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邪王的金牌宠妃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金砖和墙
    沉崇带着人还有杜青平的尸体将礼部尚书府团团围住的时候,这才敲响了大门。https://www.shubaozu.com

    “这都什么时辰了,谁在这个时候敲门?”门房迷迷糊糊的打开了一道缝隙,透过缝隙刚一看出去就被惊到了,还不等再关门,就被扶龙卫的人一脚踹开了大门。

    门房跌倒在地上,看眼前人熟悉的衣服样式,被惊吓的已经丝毫没有睡意了,他连滚带爬的跑向了府内,高呼道:“不好了……扶龙卫上门了……”

    沉崇翻身下马,扬了扬手,“不必顾忌任何人,进去搜查,尤其是杜尚书的书房。”

    若是说沉崇之前尚且还有些许顾忌,不过现在手里捏着那薄薄的一纸证据,却是丝毫不怕了,现在能查到什么最好不过,若是杜尚书手段高明,查不到什么也无妨,有这一封信已经够了……

    杜尚书本来在小妾的屋子里睡得昏天暗地,就被敲门声惊醒了,怒喝一声,“混账,天塌下来还是谁死了,怎么这个时候……”

    沉崇负手而立,隔着一道门冷声道:“杜大人说的没错,确实有人死了,杜公子于今晚在漯河旁的***咬舌自尽,本王给你还回尸体来了……”

    杜尚书瞪大了眼睛,连滚带爬的顾不上穿鞋就跑了出来,然后就看到了门外举着火把将他的房间围住的扶龙卫们还有站在众人前的睿昌王爷沉崇。

    睿昌王爷挥了挥手,一个担架就被扔在了地面上,上面躺着的赫然便是杜青平。

    杜尚书看了一眼之后只觉得头脑发晕,他勉力站着,“沉崇,我儿子怎么会在你手中?他……他怎么了?”

    他又环顾四周,随处可见扶龙卫的身影,顿时呵斥道:“沉崇,你莫不是昏了头,在我府中如此肆意妄为,就不怕明天我在皇上面前参你一本?”

    “本王奉皇上之命,怀疑礼部尚书和北疆有所勾结,奉命搜查。”沉崇举起密令,面无表情道。

    “王爷,书房的墙里似乎有些不对。”不过一会儿,就有扶龙卫前来禀告。

    沉崇淡淡吩咐道:“砸开就知道有什么不对了。”

    扶龙卫应了声是,旋即就回到书房动起了手。

    礼部尚书大惊失色,刚要冲上去就被扶龙卫押解住了,他红着一双眼睛怒道:“沉崇,你非要做这么绝吗?”

    他拿出袖口的信封来,放在杜尚书面前,“是杜大人你把事情做的太绝,没有想到你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可是竟然敢和北疆有所牵扯,杜尚书平日里满口的大道理,怎么不明白这可是抄家灭族的死罪啊!”

    “怎么可能?你是在污蔑我,我一届文官,怎么可能和北疆有牵连,你说的密信我一概不知。”杜尚书咬紧了牙关,就是不承认。

    沉崇半蹲下身子,在被两个扶龙卫押着的杜尚书耳边道:“其实你承认不承认都无妨,反正你的儿子杜青平已经承认,而本王又有物证在手,扶龙卫的审讯手段想来杜尚书应该也是有所耳闻的,现在不说没有关系,到时总会说的。”

    杜尚书使劲挣扎着,“不“””

    沉崇直起身子,方才过来禀告的扶龙卫手里捧着一块金砖,恭敬道:“殿下,书房里有一面墙都是由金砖堆砌而成。”

    “不……不要碰我的金砖……”杜尚书看到扶龙卫手里的金砖,使劲挣扎着,“那是本大人的……”

    沉崇接过那块金砖,冷笑道:“不成想你堂堂尚书大人竟然就为了这些东西和北疆勾结?”

    “你知道什么?你生在皇家,一出生就什么都有了,什么都不缺,没有体验过一无所有的时候,怎么能够知道金钱的魅力,什么都可能会离开我,唯有钱财不会……”

    沉崇只觉得可笑,“怎么不会?现在这些金砖不是也要离开你了吗?是你的就是你的,然而不是你的你强留也是无用功。”他顿了顿,“其实这一天你应该早就有所准备,毕竟既然做了……”

    杜尚书突然笑了起来,阴森可怖,仿佛诉说着来自地狱的诅咒,“我是做了,那又怎么样,沉崇,你敢说你没有做过亏心事吗?我今日落得这个下场罪有应得,他日你也不会好过……”

    副统领闻言冷笑一声,“与其担心旁人,杜大人还是好好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毕竟通敌叛国可是抄家灭族牵连九族的罪。”

    沉崇命人将那座金砖堆砌成的墙拆了,然后又装上马车,结果足足装了三个马车,直到月亮隐匿,星子暗淡下去,天空之中泛起微弱的白光,这场搜查才正式结束。

    杜尚书被戴上镣铐和枷锁,头低低的垂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不过一夜之间他的精气神都被抽走了,整个人瞬间衰老了下去。

    “王爷,杜府包括奴仆在内一共一百零二人,现在都已被抓,送往了监狱。”李副统领一一禀告道。

    “我知道了,那些金砖不必全部上交,留下一成分给兄弟,这次大家都辛苦了,尤其是你,这些年多亏了你,否则我恐怕走不到今日这一步。”沉崇沉声道。

    “当年是莫统领救了末将一家人的性命,末将那时候虽然年幼,不过对莫统领的感激之情始终无法忘怀,这才努力进了扶龙卫,更是得到了统领的教导,只可惜统领英年早逝,没有给末将报答的机会,不过能够帮上王爷也算是末将给莫统领进了一份心思了。

    李副统领说起当年的事情依旧感慨万分,“不过说到底末将也没有帮上王爷什么,反而是王爷在暗处帮了末将许多,要不然末将也无法坐在这个位置。”

    沉崇摇了摇头,“说多了反而见外了,咱们之间是走过生死的交情。”

    李副统领也笑了,“是啊,说多了反而见外了,不过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只要王爷知会末将一声,必然万死不辞。”

    十碧刚打好了水想要伺候慕文君洗漱,就看到了院子外面径直走过来的身影,她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