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正文 第175章 明知故问
    凤飞叶不由自主停止了攻击。

    对方如果真的是在发出修道神通,那她再怎么去催动冰火龙拐杖,都打不过对方。

    修道神通,是入神境界的修道高手才能办到的,入神入神,意思就是进入神通的世界!

    凭空凝聚火球,弹指间发出雷电,手结一个简单法印就能引来狂风……这些都是修道神通,真人境界的修道者碰到这种神通,只有祈祷对方会不会下杀手了。

    凤飞叶站着没动,一副放弃了进攻的样子,她不信王伦会将她这位凤凰观的观主杀死。

    “怪不得两大修道护法都不是你对手,不过这位高手,你跑来凤凰观大肆对付我的人,总得给个交代吧?”

    凤飞叶张开嘴巴说道,声音从嘴里出来的时候,有些许的异样。

    观察敏锐的人其实已经发现,对比动手之前凤飞叶的强硬态度,此刻凤飞叶不但冷静了下来,而且言语之间不再喊着要杀那个年轻人了。

    这肯定是因为那年轻人的恐怖威慑力了。

    他们也没有鄙视凤飞叶的意思,换成是他们,多半还不如凤飞叶。

    “凤观主,在你向我要一个交代前,最好先问问他们。”

    王伦指了指靠着山门的方一子和林见飞。

    这两人一个修为被废,一个双腿被废,现在模样看起来都挺凄惨的。

    凤飞叶见两个强力手下变为了这样子,其实心中忍不住升腾起怒火,这可是凤凰观除了她之外,实力最强的两人了,如今被王伦这般教训,她气极了。

    可是,凤飞叶不敢再动手了。

    对方能发出火球,火球能轻易将冰火龙拐杖发出的火龙击散,就这一点,她就不能轻举妄动。

    对方的修道实力这么强横,一旦继续为敌,她承受的代价,将会是毁灭性的。

    何况,对方当她面教训林见飞的时候,用的不是修道手段,而是化劲宗师的修武手段,这就更让她绝望了。

    因为,她活了这么久,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能同时修武和修道!

    可以说,即使拉上整个凤凰观,她都觉得很难压制住对方。

    凤飞叶只好压下怒火,看着方一子道:“方护法,事情经过到底是怎样的,你仔细说给我听。”

    “这人没有令牌,还要硬闯山门,被我阻拦后还出言威胁,甚至动……”

    方一子本来是想说“动手”的,但整句话没说完,自己就先闭嘴了。

    “怎么了?”

    凤飞叶的脸色已经不怎么好看了。

    她了解这两个修道护法,这两人可不是善茬,以眼下方一子突然心虚的表现看,只怕这件事摊开了说,她凤凰观不占理!

    方一子感觉到了观主的冰冷,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却是没敢再说话了。

    “林护法,你来说。”

    凤飞叶冷哼了一声,又看向林见飞道。

    她也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像审问犯人一样,审问她凤凰观的人,可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她没办法将两人带走,只能在现场解决整件事。

    林见飞偷偷望了一眼王伦,心中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刚刚方一子为什么一口咬定是王伦惹事,但突然就闭口不说,表现出心虚来,就是因为那时候王伦冷冷看了一眼方一子,吓得方一子不敢再说谎了。

    他呢?

    他修为还没被废掉,可是如果像方一子那样睁眼说瞎话,激怒了王伦,只怕结果也会像方一子那样,沦为修为被废掉的废人。

    “我……”林见飞说不出口了。

    “还是我来说吧。”

    王伦站出来道,“我的确没有令牌,但令牌是明天拍卖会进去的凭仗,而不是现在吧,何况我只是来到山门这儿,从没说过要进去。”

    凤飞叶望了一眼方一子,后者没敢出声,等于是默认了王伦的说法。

    “那怎么会发生冲突的?”凤飞叶直接问道。

    反正丑事已经被围观众人瞧见了,遮遮掩掩也没用了。

    “这两人对我朋友有不良念头,为了达到目的,自然是故意找茬,安了一个我不听警告要擅闯凤凰观的罪名给我,说要我束手就擒,不照办的话,就算是在这儿当场杀死我,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然后冲突发生了,这人朝我动手,可实力不济,被我教训了。”

    王伦淡淡地说完,在围观众人看来,王伦的话很符合实情,没有夸大其词,也没有在故意曲解。

    当然,围观众人,甚至是作为当事人的方一子和林见飞,都不知道其实王伦一开始就是想着要闹出动静的。

    但如果守山门的两人能本分一些,王伦就算想闹出动静,也闹不出来,说到底,矛盾冲突就是那两人引发的。

    凤飞叶听完,不禁恶狠狠瞪着两人。

    都严令警告过好几次了,没想到这两人死性不改,还是那么好色,现在倒好,因为好色,被人教训了!

