞价。

    他的交易资本全用光了,总不能继续拿灵水出来交换,那样会引发别人的严重怀疑。

    就现在,他拿出了一瓶灵水,都引起了那么大动静,好在他也控制了量,确保了引发的反应大,可不至于让人怀疑到他身上有制造灵水的宝贝但如果灵水继续拿出来,保不准就会有人推断他身怀异宝了。

    “那好,我们现在就出发。”

    陈若兰简单收拾了下,跟着王伦,王伦打开了包厢的房门,两个礼仪小姐立即迎了上来,转告了观主凤飞叶交代的事情。

    “行,我知道了。”

    王伦说道。

    凤飞叶在得到一瓶灵水后,迫切想要见他,原因虽然没说,但猜也能猜出来,只不过凤飞叶不敢打扰到他,便在离去前仔细叮嘱了两个礼仪小姐。

    王伦打算离开凤凰观前,跟凤飞叶打声招呼。

    他跟陈若兰走到了走廊上,却发现凤飞叶居然不在大厅的第一排主位上。

    而且,此刻大厅内人声嘈杂,大家都在议论一件事。

    王伦听了一下就明白了,敢情是现在已经过了压轴拍品竞拍开始的最后时间了,但拍卖台上根本就没出现灵心草的踪影。

    不但凤飞叶不见了,就连拍卖师和鉴定师,也是行为古怪,站在台上既不跟客人做解释,也不安抚客人的情绪,一个个心事重重,对超过竞拍开始的最后时间闭口不谈。

    王伦很好奇,便仔细观察了这些拍卖师和鉴定师,发现情况还真是异常。

    这些人,应该是已经从凤凰观这边得到了最新的某种消息,似乎不敢相信某件事发生了。

    王伦照此推断,发现基本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灵心草出事了。

    否则,作为最重要的拍品,灵心草绝对不会过了开始的时间,却没有出现在拍卖台上。

    “王伦,这儿发生什么事了,似乎大家都对凤凰观很有意见的样子?”

    陈若兰没法根据眼前的场景,做出和王伦一样的推测,她有些奇怪现场此刻的状况。

    “不管这事了,我们直接离开就好。”

    王伦没兴趣关注这个,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在责备凤凰观。

    很多的人认为凤凰观迟迟不让灵心草展示出来,是在故意吊胃口,所以声讨凤凰观的人不在少数。

    王伦和陈若兰走下楼梯,出现在了一楼大厅的大门位置,守卫见两人要离开,没有阻拦,不过王伦走出这张门后,迎面就看到凤飞叶脸色非常难看地走过来,而且是拄着拐杖,靠拐杖来支撑身体。

    这是受到严重打击了?王伦看得出来,这次凤飞叶心不在焉,大违常理。

    要知道,他通过之前跟凤飞叶打交道,发现凤凰观的这位观主其实很有大局观,除非是碰到了特别棘手的事,否则不会这么忧心忡忡。

    “王先生。”

    看到王伦和陈若兰,凤飞叶勉强挤出笑容,然后又微微跟陈若兰点头。

    陈若兰眼睛康复了,她本应该恭喜的,但实在是没心情。

    “两位现在就要离开了吗?”

    凤飞叶询问着,本来是要特别挽留王伦先留一会的,但事有轻重,顾不上了。

    “嗯,火纹丹一事,还得多谢凤观主。”

    没有凤凰观将火纹丹拿出来拍卖,他想要得到火纹丹的话,肯定还得大费一番周章。

    “没什么,咱们各取所需,王先生,我这边还有点急事,压轴拍品灵心草在从库房运送到这儿的路上,遭遇了抢劫,灵心草被抢走,我得去跟客人们说一下。”

    凤飞叶焦急说道,本来就布满皱纹的脸因为发愁,褶子就更多了,活像一块晒干了的橘子皮。

    灵心草被抢走,负责护送的好手虽然没被杀死,但全都被打晕,弄醒之后没有一个人能说出劫走灵心草的人是谁,长什么样,甚至连对方一共几个人动的手都说不出来。

    她愤怒之余,发愁的原因也在这。

    对方来无影去无踪,既然已经得手,肯定早就计划好了退路,跑得没影了,她之前亲自率领凤凰观的高手进行了追击,可惜追出去几百米,周围就全都是山,敌人从哪儿穿插进山林中都行,根本就无从追查踪迹。

    不得已,她只好退回来,明白这珍贵至极的灵心草,想要再夺回来,难如登天。

    这事不算秘密,她都打算跟大厅中的客人明说了,所以也没有必要对王伦进行隐瞒。

    “灵心草被抢,还是在凤凰观自己的地盘上?”

    王伦禁不住讶异。这事太出乎意料了,相信凤飞叶也没想到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还会遭到抢劫。

    “这事被我们凤凰观摊上了,没办法,只能去面对,不说了,王先生一路顺风,恕老身就不远送了。”

    凤飞叶挤出一丝笑脸,跟王伦道别道。

    虽然王伦拿出的灵水,属于修道物品当中最为罕见的一类,引起了不单是她还包括鉴定师和拍卖师的疯狂震惊,但她已经领教过王伦隔空发出火球的修道神通了,知道王伦是入神境界的修道大宗师,所以王伦能拿出灵水来,也不足为奇。

    她也没想过要从王伦身上掠夺灵水这种宝物,这灵水对于修道者来说有着大作用,可以直接提升修为,可她没能力得到,十个甚至一百个她加在一起,也不会是王伦对手,她根本就不敢有掠夺的心思。

    不过最后时,凤飞叶仍然在王伦身后说了一句:“王先生,像您提供的那种灵水,还会交易出来么?交易价格好说,可以谈。”

    “不会了,我要留着自己用。”

    王伦很干脆地拒绝了。

    凤飞叶早猜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毕竟那可是灵水,数量十分的少,哪怕是王伦,拿出来卖一两次不稀奇,但要将灵水当矿泉水一样的大面积去卖,估计王伦也没那么多灵水。

    所以,被王伦拒绝,她也不失望,朝王伦点点头,她匆匆走进了大厅内。

    王伦和陈若兰没有停留,直接离开,出了凤凰观的山门,然后又踏上了铁索桥,在简易城堡那被凤凰观的人盘问了过后,就搭乘一辆车从公路走了。

    王伦很容易就看到,外面有很多的人在搜捕,显然是在追查灵心草的下落。

    这种灵草非常珍贵,是传说中的灵心仙草的极弱化品,可开心窍,提悟性,哪怕是对宗师都有良好的作用。

    那人敢在凤凰观的地盘内出手抢夺,本身就说明了灵心草对人的无穷大的吸引和诱惑力。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谁,策划得这么好,将拍卖会的压轴拍品给劫走了。

    ……

    此刻,在距离凤凰观大概五里的公路上,南炎天夏坐在自己座驾的副驾驶座上,让管家开车,他则在一番思索后,拨通了老太爷南炎青宫的座机电话。

    老太爷不使用手机,就连座机安在家中,也是由管家或者佣人接听,然后再由管家决定要不要通知老太爷。

    当然,他打过去的电话,老太爷的管家肯定是要马上转给老太爷接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