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190章 欠打!
    听到其中一个礼仪小姐这样说,南炎天夏很不爽。

    放在平常,这地位低下的礼仪小姐怎么敢拦他,但他偏偏在王伦这儿碰到了。

    他很不服气,尤其是王伦说不接见外人,那他就硬要去试试。

    眉毛一挑,南炎天夏看着两人道:“我想见就见,怎么,你们俩还想阻止我不成?”

    两女摇了摇头。她们确实不敢硬挡住比霸王龙身份地位还高出不少的南炎天夏。

    但两人也没马上让开,其中一女劝道:“南炎公子,王公子已经明说了,除非是他从里面打开房门走出来,否则谁也不能上去打扰他,刚刚霸王龙就是因为……”

    南炎天夏一下子变了脸色,倒不是怕了王伦,而是没想到霸王龙好歹也是江赣一带的人物了,却在王伦这吃了亏,他还以为霸王龙是在1号包厢姓郑的人物那儿吃瘪的。

    “哼,王伦这么霸道,那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这么阻止我。”

    南炎天夏一把推开两人,来到了房门前,伸手就朝门敲去。

    王伦好大的口气,派两个地位卑微的礼仪小姐在这警告他,让他不得打扰,这地方又不是王伦的私人地盘,王伦却弄得比自己都还拽,气到了他。

    他就要看一看,自己敲了门,王伦敢拿他怎么办。

    可南炎天夏的手指还没触碰到房门,就听到里面传出了断喝声。

    “滚!这儿是我的包厢,再在外面放肆,别怪我不客气!”

    这一声断喝,自然来自于王伦。

    王伦听到了外面南炎天夏的声音,自己都已经让人告知过情况了,这会儿不见外人,是南炎天夏不懂得尊重人。

    这会儿陈若兰的情况有了明显变化,眼球周围的肿胀现象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而且陈若兰半睁开了眼睛,能模糊看到景物,只是因为之前陷入到黑暗中好几天,初次接触光线,眼睛还有些不适应。

    但不管怎么样,火纹丹是起作用了。

    眼下若兰的状况是稳定了,他不用太操心,也就容忍了南炎天夏在外面吵了几句,否则碰到陈若兰处在关键时刻,他哪里还会出声警告,早就打开房门将南炎天夏踢飞了。

    可王伦都亲自出声警告了,南炎天夏这边却还不肯罢休。

    “哼,王伦,你好大的口气,老子想进来,你还能打老子不成?”

    南炎天夏一把将房门直接推开,动作粗鲁至极。

    接着,南炎天夏迈开腿,要走进来。

    “滚蛋!”

    王伦怒了,快速上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南炎天夏看到王伦出手,反应也不慢,手腕上带着的一只像银手镯的法器,突然爆发出银色光芒,形成一片光幕,护在了南炎天夏身前。

    防御性法器!

    南炎天夏的这件法器,乃是他家老太爷亲自赠送的,刚才争夺火纹丹他落后,也没有敢拿出这件法器来竞拍,就是因为除了特别意义外,这法器等于是能在关键时刻救他的性命。

    南炎天夏想着,王伦就算甩了巴掌过来,但自己有这件锁气镯,王伦定会遭遇到光幕的反震。

    可下一刻,南炎天夏就看到,王伦的一巴掌直接捅进了银白光幕中,去势不停,继续朝着他的脸甩过来。

    南炎天夏大吃一惊。他的这件下品法器防御力那么强,竟然挡不住王伦,被王伦轻轻松松就洞穿了。

    来不及更多的惊讶,南炎天夏避无可避,啪的一声后,感觉左脸火辣辣地疼,挨了狠狠的一巴掌,人都朝后蹭蹭蹭退出去了好几米。

    一次交手,以电光火石的速度结束了。

    南炎天夏捂着快速肿起来的左脸,一脸怨恨,死死瞪着王伦:“你竟然敢打我?”

    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敢这么打他,那还是在家族里的情况,放到外面来,别说是动他一个手指头了,就算是骂他,都没有人敢这么干。

    可这个王伦,刚刚却甩手给了他一巴掌,打得他左脸非常疼,他都感觉到了左脸上出现了五条红印子!

    这一刻,南炎天夏恨不得杀死王伦。

    “打你又怎样,你是欠打。”

    王伦说道,不等南炎天夏发怒,王伦接着道,“告知你一次,又警告过你一次,你不要脸,不听劝,我还用得着给你脸?”