    她也不想再细细问下去了。

    两个手下什么德性,她比其他人更清楚。

    这两人既然对那个漂亮女孩子产生了不良想法,又正好发现王伦没有令牌却来到了凤凰观的山门前,肯定是要拿令牌做文章,先搞掉王伦,再对付那名漂亮女孩子。

    只是,两人踢到了铁板。

    王伦的做法虽然霸道,凤凰观也确实能够更加霸道一些,去教训王伦,可如果她敢选择那么做,等于是凤凰观也会踢到铁板。

    所以,对面这年轻人,真的无法得罪了。

    “你们先带两位护法下去疗伤。”

    凤飞叶吩咐几个属下道。

    随后她又让围观的几名客人离开了,等山门前只剩下了她和王伦还有陈若兰的时候,凤飞叶努力调匀呼吸,使自己能平心静气一些,说道:“这位高手,你出手教训他们两个,但将其中一人废掉了,太严重了吧。”

    王伦摇了摇头,慢慢说道:“凤观主,假如今天是我实力不济,不等你赶过来,我就被他们两个打废了,我朋友只怕也会下场不妙,现在凤观主却在责难我下手太重?”

    “这……”凤飞叶一时语塞。

    她比别人更清楚,江湖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有实力同时又有理站得住脚的情况下,你就是再霸道,别人也无话可说。

    她只好点点头,咬牙道:“好,这事我姑且不说了!”

    这只能是吃下哑巴亏了,不可能在手下修为被废这事上找回场子了。

    顿了顿,凤飞叶接着道:“但另外一件事,我觉得很有必要好好谈谈!”

    见凤飞叶脸色不善,王伦笑道:“说的是我没有令牌却来到凤凰观地盘的事吧?其实我来这,就是想参加拍卖会的。”

    “没令牌不能参加拍卖会,你既然知道,还用蒙混过关的方式进入凤凰观的地盘,莫非真的别有用心?”

    凤飞叶直接就质问上了。

    毕竟,王伦的动机值得怀疑。

    王伦知道动机这玩意,容易被人发现,但要发现动机背后的原因,却很难,所以他没打算说自己来到这儿就是为了故意闹大动静,好让凤凰观的主事者出现。

    他直接说道:“没什么歪心思,我来天华山是为寻找火纹草而来的,后来得知天华山中没有了这种灵草,但拍卖会上却会拍卖出一枚火纹丹,我自然想要拍到手,得知没令牌不能进入拍卖会,便提前过来看看,找守门的护法问下情况,哪知这两人会故意找茬。”

    王伦的话听着合情合理,凤飞叶也想不出有什么不对,便看了一眼陈若兰,问道:“为这位姑娘来的?”

    “她眼睛中了一种毒,只有火纹草或者火纹丹才能解毒成功。”王伦说道。

    凤飞叶突然说道:“那我要是不允许你进入拍卖会现场,你岂不是连竞拍火纹丹的资格都没有?”

    她没有否认拍卖会现场会有火纹丹拍卖的事实,但她的这话,却等于是在向王伦表明现在主动权完全到了她手里。

    毕竟,王伦没令牌,没资格参加拍卖会。

    王伦早猜到凤飞叶会这么说,自己打伤打残了凤凰观的两大护法,凤飞叶如果还能什么都不在乎,直接同意让自己参加拍卖会,他都会怀疑凤飞叶脑子进了水。

    “凤观主,你也看到了,我朋友中毒很深,只有火纹丹才能解救,你觉得我会眼睁睁看着我朋友眼睛失明么?”王伦反问。

    “不会,”凤飞叶马上摇头,明白了什么,脸色变了变,“这么说,你是非要竞拍到火纹丹,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无论采用什么方式了?”

    王伦很干脆地点头。

    这不是什么需要思考的问题。

    若兰中的黑堇蚁毒必须要清除掉,为此,他要得到火纹丹,谁阻拦他得到火纹丹,他就会朝谁行动,包括采取一些过激手段。

    凤飞叶是老江湖了,话里的意思表明凤飞叶其实也知道了他的打算。

    果然,凤飞叶的语气变冷,冷冷道:“谁阻拦你,谁就是你敌人,我如果不让你参加拍卖会,你首先就会将拍卖会搅黄,是吧?”

    王伦没回答,示意这问题是明知故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