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邪王的金牌宠妃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往事如烟
    “世事无常,没有人能够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王爷,若是真的有那么一日,你是否会杀了我,让我的家族覆灭?”慕文君目光定定的看着沉崇,不愿意错过他目光一丝一毫的情绪。https://www.kanshuba.cc

    沉崇感觉到了她的郑重,敛去笑意,神色也严肃了起来,“慕文君,首先我不想和你为敌,我会竭我所能,让咱们始终同一个方向,若是还是不能够挽回,我只会……”

    会怎么样呢?沉崇迟疑了一下,会杀了她吗?

    “我会让你尽可能的留在我身边,至于你的家族……我为什么要覆灭他们?”

    沉崇从前从未喜欢上一个女子,今晚他忽然对喜欢二字看的通透了许多,不过他也是头一次体会到这种复杂的感觉,“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不想你恨我。”

    慕文君手里捧着河灯,看着河水里明明灭灭的灯火随波逐流,眸色也染上灯火的光辉。

    她轻声道:“我做过一个梦,梦里我的父亲和你政见相悖,你们是敌人,他是你登上那个位置的绊脚石,不过后来他支持的人输了,一败涂地,你成功的登上了那个位置,我的家族首当其冲,数百人被困于天牢,无论男女老少,最后都不得好死,而你曾答应我,只要我听命于你,你就会保我慕家性命无忧,但是……”

    慕文君停顿了一下,回想起来了前世临死的瞬间,那一刻,她只希望来世从不相见,谁知道世事无常,这一世,她为求自保,不得不依附于沉崇。

    “你派人折磨我,最后杀了我……”

    最后这几个字,如同诅咒一样盘桓在她的心里,让她困在其中,不得解脱。

    即便重生一世,她的心里也始终难以忘怀。

    不,岂止是难以忘怀?还有恨!

    成王败寇无可厚非,可又为何逼迫她入宫,又食言而肥,不止是让她希望落空,又用那样残忍的手段逼迫她至死。

    慕文君紧紧的攥着手,以至于青筋毕露。

    沉崇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知道她是真的在恐惧,心里又酸又软,伸出手将她的手指一一松开,然后十指相扣。

    慕文君仿佛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转头看向他,眼睛瞪的圆圆的,却忘记了抽出手。

    “文君,我不会那样做的。”

    或许若是有那么一天,他会逼迫,但是却怎么可能忍心杀了她。

    “文君,我不知道你为何会做那样的梦,但我向你保证,我会亲自将你父亲从北疆带回来,而无论以后如何,我都不会……伤你……”沉崇的声音沉甸甸的,带着重量一般,让人不由自主的深信不疑。

    慕文君看着他的眼睛,她相信,这一刻,男人是真心的。

    “沉崇,你从过往中走出来了吗?”慕文君怔怔的看着河面。

    两人都曾被过往伤的遍体鳞伤,沉崇何尝不也是困在其中,被至亲伤害,也是同样痛苦的吧。

    “不曾,可是我也不会沉溺于过往,往事太过于沉重,压在心中迟早会被压塌的。”沉崇沉声道。

    无论是对沉瑜,还是他那个高高在上的父皇,他心中都有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

    涉及到了皇权,亲情就太过凉薄了,这里面参杂着的利益太多了,一两句岂是能够说清楚的。

    慕文君蹲下身子,将河灯放在悠悠流去的河水里,缓缓道:“我也不曾,不过你说的对,过往太沉重了,若是一直积淀在心中,最先毁掉的是自己。”

    这一世,她已经一步步走出,又怎么可能重蹈覆辙。

    她希望这盏河灯能够分担一部分压力,让她得到喘息的机会。

    沉崇也将手里的河灯放在了水里,却并没有说什么。

    两人并肩而立,看着河灯随着河水悠悠远去。

    “哎,二位,你们真是好兴致啊,竟然在这里放河灯,倒是让本公子好找啊!”

    沉崇和慕文君回头看过去,来人正是天下第一楼楼主乔陆。

    一袭白衣胜雪,站在高坡的亭子上,手持折扇半挡住脸颊,只露出如画眉眼。

    颇有一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感觉。

    沉崇和慕文君并肩而行,到了乔陆面前,后者打趣道:“难得啊难得,今天在天下第一楼的时候,看你们之间就颇有些不对,果然没有让我看错,沉崇,这个时候带文君来放花灯,你对文君果然另有图谋,啧啧,真是可惜了姑娘这等美人了……”

    慕文君挑了挑眉,却是道:“多虑了,是我提议来这里的,我们并不曾……”

    “我就是另有图谋,那又怎么样?”

    不等慕文君说完,沉崇骤然出声。

    慕文君面上只剩下怔愣了,呆呆的看着身边的人,平日里的伶牙俐齿都消失不见了。

    看着这些一幕,乔陆抚掌大笑,“沉崇啊沉崇,难得你也有开窍的这一天,不过也是,哈哈哈,今晚果然没有白来。”

    慕文君看向沉崇,沉崇却并没有看她,不过眼角眉梢都带着淡淡笑意,让人能够感觉出来他的开心。

    慕文君垂下眸子,感受着心在胸腔里跳动着,一下接着一下,她咬了咬下唇。

    “你特意过来,难不成就是想看我们放花灯?”沉崇见乔陆笑个不停,也觉得有些许无奈,连忙打断了他。

    “对了对了,我今日过来是为了别的事情的。”乔陆后知后觉的想起了正事,笑意收敛了许多。

    “你早上让我查探的事已经有了结果,今天下午宫中密探传来消息,皇上本来就寝了,但却突然接见了一位刚从北疆回来的外臣,之后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直到现在也不曾从御书房出来。”

    “皇上果然派遣了旁人去北疆一探究竟。”沉崇沉声道,“看来扶龙卫真的如你所料,已经不得天子信任了。”

    慕文君却微微一笑,“其实这不正是个好时机吗?皇上对北疆现在的情势,必然已经了然于心,王爷正好趁机卸下扶龙卫的职务,自请出兵北疆,岂不是正和王爷的意?”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