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彩云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左青竹右绮菱
    “据我所知,花魁之争一般都在七月初七,也就是乞巧节的前两、三日举行。https://www.shubaozu.com到那时,守城以及巡街的兵卒相比平时的宵禁都会没有那么严苛,这一点,姑娘倒是可以放心。只是……假若是如姑娘说的要出到城外,这恐怕……”

    之前也提到过,北辰的国都因为附近并没有什么大河流经,只有一条条从大河分流而来的支流,再加上这些支流大多地处大河的上游,河段峡谷多、水流湍急,所以肯定是无法做到像是江南繁华之地那样,给你一条条船舫,在船舫上看歌舞表演来得那么地有意境。

    因而,一般每年的花魁之争的地点,都是在陆上,而且,还多数设置在城内,绮菱解释道:“要是真的把演出的地点设置在城外,恐怕,如何劝人出城,都是个问题,更何况……即便今年把花魁之争的地点设置在城外,还是有一个问题。”

    “那么,大家是来看我们,还是看花魁当晚的表演呢?”绮菱说道。

    这正是夭夭之所以要找来两人商量这事的原因,夭夭想了想,看向绮菱道:“那我们把我们的时间定在花魁比赛之后?如何?这样大家也有空来看,不会两个演出撞在一起,然后宵禁的话,一般最晚能拖到什么时辰?”

    “大概到亥时吧。”一旁的青竹也是回道。

    亥时,又名定昏、人定等。此时夜色已深,人们已经停止活动,安歇睡眠。古人一般都睡得比较早,所以一般晚上九点就开始睡觉了,而不会四处跑,然而,有一些事夭夭还是要问清楚的,比如说,亥时可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到底是刚刚到亥时,就不能上街,还是在亥时这一段时间里面,都还可以上街。

    当夭夭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说实话,这也是把两人给为问到了,因为关于这一点,她们平时还真没怎么注意,不过,按照绮菱有一次的经历,应该说,在亥时这一段时间范围之内,都应该可以吧,只不过,外城门肯定是第一时间就关闭了的。里面的坊市、小巷的话,倒还可以一片片地慢慢关闭。

    听到是这样,夭夭也是有点头疼,因为假若是这样,那可能会导致很难有人出城,毕竟,晚上九点就关门了,到时候怎么进城,难道要在外面露宿街头吗?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原本她还费尽心思,想了一个半时辰的节目,现在的话,看来只能砍几个了。

    让大家能够尽可能地在关门之前回来,不过……是不是可以准备些睡袋,再买一些瓜子、花生什么的,但要准备数万人的分量,似乎还是有些力所难及,而且,这么多人,也极容易控制不好的话,引发骚乱,她一口气让这么多人聚集起来,怕是连皇帝都要被惊动吧。事实上,夭夭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究竟要设置多少个座位,理论上来说,再多也可以,但是,也需要结合实际。

    初步预定,夭夭打算在这一次的演出中,投入接近两万个位置,包括舞台前面的空地上的座位,还有周边两侧,以及正对的方向,舞台前的空地上至少可以设置近两千人,至于两侧的位置,以正对的方向的位置,别看跟前面对比起来,似乎有点少,实则,绝对不少。

    有关这个的话,只能是到时候,再看了,夭夭没有打算能让人用竹子,或者是木头把这个表演场地搭建起来,一个是因为要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必须要砍不少的树木,虽然这个时代并不缺木头,但是那样砍伐下来,对于整个环境来说,也不好,而且费时费力,所以,她已经打算直接弄出来。

    这个‘直接’、‘弄出来’是什么意思,差不多就是,她人站在原地,然后打一个响指,所以她一直觉得,自己说不定是仙女,因为假若自己不是仙女的话,那么,这是怎么做到的,可惜她失去了记忆,不然说不定就能知道原因了,当然,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重要的是,这一场演唱会,要怎么搞。

    听了绮菱的话,她说道:“那我们只能把时间定在花魁比赛后一天的晚上,时间上的话,入场时间,就定在刚好日落之时,然后从戌时开始,一直到亥时之前结束,你们看怎么样,然后,这可能还是会赶不上关门前的时间,到时候……”夭夭忽然想到,或许这说不定是一件好事。

    因为她觉得,恐怕那些人在看完了这一场演唱会以后,这一晚都要睡不着觉了吧,她不信有人能睡得着觉,正好,那就让这些人聚起来,一起聊聊这一次的演唱会好了,当然,最好的结果的话,还是看守城门的人能够把眼睛一睁一闭,然后把他们都放进城里来。北辰守辰都城门的官叫城门郎,一般有数位之多,因为辰都是北辰的都城,所以便是一个守门的,官职的品级都不低,至少都要从六品上。而且……要打开城门不是那么简单的,还要经过监门将军、中郎将等一层层上报。

    “我倒是没什么意见。”绮菱听了夭夭的话,回道。

    “只是……这地点已经确定下来了吗?”青竹也是问道。

    事实上,她们都不知道,而且,更不会知道,最终夭夭会弄出个什么东西来,不过这也正常,因为夭夭从来都没有跟两人提及过,便简单地说了说,“地点的话,就在城外不到半个时辰的路,是一位国公府的封地,到时候,你们去了也就知道了。总之,现在已经在建了。”

    “那明天姑娘可不可以带上我们一起去看看。另外……假若是姑娘有什么需要我们去做的……”青竹话还没有说完。

    夭夭这边就咳嗽着说道:“咳!不用了,都是粗重活,你们俩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我一个人就行,你们的话,就好好地负责好督促她们排练就好。”

    “这样啊……”青竹跟绮菱也是互相对视了一眼,方才不再坚持地道:“那好吧!这一段时间就要劳烦姑娘了。”

    之后夭夭又赶紧扯开话题道:“对了,你们的合唱练得怎么样,今晚不如一起睡,这一段时间,没怎么听,都不知道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两人因为这样,也是很快便被转移了注意力,三人大被同眠,一直研究如何唱歌研究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