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176章 因为利益
    凤飞叶冷哼道:“你打伤打残我的人,现在没令牌,却要我给你参加拍卖会的资格,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有强大的实力作为威慑,能逼着我不得不这么做?”

    不等王伦回答,凤飞叶接着道:“没错,理智而言,我确实不应该拉上凤凰观跟你斗,直接应该同意你参加拍卖会,但人都有不理智的时候。”

    王伦笑了笑。他会给对方施加压力,对方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也在给他施加压力。

    允许他参加不参加拍卖会,这对凤飞叶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因为拒绝或者同意,都不会牵扯到利益关系,毕竟两个修道护法被教训的事已经成了定局,需要将这事摘开了说。

    但凤飞叶还是透露出不同意的想法,无非就是想刁难他,想看他愿意拿出什么样的条件出来。

    这有些像待价而沽的意思。

    明明知道某个人很需要一件商品,掌握这商品的商人,知道除了他这里,其他地方买不到这件商品,所以就想方设法提高商品的价格,笃定某个人愿意花费大代价,将这商品买到手。

    对他来说,他必须参加拍卖会,但他不想当冤大头,被凤飞叶狮子大开口。

    王伦于是慢悠悠说道:“凤观主,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也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可能阻止我参加拍卖会,否则要承受什么样的后果,你比我更清楚,说吧,你要怎么才肯点头?我也不想继续伤和气。”

    听到王伦做出这番表态,凤飞叶脸色稍微好转了一些。

    说到底,两个手下被教训的事已经无法更改,她也接受了,只是咽不下一口气,想要刁难住王伦,既然王伦愿意在不伤和气的前提下跟她商量,总比撕破脸皮的好。

    想了想,凤飞叶才说道:“你是修道高手吧,你总得先告诉我你的一些信息吧。”

    王伦便知道,这事有的谈,跟对方说了一下自己的来历。

    “原来你叫王伦,好,既然你是修道高手,虽然你没透露具体修为,但估计达到了入神的修道境界,我凤凰观是一个修道的势力,不如你告诉我修道方面的一些特殊经验,不需要多,如果有用,一条就够了。”

    说完,凤飞叶眼神殷切。

    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位如此年轻的修道超级高手,虽然对王伦保证过了,不会也不敢在外人面前将王伦的实力说出去,但凤凰观可以从王伦这儿获知一点修道上的经验。

    一旦成功,那将有着宝贵的作用。

    可没等凤飞叶的期待维持住多久,就被王伦拒绝了。

    “不行,修道经验不会外传。”

    王伦直接摇头。

    一是,他肯定不会将修炼经验说出去,二是他真不是什么修道者,是修真者,御灵仙法上记载的内容是很多,各方面的都有,但随便拿出来一条,只怕对修道者而言都很珍贵,他舍不得。

    “真不行么?王伦,你总得拿出点诚意出来,要不然没法谈。”

    凤飞叶不甘心,继续谈判。

    王伦很干脆地说道:“凤观主还是换其他条件吧。”

    见状,凤飞叶知道王伦决心已定,无法更改。

    她其实也明白,提出这个条件后,她也只是抱着万一王伦答应了呢,那凤凰观就会收获宝贵的修道经验,但那只是万一,她也做好了被拒的准备的。

    这次没多想,凤飞叶马上就说道:“那不如就换你欠下我们凤凰观一个人情如何?为这个人情,我还能在明天的拍卖会上,给予你一些便利。”

    像明天的拍卖会,宾客也会分等级,一些贵重的拍卖物,也得是高等级的宾客才有资格进行拍卖,作为主办方,凤凰观当然可以为王伦提高宾客等级。

    但王伦听完这个提议后,还是拒绝了,并且从背后背着的包中,拿出了一样东西。

    对他来说,为了参加拍卖会,就欠下凤凰观一个人情,太不值当。

    而且,他也讨厌欠人人情。

    “这是紫金小锤,跟被我毁掉的那黑金小锤威力差不多,也算是一件不错的法器了。”

    王伦将当日从龙道长手上得到的紫金小锤拿出来。

    这法器有些破损了,但价值还是有一些的,只不过是需要放在修道者的面前,紫金小锤才会有所价值。

    果然,凤飞叶接过这紫金小锤后,认真看了几眼,倒也没有压价的意思,点头道:“确实跟方护法被毁掉的那黑金小锤差不多。”

    如果能得到这件法器,倒也能稍稍弥补方护法修为被毁的损失,虽然只是一点点,总好过什么都没有。

    “这法器我收下了,但你还有附加条件吧。”

