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177章 他的令牌更牛
    王伦回过头看去,发现身后大概十几米的地方,四个练家子平稳地抬着一架竹辇,好像一张竹椅式样的东西,竹辇上坐着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衣着华丽,后背靠着,双手放在扶手上,悠闲地翘着二郎腿。

    喊话的人,则是前面一个类似管家的中年男子,相比那年轻人的悠闲和傲气,这中年男子则是一脸的志得意满,仿佛作为年轻人的下属,地位都要比同一条路上走他前面的人高。

    前面有四五个人在走路,包括一对男女宾客,这中年男子的喊话有些粗鲁,听着让人不舒服,于是宾客当中的那女人就跟男伴抱怨着什么。

    王伦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但想必是跟男伴抱怨说碰到了霸道的人,不想让路。

    但那男的在女的耳朵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王伦就看到那女的变了脸色,小心翼翼望了一眼在竹辇上看风景的年轻人,硬是没敢吭声,乖乖和男伴退到了一旁。

    其他的几人,则都是凤凰观的人,显然也清楚这年轻人的身份,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

    那个中年男人更加得意,不过发现最前面的他和陈若兰还没有主动让路后,一张脸就垮了下来。

    “喂,前面的人,让让,先让我家公子过去,我们有急事!”

    中年男子的大嗓门响起,快步走上来后,大概是觉得其他人见了他家公子都自觉地让路了,这两人也理应这么做,关键是他觉得没人敢得罪他家公子,竟然伸手朝王伦肩膀而去,想将王伦“拨”到一旁去。

    王伦冷笑了一声,虽然对方的做法不算特别霸道,但和颜悦色地说话会死啊,急着赶路的话,那好好跟他说一声,他还能抢道不成。

    可对方一个管家式样的人,还在他面前牛逼哄哄的,要用手将他拨到一旁去,以为他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能怎么捏?

    王伦肩膀稍稍一沉,等中年男子的手指触碰到他肩膀上时,中年男子立即感觉几根手指像戳到了铁板!

    中年男子禁不住发出了“咦”的疑惑声。

    就算是肌肉发达的壮汉,他的手指接触过去,至少也会感觉到肉的弹性,可这个年轻人的肩膀,却像是铁做的。

    他正疑惑,突然感觉到从对方的肩膀处,传出了一股很有弹性的反震之力,刚好他手指还保持着接触,立即就中招。

    反弹之力震开他的手指,力道继续施加影响,震得他整条手臂都发麻,人也情不自禁地蹭蹭蹭往后退了几步!

    这就好像,他都没有靠上去,就被别人用一种神秘手段给弹了回来。

    当着自家公子的面,自己却现场丢丑,中年男子面子挂不住,忍不住瞪着王伦想要牢骚几句,但猛地想到对方拥有这等手段,自己如果引发了冲突,等于是在给自家公子找不自在。

    大家族出来的管家必须反应要快,更要懂得细致入微地去考虑事情,明白这点后,中年男人马上将要说出去的牢骚话收了回来,转而道:“麻烦让让,我们公子有急事。”

    说完,他还朝王伦露了个笑脸,只是别人只能看到他后背,发现不了这个动作。

    王伦本也没想什么小破事都要出头,就是让道而已,既然对方识趣,他也就懒得一般计较。

    “和和气气说一声,我早让了。”

    王伦淡淡地说道。

    中年男人朝王伦点点头,不敢放肆,等到王伦走到了旁边后,这才手一挥,示意后面四个抬竹辇的人跟上。

    王伦拉着陈若兰在路最右边走,那竹辇到了跟他平行的时候,竹辇上的年轻人侧过来身子,冷冷说道:“敢给我南炎世家的管家难堪,本少会给你一个教训的。”

    他说的云淡风轻,好像他要给王伦一个教训是理所当然,王伦连拒绝的权力都没有。

    “什么南炎世家,没听过,难言之隐倒是听过。”

    王伦轻描淡写,回击着对方。

    他确实不知道什么南炎世家,也不在乎。

    年轻人有些意外,没想到王伦还敢拿南炎世家的名字做调侃之用,他冷笑着道:“如果不是有急事,我现在就会给你一个好看,最好明天能让我看到你,要不然时间拖越久,我保证你受的教训会越深刻。”

    王伦心说这世界上还真是什么人都没有,傲慢到这种程度的人,出门上街没被人打死也是一种奇迹了。

    “那刚好,我明天就要参加拍卖会,到时等着你。”

    王伦说道。

    “哼,有种,到时本少好好跟你玩玩。”

    年轻人说着,又扫了王伦一眼,这才转过身去,继续优哉游哉的样子。

    陈若兰不能看到,但能听到,所以基本也弄懂了整件事情,此刻不由无语道:“咱们这是躺着也惹上事了?”

    王伦拍了拍陈若兰肩膀:“淡定吧,我估计这种事不会绝。”

    陈若兰噗嗤一笑:“你这么说,是在说你自己天生就带拉仇恨的光环么?”

