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邪王的金牌宠妃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利爪
    “那二小姐为什么觉得,我会陷害慕婉呢。”

    慕文君的话让王岚愣住。

    是啊,慕文君才是慕家正牌的嫡小姐,若说陷害,也应该是身为庶妹的慕婉陷害嫡姐。更何况,刚刚慕文君竟然舍身保护一个小侍女,一个对待自己侍女如姐妹的人,又怎么会去陷害自己的庶妹呢?

    这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可是……

    “那你推婉姐姐落水一事,又该怎么解释?”

    慕文君就知道她会有此一问,将心中早就想好的答案说出,“二小姐只知道我推慕婉下水,可当时那么多人,我为什么偏偏推她,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平白惹了一身脏水。”

    “我哪知道你脑子犯什么抽!”王岚白眼。

    她对慕文君所有的认知,都是从慕婉那里来的,自然这人做什么她都不喜。

    “是因为慕婉当时诅咒我父亲兵败身亡。”说到这里,慕文君还是愤怒的止不住颤抖,“父亲在边线奋勇杀敌,我们做儿女的,不为其祈祷,反倒妄言诅咒,我怎么能不愤怒!”

    王岚对她的家事不感兴趣,“那你也不至于推人下水,草菅人命啊。”

    “二小姐不知,当时有女眷路过,若是慕婉这番话被听到,之后再被传开,倒霉的可是成国公府啊。”

    “这是你慕家的事,跟成国公府有什么关系?”

    “家父生死未卜,祖母带着我姐妹二人借住府上,挂的自然是成国公的名声,女眷妄议朝政,这可是要株连的大罪啊,所以我情急之下……”

    “你说的可是真的?”王岚对她的话将信将疑。

    “二小姐若是不信,可以回去问问夫人,慕婉曾亲口承认落水前诅咒家父。对了,当时睿昌亲王也在场。”

    王岚陷入沉思,打量着慕文君,感觉不像是在说假话,可是慕婉那边……

    “你说了我就会信啊!”她拍案而起,离开时扬声威胁,“若是让我查出你在这里造谣,到时候休怪我将你撵出去!”

    “小姐。”

    天已经放亮,慕文君的伤口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已经跟外衫粘连在一起,微微一动,扯皮拽骨的疼。

    “我去帮你叫郎中来吧。”

    十碧急的不得了,转身就要往门外跑,却被慕文君一把拉住。

    “不能去!”

    “小姐!”

    “不能去。”慕文君脸色苍白,强扯出一抹笑容对十碧摇头,“此事若是惊动了郎中,二小姐定然会被责罚。”

    那她这一晚上的功夫就白费了。

    “可是,你这伤口若是不处理好,可能会……”那个“死”字,十碧终究说不出口。

    “这样,你去准备一盆清水,再将昨天大夫留下的金疮药拿来。”

    十碧按照慕文君的指示一条一条执行,用清水清理伤口,将被粘上的衣服一点一点扯开,后又撒上了金疮药,一整套流程下来,慕文君竟然没有喊一声痛,流一滴眼泪,反倒是十碧,早就已经哭成了泪人。

    “你这是做什么。”慕文君用帕子帮她擦眼泪,“伤口在我身上,怎么反倒像是你受了极大地伤。”

    十碧拨开她的手,转过身偷偷抹眼泪,“小姐要是再这般不爱惜自己,我就,我就……”

    “你就怎样?”慕文君少见 这样别扭的十碧,觉得有趣。

    “我就划开跟小姐一样的伤口,一起受着!”

    “傻丫头,你要是跟我一起受着,那谁来照顾我呀。”

    “我不管,反正小姐以后不能再这般不爱惜自己!”

    “好好好。”慕文君满脸宠溺,伴着鬼脸去逗她,“我知道十碧最疼我了。”

    “小姐,你,你怎么越来越不正经。”

    一时间,屋内传出阵阵爽朗的笑声。

    屋外钟声响起,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两人停住嬉笑打闹的动作,因为心里都明白,接下来等待她们的是什么。

    “十碧,去帮我换套衣服吧。”

    “可是小姐,您背上的伤。”十碧担忧。

    “无妨,晨昏定省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祖母说过,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爬也要爬去的。”慕文君苦笑,“快去吧,若是我去的早,兴许还能少些责罚。”

    “是。”十碧红着眼睛去给她取衣服。

    一时间,房间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既然不想去,你称病不去便是,为什么还要这般为难自己。”

    沉暗的男声响起,慕文君猛地转过身,就见一身玄色长袍的沉崇站在窗旁。

    慕文君眉头紧锁,“什么时候,堂堂睿昌亲王,竟然做起爬人闺房这种鸡鸣狗盗之事了。”

    “伶牙俐齿。”沉崇一点也不见外的坐在桌前,“我记得,我好想已经托人给慕小姐传过话了。”

    “你什么时候……”慕文君话说一半,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事李瑜一事,“你一直派人监视我?”

    沉崇挑眉,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如果不这样,我今晚又怎么能见识到你这个小野猫爪子有多锋利。”

    “你一晚上都在?”慕文君诧异,“那十碧帮我处理伤口的时候……”

    脸腾地红了起来。

    “咳,”沉崇尴尬,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我那时正好有事离开了。”

    慕文君信他个鬼,上一世这个男人就阴险狡诈,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再次找上了他,不禁沉下了脸,“睿昌亲王突然造访,不知有何贵干。”

    “你,好像对我有些敌意。”沉崇疑惑,“为什么?别忘了,我还算是你的恩人呢。”

    我谢谢你大爷!

    慕文君内心吐糟,要是真细算下来,他还欠着她慕府几十条人命呢!

    此仇不报,她誓不为人!

    不过此时,她羽翼未丰,还要仰仗这个男人,便在脸上挤满了笑意。

    “我自然记得王爷的恩情,内心只有感激,哪里来的敌意,定是王爷想多了,不知王爷今日来是为了……”

    “无事。”沉崇表面上气定神闲,内心其实慌得一匹。

    这几日探子日日来报,说慕文君安分的很,可直接却告诉他这不是个安分的女子,所以亲自来查看,果真叫他看见了精彩的一幕。

    本想着天亮就离开,可是看见她忍痛不吭声的倔强样子,瞬间吸引了他。

    等他在这人面前现身的时候,沉崇自己也惊讶的很!

    “小姐!”

    门外传来十碧的惊呼声,慕文君急忙去看,走到门口,这才想起房中还有沉崇。

    回头看去,哪还有男人的影子,不过桌子上却平白多出了一个小青瓶。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