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叶澜 > 章节目录 第两百六十二章:你被已婚妇女同化了
    第两百六十二章:你被已婚妇女同化了

    ()

    ()()

    ()“嗯,这事老九已经查了一段时间了,赵家的布料生产厂使用不合格染料的事早就存在了,只是他们比较小心,像含甲醛和其他致癌物质的染料,如果含量不是太高的话,

    是不容易引起人体过敏或者致癌反应的。https://www.shubaozu.com”安之素点头说道。这些事她也是下午才听叶澜成说的,根据老九的调查,赵家两年前出现了资金问题,为了降低成本,他们开始偷工减料。在染料上使用了禁用染料,去年赵家工厂的一个

    染布工得了癌症,检查结果就是芳香胺致癌,没多久就去世了。

    当时赵家赔偿了那位工人的家属一百万,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那位工人的家属并没有揭发他们使用禁料的事情。

    “我就说嘛,没有百分百的实料,叶少不会把声势造这么大。”宋佳人闻言就笑了,心想叶澜成现在开始收拾赵琳琳了,用不了多久就是安听暖了。

    安之素又嗯了声,忽然想起了丁祺的事,转而和她说道:“佳人,有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之前叶澜成让人去查了丁祺,查到了一些事情。”

    宋佳人的眼睛瞪圆了几分:“叶少也查到丁祺这个人了?”

    “嗯,他查到了丁祺的老家,只是结果让我觉得奇怪……”安之素说着就把丁祺童年时的遭遇跟宋佳人说了一番。

    宋佳人听完之后眼睛瞪的更圆了,说道:“好巧,我之前也查到了丁祺的老家,让人过去打听了一下,情况和你说的一样。”“你也查到了!”安之素略一惊讶,而后道:“你和叶澜成查的是同一个地址,同一个人,这么说,两个丁祺也是同一个人了。我之前还怀疑叶澜成查错人了,那个有着凄惨

    童年的丁祺并不是杨兮当年的心理医生。”

    宋佳人说道:“我也是这么怀疑的,现在可以肯定没有查错了。丁祺从福利院失踪之后,可能是被人收养了,才得以接受良好的教育成为一名心理医生。”“他要是被好心人收养了,为什么不改名字?能够查到的还是他亲生父母的资料,并没有养父母的资料,这不合常理。”安之素也和叶澜成提过这个猜测,叶澜成就是这么

    反驳她的。

    “也对,的确不合常理。”宋佳人转过了弯,摒弃了这种站不住脚的推测,怀疑道:“这个丁祺不会是被安听暖灭口了吧,不然一个大活人是怎么人间蒸发的。”

    这几乎成了翻案最大的阻力,毕竟丁祺是案件唯一可以入手的突破口。

    滋滋滋……

    正当两人在聊着这事的时候,安之素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电话是叶澜成打来的,她赶紧接通了。

    &nbs513p;  “出来吧,我在外面。”叶澜成干净利落的只说了一句话。

    安之素起了身,和宋佳人挥手:“叶澜成来了,我先走了。你也别待太晚,早点回家。”

    “走吧走吧,我这种单身狗,在家和在所里有什么区别。”宋佳人摆手让她快点走,别待在这里虐狗。

    安之素笑道:“那你也找个男人结婚啊,我们宋大律师想结婚,男人都能挤破民政局的大门吧。”

    宋佳人扶额:“完了完了,之素,你已经彻底被已婚妇女同化了,现在都开始和其他已婚妇女一样喜欢操心单身闺蜜的婚姻了。”

    “你才妇女。”安之素瞪了她一眼,挥挥手就走了。

    宋佳人目送着她的背影走出办公室,当办公室的门咔嚓一声再次被关上时,整个办公室再次陷入了安静,宋佳人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她又想起了那个夜晚,她满心欢喜的去找那个和她海誓山盟的男人,结果却看到了不堪的一幕。也是在这样一个安静的晚上,除了从卧室里传来的娇喘声,只剩下她自己

    的呼吸声。

    什么海誓山盟,全他妈喂了狗。

    宋佳人甩了甩头,将这股烦躁的情绪甩了出去,重新拿起资料投入了加班之中。

    安之素走出事务所的时候,门口就停着一辆车,叶澜成长身玉立的站在车旁,见她出来,迈步朝她走来。

    安之素扬起了嘴角,站在原地不动,等着他来接她。

    叶澜成腿长,几步就到了她跟前,轻轻的半拥着她问道:“怕不怕?”

    “不怕。”安之素摇头,一开始发现被人跟踪的时候有那么一点紧张,但很快就不紧张了,还能冷静的给小十打电话。

    “嗯,用不着怕。”叶澜成将她手里的车钥匙拿过来扔给了一旁的老九,让他开着安之素的车回去,他则自己开车带安之素回澜庭居。

    夫妻俩上了车,叶澜成给她扣好了安全带才发动车子离开。

    “是安听暖派人跟踪我吗?”安之素还是比较想从叶澜成这里得到验证答案的。

    “小十刚把人带走,还不确定。”叶澜成说道。

    安之素哦了声,也就没问了。

    “以后出门让小十跟着你吧。”叶澜成并不希望类似的事情再发生一次,这次是派人跟踪,万一下次是绑架呢?“不要了吧,我平常出入都是白天,而且我自己也谨慎,你看我都能发现被人跟踪呢。”安之素是有些抗拒带着保镖的,她平常也就工作室和澜庭居两点一线,有时候和客

    户约在外面谈事情,带保镖也显得不太合适。

    叶澜成也没强求她,叮嘱道:“自己当心,有危险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知道啦知道啦,你电话号码我都能倒背如流了。”安之素点头如捣蒜,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叶澜成呵了声:“你倒背一个给我听听。”

    安之素:……

    随便说说的你也信,做人不要这么耿直好吗?

    夫妻俩回到家已经晚上七点了,好在安之素下午在叶澜成的办公室吃了下午茶,撑到现在也没觉得饿,不然路上就要喊饿了。

    “你去歇会,我去做饭。”叶澜成进门后撤下了身上的大衣递给安之素。

    安之素抱着他的大衣换了鞋子说道:“我去花房给夏宁姐赶婚纱的刺绣,饭好了你叫我。”

    叶澜成嗯了声。夫妻俩一个去了厨房,一个挂好自己和叶澜成的大衣后去了后院花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