    “算是吧,”王伦打趣道,“谁让我在人群中都那么亮眼,不招人嫉是庸才嘛。”

    “切,都没发现你嘴皮子会转弯了。”陈若兰淬骂道。

    两人身后的那几个人,注意点自然不在他们的身上,那几个人仍然在议论着那个年轻人。

    “所有的人都主动让道了,南炎世家的公子哥,果然惹不起啊。”

    一人这样说道。

    他们没有发现王伦震慑那中年男子的情景,只以为那中年男子一过去,就乖乖让王伦让道了,更加对南炎世家的南炎天夏畏惧。

    “当然惹不起了,在我们江赣境内,南炎世家的财力是最为雄厚的之一,还有几个族人是能修炼的,综合实力很强,南炎天夏又是南炎世家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儿,众星捧月,想要什么都能得到,开罪了他,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我听说南炎世家的老爷子很护短,这大概也是没人敢得罪南炎天夏的原因。”

    “南炎天夏不是修炼者,但即使来到了凤凰观,面对前来参加拍卖会的宾客,他这个不会修炼的人,地位都要比一般的修炼者高。”

    “有什么办法,人家有靠山,还有权有势,刚才如果哪个人敢不让道,我敢肯定那人会倒霉。”

    ……

    众人议论纷纷,就连那对男女宾客,都没有对南炎天夏的霸道做法发出怨气。

    王伦将这些议论一字不落的听到了,但没有当回事。

    这事带给他的影响,顶多就是明天的拍卖会,对方会仗着财势,跟他较劲罢了。

    对方如果真想用武力来压人,根本就是没悬念可言的事。

    王伦带着陈若兰走过了铁索桥,在简易城堡那等待了十几分钟,等到了一辆去鹿野镇的车,坐上后离开了。

    在鹿野镇的旅馆里,两人一起睡在一间房里,只不过是双人床,陈若兰克服了娇羞,但仍显得很不好意思,是和衣而睡的,而且保持着床头台灯没熄掉。

    两人睡下后,也不说话了,空调工作的声音掩盖住了两人的呼吸声,陈若兰听不到王伦的呼吸声,但自己过了老久才入睡。

    而王伦其实没有多想,脑子也没兴奋,躺下后没多久就睡着了。

    实在是若兰碰到这种情况,他心情一直不怎么好,哪里会去考虑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事。

    何况,就算是平常时候,碰到这种事,他也不会去想着两人睡到一张床上。

    一觉醒来,王伦发现陈若兰还在睡,没有打扰,蹑手蹑脚起床,去了洗手间快速刷牙洗脸,不过走出来时,发现陈若兰已经起来了。

    “若兰,等会我们就出发,中午之前我们会拿到火纹丹,你的视力会恢复过来的。”

    王伦为陈若兰鼓气。

    经过了一晚上,陈若兰的眼睛状况其实又明显变差了一些,哪怕是灵水,也不足以彻底根治黑堇蚁毒。

    这种黑堇蚁毒的毒性太强烈了,否则也不至于需要下品丹药火纹丹才能清除。

    灵水固然有着奇效,事实上也极大程度地延缓了黑堇蚁毒中毒症状的加深,但目前来说,还不是包治百病、包解百毒的。

    “嗯,我相信你。”

    陈若兰重重地点头。

    两人吃过了早饭,便出发了。

    来到凤凰观的山门后,王伦发现这儿换人了,换成是一队护卫,这些护卫实力不怎么强,只是普通练家子的水准,但胜在人多,能保持很高的警戒程度,进去的宾客都需要出示令牌,而且要经过身份的核实之后,才能被允许进入。

    轮到王伦和陈若兰时,王伦刚好发现在他前面的,正是昨天碰到的那个南炎世家的公子哥南炎天夏。

    南炎天夏也发现了他,脸上显露出冷笑,点头道:“很好,你果然来参加拍卖会了,正好给了我机会,我会在拍卖会上教你做人的。”

    “焦作人?”王伦笑了,淡淡说道,“那你就拭目以待吧。”

    轮到南炎天夏出示令牌了,南炎天夏连手都不抬,眼睛也不看那些护卫,旁边的中年男子则马上将两块令牌掏出来,也是颇为傲慢地递了过去。

    护卫队长检查过后,不敢怠慢,主动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南炎公子,请。”

    南炎天夏这才背负着双手,慢悠悠走进了山门里面。

    护卫队长收好两块令牌,暗自嘀咕。

    不愧是江赣境内财力最为雄厚的世家之一啊,连令牌都能弄到两块,看那样子,那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根本就是进去拍卖会后,去服侍南炎天夏的。

    连参加这级别的拍卖会都有排场,啧啧,大世家的公子哥,就是不一样啊。

    至于南炎天夏连正眼都没看自己,他也没去埋怨,知道自己跟人家根本比不了。

    “麻烦出示令牌。”

    轮到王伦和陈若兰了,护卫队长带笑,客气地向王伦说道。

    王伦将一块跟别的令牌同样颜色、同样大小的令牌递了过去,护卫队长的手还没接过去,眼睛就发直了。

    观主亲自以私人名义发的令牌!这年轻人竟然有一块,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大来头?

    护卫队长不敢有丝毫怠慢,姿态比面对南炎天夏时更低,热情邀请王伦和陈若兰进入。

    之前进入山门却没立即走开的南炎天夏,看到这一幕,皱了皱眉。

    擅闯揣摩主子心思的中年男子,立即走上来问护卫队长道:“据我所知,一块令牌只允许一个人进来,他只有一块令牌,却带着同伴一起进来了,怎么回事?”

    护卫队长心中冷笑,这中年管家受到南炎天夏的授意跑过来质疑那个年轻人,却殊不知在观主眼里,那个年轻人比南炎天夏重要多了。

    私人令牌总共只发出去了三枚,南炎天夏可享受不到这等待遇。

    所以,护卫队长对中年管家也是对南炎天夏说道:“因为这位贵客的令牌更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