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鬼医袅后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一章 见稳婆
    “臭小子,你还真当本王没脾气纵着你是吧。”独孤晟一把揪住夏胜的衣领。

    夏胜看向姬珑玥,说:“大姨子,你快管管你男人,叫他别动不动就冲我抡拳头。”

    姬珑玥被他喊一的愣,练口语:“你叫谁大姨子呢?”

    “当然是你啊,你妹妹虽然不在了,可我与她有过夫妻之实了,我们亦是夫妻,我叫你大姨子,正理。”夏胜戏谑着说。

    姬珑玥踢了他一脚说:“人都死了,你还拿她开玩笑,你找死啊你,……打他,狠狠打他。”

    独孤晟又抡起拳头打向夏胜,夏胜抓住独孤晟的手,瞪着夫妻二人,说:“你们还真不愧是一家人,都那么不识逗。”

    独孤晟放下手,说:“没大没小的臭小子,以后你对本王的王妃放尊重些,不然,本王立刻把你丢回你老爹的军营去,从此你再别想做逍遥自在的捕快。”

    “得,我惹不起你们……”

    夏胜说着,向二人深深一礼,说:“恭迎晟亲王,晟亲王妃。”

    “哼,早这样识礼,何必挨打。”独孤晟冷哼了声,拥着姬珑玥走进刑部。

    刑部尚书与侍郎匆匆赶来,向二人见了礼。

    “参见晟亲王,晟亲王妃。”

    独孤晟一脸肃冷,看了看二人说:“今儿这事,有夏胜在便可,你们都去忙吧。”

    刑部尚书笑着点头,说:“好,那下官便回去处理公务了,您有何事便叫夏胜告诉我们去。”

    独孤晟挥了挥手,刑部尚书与侍郎便退了下去。

    夏胜带着独孤晟与姬珑玥来到大牢中,一进去,阴寒之气拂面,一股股发霉与腥毒味传到鼻中。

    姬珑玥微微凝起黛眉,立时想到自己被关在刑部大牢时的那段日子。

    想到康世劳用皮鞭将她打得皮开肉绽,那时承受的痛苦,此刻她还记忆犹新,她猛的打了个寒战。

    独孤晟感觉到她娇小身子的战栗,他有力的手臂紧紧的包围着她,柔声说:“别怕,有我在。”

    姬珑玥抬起伤感的眸子看了看他,勉强一笑,说:“这大牢里有些阴冷。”

    独孤晟看向夏胜说:“把人都提出去。”说罢,便抱起姬珑玥走出去。

    “哎,连死人都不怕,咋在自己男人面前到娇气起来了,这女人……”

    夏胜撇了撇嘴,转头看向牢头,说:“赶紧的将稳婆们都提出来。”

    独孤晟抱着姬珑玥来到会客厅上,他让她坐在怀中,大手紧握着她冰冷的小手,微微眯着的蓝眸看着她,心中痛惜不已。

    姬珑玥娇羞的看了看他,说:“你这样搞得我好矫情的感觉。”

    “我疼自己的妻子,有何不可,你不要动。”独孤晟说。

    “我不冷了,我还是过去坐吧,你这样抱着我,我真的感觉好别扭。”姬珑玥说,她明亮的美眸还着恳求看着他。

    独孤晟看了看她,说:“好吧。”

    他抱起她,将她放在一旁的椅子上,然后自己才坐回来,给她拿了杯热茶递过去。

    很快,夏胜过来,他的身后随着几个衙役,用手中的鞭子指挥着一群被绑双手的稳婆。

    稳婆们一个个头发散乱,满脸脏污,身上的衣衫也有些破零,耷拉着脑袋如丧家之犬,全然没了那天的跋扈野蛮。

    三十几个稳婆们排成三排站在厅堂上,都低垂着头。

    夏胜指着前排几个稳婆,说:“这个……李婆子,张婆子,还有贾婆子与王婆子,这四人就是那日闹事的带头人。

    经查证,贾婆子与王婆子就是之前擀面杖擀死胎儿的两个稳婆。”

    贾王两人抬头看了看姬珑玥,还有与阴沉着脸很是吓人的独孤晟,皆惶然的大气不敢出,恨不能钻进地缝。

    李婆子仰头看向姬珑玥,满眼的仇视。

    独孤晟微眯着蓝眸,一身冷厉骇人之极,他沉声说:“来呀,给本王将带头的拉出去,各打五十棍。”

    李婆子怒声大喝:“你们凭什么打我们,你们再有权势,也不能私设公堂。”

    夏胜看向强硬的李婆子,不屑笑说:“你这个不知死活的臭婆子,你可知你顶撞的是何人,这位可是当今皇上的九弟,晟亲王,而被你们打的女人就是晟亲王的妻子,晟亲王妃。

    先不用说你们打了晟亲王妃,就说你刚对着晟亲王的那声咆哮,就可定你个藐视皇族,大不敬之罪。

    晟亲王要打你们,在我看来,轻了。”

    贾王两人立时被吓得瘫软在地上,连声说:“亲王,亲王,王妃啊,饶命,饶命啊,我们不知竟是得罪了贵人啊,我再也不敢了,我们错了,求王爷王妃饶了我们一条残命吧。”

    姬珑玥紧皱着眉头,盯站贾王两人,说:“听你们这话,若我不是晟亲王妃,不是你口中的贵人,便可被你打,被你欺负是吗?”

    “不,不,可不敢的,可不敢的。王妃饶命啊。”贾婆子与王婆子连连磕头说。

    所有的稳婆都被吓得魂飞魄散,皆五体投地的趴跪在地上连声求饶。

    她们哪里知道圣医堂的老板,是晟亲王王妃啊,要是知道她们说死也不敢去闹事啊,她们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着。

    她们却都恶狠狠的瞪向贾王两人,都是听了这二人的唆使,说是为了自己的生计去与圣医堂拼命一斗,必会让圣医堂害怕再不敢抢她们的生意,却不想,她们这回恐怖要被砍头了。

    李婆子看了看跪了一地的稳婆们,鄙夷的冷哼一声,无一丝畏惧的瞪着姬珑玥,说:“你们有权有势就了不得吗?你们整天山珍海味,绫罗绸缎,过着衣食无虑的日子。

    可曾知道我们这些贫苦人的艰辛,我们只能为妇人们接生挣得一些支持全家过活的小钱,现却被你们圣医堂一句话给断了所有的财路,没人再找我们接生,我们挣不到银子,连日子都过不下去了,我们为何不能为自己讨回公道。”

    独孤晟看着李婆说:“没人断了你们的财路,是你们自己技术不精,还害死了人,自然要承受这种后果,你们不自省却把责任都归到圣医院,推给本王的王妃身上,你们这些蛮妇着实可恶。

    来人,将她们都拉出去,杖责五十。”独孤晟说。