    “你!”南炎天夏气得身体剧烈颤抖。

    旁边中年管家正要发飙,但王伦此刻身上气势全出,中年管家立即感觉到像潮水一样的威压朝自己汹涌扑过来,瞬间将自己淹没。

    他哪里知道,王伦气势尽出的话,早就不是化劲初期宗师的气势了,作为正统的修真者,王伦正在练习引气诀,处在练气阶段,练气也就意味着能驭气,身上蓄积的气势可以随意驾驭,发挥出很恐怖的威压。

    就这一下,管家突然“啊”的一声惨叫,人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两只眼睛充满畏惧地看着王伦,仿佛在看一尊魔神。

    中年管家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而南炎天夏不傻,看到这一幕,便知道王伦的实力之强,远超自己的想象,这样的强者,根本就不会被他的威胁话语影响到,哪怕他搬出来南炎世家也一样。

    “该死,难道我就只能白白挨上一巴掌么?”

    南炎天夏心中涌出了无数的不甘。

    正在这时,南炎天夏看到凤飞叶急匆匆走了过来,连拐杖也没要,显然是赶过来要处理这事。

    不等凤飞叶说话,南炎天夏就冷冷看着凤飞叶道:“风观主,你请来的客人好横啊,连我也敢打,这笔账该怎么算,你凤凰观是不是得给我一个交代?”

    他可不怕凤飞叶,既然他是在凤凰观的地盘受的辱,他就要拉上凤凰观。

    “南炎公子请别着急,你们也没有发生什么冲突吧,要我看,现在压轴的拍品就快要出现了,不如先回包厢,观看竞拍?”

    凤飞叶这样说道,做起了和事老。

    南炎天夏不满意对方这种和稀泥的做法,态度咄咄逼人:“凤观主,你要是不想主持公道也行,那就别怪我用自己的方式了。”

    凤飞叶脸色一变,措辞不再那么客气,劝道:“南炎公子何必意气用事,还是不要影响了压轴拍品的竞拍才好。”

    “哼,你这是在包庇王伦这小子,行,我不跟你多说,手底下见真章!”

    南炎天夏很是强硬,甚至可以说是无理。

    他要逼着凤飞叶给王伦施加压力,本质上说,他其实不将凤凰观太放眼里,否则,也不会用这种方式逼迫凤飞叶了。

    但南炎天夏根本没想到,他这二十多年以来顺风顺水,好运气在今天发生了逆转。

    不但王伦敢抽他耳光,霸王龙敢跟他顶几句,就连凤飞叶,都朝他发作了。

    凤飞叶神色变得冷漠,冷冷道:“南炎公子既然要搬出南炎家族来压凤某,凤某随时奉陪就是,不过,我没看错的话,现在是南炎公子强行要闯王先生的包厢,却反过来诬陷王先生,这个该怎么说?”

    “你!”南炎天夏实在没想到凤飞叶为了一个王伦,面对他的态度会如此强硬!

    这完全就是在帮王伦说话,清楚地表明凤飞叶站队到了王伦那边。

    “好好好,凤凰观勾结一个外地人,不将我南炎世家放眼里,我倒要看看你和王伦怎么横下去!”

    南炎天夏怒极反笑。

    凤飞叶平静说道:“南炎公子最好明白一件事,我凤凰观只是尊敬南炎家主,不是畏惧,另外,南炎公子也没必要死撑,你同样清楚王先生的实力。”

    南炎天夏变得有些尴尬。

    他内心深处,面对王伦其实有着忌惮。

    不成想,凤飞叶居然直接把这个说出来,丝毫面子不给。

    不等他说话,凤飞叶接着道:“不是我扯虎皮拉大旗,事实上我想攀上王先生这层关系,也没那资格,所以,你南炎世家也一样,根本就不能跟王先生相提并论,趁着现在王先生还没发话,我要是你,我会选择快速离开。”

    这话气得南炎天夏快要吐血。

    凤飞叶这是完全不给他任何面子,直接将他冷嘲热讽了一顿。

    而他,真的没法反驳。

    一来,凤飞叶说的是实话,王伦可是武道宗师,就算拉上整个南炎世家,也打不过王伦,南炎世家,没有让王伦产生忌惮的资格。

    二来,再在这里纠缠不清,惹怒了王伦,只怕那人就不止甩他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他已经吃了个大亏,被打了耳光也无能为力,就这一下,他就对王伦产生了阴影,真的害怕王伦会用其他方式教训他。

    “走!”

    南炎天夏招呼管家,头也不回,气呼呼地走了,根本就没回11号包厢哦,而是直接离开凤凰观。

    凤飞叶没去相送,这不是她眼下要办的事。

    她走到两个礼仪小姐那,吩咐了几句,然后离开了。

    包厢内,王伦也听到凤飞叶来了,但懒得现身。

    “若兰,给,擦擦。”

    王伦找到抽纸,递给了陈若兰。

    陈若兰用抽纸擦了擦流出来的泪水,笑着道:“适应得差不多了,这几天可把我憋坏了,现在看什么东西都感觉像是老天爷恩赐给我的一样。”

    服下火纹丹几分钟后,现在陈若兰终于能完全将眼睛睁开,适应了视物,只不过适应过程中骤然见光,眼睛受刺激流了一点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