    凤飞叶没天真到以为王伦用紫金小锤作为交换,就只能交换到拍卖会的一张入场券的地步。

    毕竟,这法器的价值,绝对大过了一张入场券。

    王伦点头道:“有附加条件,第一,我需要获得拍卖会的最高便利条件,第二,你得向我透露火纹丹的详细情况,包括你们凤凰观判断的火纹丹的拍卖价。”

    这个拍卖价,并不只是说多少钱多少钱,凤凰观举办的这场拍卖会,还会应拍卖物主人的需求,用其他东西例如灵药、法器来作为交换。

    至于如何衡量这些灵药、法器的价值,相信凤凰观也派出了有资历的鉴定师,负责搞定这事情。

    他百分百要拿到火纹丹,但肯定不能够暴力抢夺,否则带着陈若兰只怕是陈若兰会走不出这天华山,所以他会走正常的拍卖途径,能提前了解火纹丹的详细情况,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你还真是考虑得周到。”

    凤飞叶望了一眼清纯漂亮的陈若兰,心知在王伦这种超级高手眼里,这个女孩子的地位十分重要,从中也显示出来,王伦对火纹丹是志在必得。

    于是凤飞叶笑道:“行。”

    只要能在拍卖会上胜出其他拍卖者,凤凰观就能获得最大化的好处,火纹丹最后被王伦拍卖到手也没什么,毕竟给谁不是给。

    凤飞叶便用了几分钟时间,详细介绍了火纹丹的一些情况。

    “王伦,这是你的令牌。”

    介绍完火纹丹的信息后,凤飞叶直接甩给了王伦一块令牌,态度不怎么友善。

    虽然同意王伦参加拍卖会,但前面发生的事没过去多久,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王伦收下令牌,笑道:“一千万我会准备好,竞拍的其他参与者我会一一击败,不过如果有托参与的话……”

    “我们凤凰观还干不出那种恶劣的事。”凤飞叶冷冰冰顶了回去。

    王伦点了点头,算是相信了凤飞叶所说。

    毕竟,这老太其实还算有底线的,他攻击林飞见的时候,这老太就没有选择朝陈若兰出手,有所为而有所不为,所以跟这种人打交道,不会特别的累。

    暂时的交易就到这里了,王伦没多呆,带着陈若兰转身离开了。

    凤飞叶冷冷盯着王伦的背影,直到再看不到了,这才收回视线,紧握在冰火龙拐杖上的手,有些无力地松开了。

    “可惜,就算我想出一口气,可实力不济,拿他没办法啊。”

    凤飞叶叹息着,也转身往山门里面去了。

    对她来说,答应跟王伦合作是出于理智的考虑,这也符合她和凤凰观的利益。

    毕竟王伦对火纹丹志在必得,倘若她从中阻挠,下场会很不妙。

    所以,哪怕跟“仇家”合作,心里很膈应,她还是只能这样做。

    至于这会委屈了林见飞,特别是方一子,也是没办法的事了。

    “王伦,明天我们去参加拍卖会,不会发生什么危险吧?”

    陈若兰有些担忧,尤其是担心王伦的安危。

    凤凰观的人如果要对付王伦,方法只怕是层出不穷,再聪明再谨慎的人,都有可能会中招。

    王伦继续拉着陈若兰的小手往前走,笑着说道;“这个没什么好担心的,凤飞叶是个聪明人,她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尤其是整个凤凰观,做赌博的。”

    毕竟,他把事情闹大后,在凤飞叶面前故意展露出了入神境界的修道修为,极大地震慑住了凤飞叶,凤飞叶绝不敢乱来。

    何况,其实说到底,牵扯到了利益,那所有的怨恨和不满,其实都会在“利益”二字面前让步。

    他参加拍卖会,竞拍火纹丹,抬升火纹丹的价格,获益的是凤飞叶和凤凰观,有这样的利益,有雄心的人是会要牢牢攫取这笔利益的。

    “若兰,等下我会再用药水涂抹你的眼睛,你再忍受半天的煎熬,到了明天中午前,事情就能解决了。”

    王伦望见陈若兰肿胀得厉害的眼睛,柔声关怀道。

    可惜他无法现在逼迫凤凰观将火纹丹交出来,那样做的话,遭遇追杀他很可能照顾不到陈若兰,所以他没法出手抢夺。

    “没事的,我能忍受,希望明天顺顺利利。”陈若兰笑着道。

    两人通过一段路后,前面不远处就是铁索桥了,王伦想着走过铁索桥后,便带陈若兰去简易城堡那,看能否搭乘便车去鹿野镇上,度过今晚。

    这时候,他听到了身后传过来了喊声。

    “让让,都给我让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